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紀元發表了系列評論文章《九評共產黨》,

由此引發了中國大陸涉及成千上萬人的退黨運動。

截至今年十一月份止,

以真實姓名和化名宣布退出中國共產黨及其相關組織的中國民眾,

已達兩千九百萬人之多。
 
對於這場仍在默默進行的巨大事件,

無疑將在中國的歷史上留下濃重的一筆。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封面故事 簡體版       列印機版

退黨故事

現居加拿大,六十六歲的張雨晴(張老太太)從二零零六年十月份開始參與接聽退黨熱線的工作。

文 ◎ 李佳 • 圖 ◎ 新紀元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紀元發表了系列評論文章《九評共產黨》,

由此引發了中國大陸涉及成千上萬人的退黨運動。

截至今年十一月份止,

以真實姓名和化名宣布退出中國共產黨及其相關組織的中國民眾,

已達兩千九百萬人之多。
 
對於這場仍在默默進行的巨大事件,

無疑將在中國的歷史上留下濃重的一筆。
 
正像全球退黨中心主任李大勇所說,

《九評》的廣傳,如潤物細無聲的春雨一般改變著中國民眾;

而成千上萬的默默推動退黨退團退隊的志願人員,

則像涓涓細流一樣,不斷把能量匯集起來,

最後定能形成摧毀任何邪惡力量的驚濤駭浪。
 
就讓我們去看看那些涓涓細流的故事吧。

 
「就是洗澡, 我也把電話帶進浴室,盡量不漏掉一個電話, 只要是打進來的,都要給對方一個機會通上話。」在加拿大多倫多居住了近七年,今年六十六歲的張老太太,在中國大陸的時候是位軍醫,二零零六年十月份開始參與接聽退黨電話熱線的工作。每週輪到她二十四小時值班的時候,她的電話都是隨時不離身,走到哪媢q話就帶到哪堙C
 
這一年以來,讓張老太太最難過的就是錯過電話。她覺得,有時候如果對方真想退,他還會再給你打電話。可有些人就很難說,有時回撥過去就沒人接了,或是在公用電話亭打的,人已經離開了。
 
每到晚上,張老太太太整夜都不能入睡,她心裡總會有不踏實的感覺,害怕自己睡著,漏了電話,所以電話,紙和筆都是放在離她身邊最近的地方。「有的電話打進來響兩聲就停了」,張老太太就要趕緊給他們回撥,「大陸打國際長途很貴,我們盡量為他們節省電話費。幫他們退出中共邪黨,真的是不花錢就能買一個平安保險。」
 
張老太太表示,勸退不是件容易的事,中國人長期在中共黨文化的宣傳教育下受到毒害,人的思維方式,思考問題的觀點都基於其中,有時很難看清事物的真實性,這就需要有更多的善心和耐心去講。
 
在勸退工作中,張老太太一天多則可以勸退近五十人,不過有時講一個小時也難退一個的,但她都不會輕易放棄。「過程比結果更重要」, 她說,「人們聽了,多少就會去思考,腦子奡N會有印象。今天不退,可能明天就會退了。」
 
張老太太接觸的人當中就有這樣的例子,有些人並不是第一次接觸《九評》三退,可是以前沒退但後來就退了。不少人還要求寄給他們《九評》等相關資料,也想傳遞給自己的親朋好友看,讓別人也受益。
 
張老太太只是成千上萬個海外勸三退義工中的一個例子。全球退黨中心的負責人高大維博士介紹說,目前在全球五大洲有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共有一百多個區域性的退黨服務中心或服務站,有數以萬計的志願者在為中國民眾三退提供各種服務,像張老太太這樣的專門接聽熱線電話的人數,大約有五百多人。
 
勸退義工中的法輪功學員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也叫「全球退出中共服務中心」或簡稱「退黨中心」,GSCQCCP -- Global Service Center for Quitting Chinese Communist Party)於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二日應運而生。設於美國的全球退黨服務中心是正式註冊的非盈利機構,由全球志願者組成。


目前全球共有一百多個區域性的退黨服務中心,數以萬計的志工在為中國民眾三退提供服務。圖為紐約法拉盛圖書館對面的全球黨服務中心。

高大維在移居美國之前,曾是廣東華南理工大學食品化工學院的院長,也是廣東省政協委員。他向《新紀元》介紹說,目前海外退黨服務中心每天都能接到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打來的諮詢電話和退黨名單,最多時一天要接幾萬人打進來的電話,大部分是為了索取《九評共產黨》和了解三退的情況,也包括許多從最初害怕到聯合起來維權的民眾。
 
「今年四川一地區抗暴維權的失地農民多次被抓後,開始自覺地和海外媒體保持聯繫,和國內農民兄弟聯繫,有組織地在民間形成對抗中共的力量,在這個過程中很多人了解到《九評》,一次就報出幾千人要求『三退』。
 
今年五月份,深圳計程車司機因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而罷工,引發當地其他行業二十萬人的罷工大潮。其中一次突破封鎖傳出好幾千人的名字要求三退,還在陸續往外傳。」
 
高大維博士和張老太太都曾經是中共黨員,也是最早退出中共的一批人。他們兩個人還有一個共同點,兩人都是法輪功學員,因為受到中共的迫害而選擇離開中國。高博士介紹說,目前全球參加勸三退義務工作的,大部分是法輪功學員,由於受到中共的直接迫害,他們最有獻身精神。「當然,我們也有一些不是法輪功學員的中國大陸民眾,有些是基督徒、佛教徒,有些是維權民眾,但大部分還是法輪功學員在做。」
 
「三退」是精神自省和自救

被海外稱為退黨的運動,實際是退黨、退團(共青團)和退隊(共產主義少年先鋒隊)的簡稱,所以退黨服務中心的義工稱此為「勸三退」。


被海外稱為退黨的運動,是退黨、退團(共青團)和退隊(共產主義少年先鋒隊)的簡稱。

這場起始於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的運動,源於大紀元新聞集團發表《九評共產黨》的長篇系列文章,該系列文章全面回顧了共產主義運動在中國的興起和帶來的一系列後果,對共產黨在中國造成的人道災難進行了全面的批判,因此許多中國人認為必須退出中國共產黨和所屬的相關組織。
 
截止到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底,發表聲明宣布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和少先隊組織的中國人數,達到了兩千九百萬,即將達到三千萬人的規模。


退黨大潮正在使中共瓦解,在這之前退黨的人就等於登上了方舟。圖為配詩的漫畫『莫拒《九評》方舟』。

全球退黨中心負責人高大維博士表示:「中共絕不能代表中國,中共統治五十多年中,迫害了幾乎所有社會各階層的人,上到中共自己的最高官員,下到普通民眾,在和平年代的一場場政治運動中,八千多萬中國人死於非命。而今的中國社會已是天怒人怨。中共官方的報導二零零五年民間大小規模的維權活動就已超過八萬七千次,群體抗暴風起雲湧。 面對道德、經濟、政治、生態等等危機,中共已經回天無力。」
 
不過高大維補充說,三退運動的最重要目標並不是針對政府政權,而是一場精神自我反省和覺醒的運動。他認為,共產主義在中國不但造成了巨大災難,更破壞了中國幾千年來的傳統文化。「每一個中國人都可以說負有責任,我們心中的貪婪欲望、仇恨和怨恨被利用,所以中國人如果想要擺脫共產夢魘,必須從我們每一個人的心中做起」。
 
「凡是宣誓效忠共產主義的,都會被打上一個印記」,張老太太說,「聖經的啟示錄中就說,額頭上有獸印的,最後都不能得救」。她認為,在中國加入中共、共青團和少先隊的人,都必須舉著右拳宣誓,因此這個印記就被刻錄下來了,「共產黨作惡多端,必有惡報,有印記的人會隨著受難,因此要選擇退出才能消除這個印記。

「別說和你沒關係」
 
二零零七年夏季的某一天,張老太太回撥電話給另一位原姓李的男士,對方開口就氣呼呼地說,你們是反黨反國,在中國你們是要被槍斃的,我要打110報警告你。
 
張老太太說:「你先別生氣啊,你看我們素不相識,我用自己的時間、精力,花自己的錢從海外這麼遙遠的地方給你打電話,真的是為了你們好,而不是為了我。
 
在西方國家, 總理都是民選的,做不好了,大家可以罵,再不好了還可以彈劾,在國外真正享受民主和自由,在中國你就會遭到迫害。 」

然後,張老太太從東歐共產主義被解體,講到美國在華盛頓豎立「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以紀念在共產主義運動中被殺害的一億人,其中包括幾千萬中國人的事情。「這中共能不遭天譴嗎?生活在大陸的人應該更有體會。大家都是中華兒女,我們不作馬列子孫。」
 
李姓男士說:「 我也沒做壞事,共產黨滅,和我有什麼關係。」
 
張老太太說:「當年的竇娥冤,三年乾旱,一方百姓被餓死不少, 可老百姓並沒直接害竇娥啊,可見皇帝昏庸,百姓也遭殃。」「等沒有共產黨的那一天,新中國成立了,我們普天同慶。」這位李先生最後表示認同,答應退出共青團 。

目前在退黨網站上刊登三退聲明的,有少數人使用自己真實的姓名,但大部分人選擇使用化名。「只看內心心念,名字並不重要,神只看人心」,張老太太解釋說。
 
三退的幾種不同管道

根據全球退黨中心的介紹,他們統計的三退數字有幾種不同的來源。像張老太太這樣接聽海外網站和報紙刊登的三退熱線只是其中一種,中國大陸境內的三退義工蒐集名單傳出海外,在海外觀光景點勸中國遊客三退,電話錄音勸退等等,都是勸三退的主要方式。而三退最多的,其實還是中國大陸民眾主動突破中共的網絡封鎖之後,主動在退黨網站上宣布三退的。
 
全球退黨服務網站負責人蘇珊娜表示:「每一篇退黨、退團、退隊的聲明都會嚴格把關。我們非常希望外界能夠知道我們的運作情況,」她表示,每篇發到網站的聲明都要審核後,才能累計到網站的三退人數中。 處理這些工作的網站後臺編輯人員就有一百多位,分佈在全球各地。他們二十四小時輪流值班,通過人工手動和電腦軟體來計算三退人數。


每篇發到大紀元網站的退黨聲明,都先經過審核後,再通過電腦軟體計算三退人數。

這是一個工作量極大的任務。為防止有人搗亂,填寫很多人數的假聲明發給網站。工作人員會花很長時間去辨別內容的真實性,「網站的聲譽很重要。對有懷疑的聲明,我們會通過對方留下的電子郵件、電話以及查詢密碼來聯繫發表人,及時與對方溝通核實」,蘇珊娜說。
 
她談到,三退人數的計算也是很嚴格的,從中國大陸突破網路封鎖發表三退,人們總擔心聲明是否真正發出去,往往要發好幾次,這樣就造成重複。工作人員就會通過檢索功能,盡量避免重複計算。
 
還有些聲明堙A三退人數欄寫一百,但內容堳o只有五十個人的名字,剩下的是亂碼,無法辨別時,這種情況就只能按五十人計算。
工作人員歐陽芳參與退黨網站的這項工作已經快三年。「雖然辛苦,但心裡高興啊,我們做的事很神聖,能參與就是種榮幸。」她對《新紀元》說。
 
退黨網站統計三退人數的工作比較枯燥單一,工作人員每天要處理三到四萬的三退郵件。這個工作雖簡單,不需要什麼技能,卻需要極大的耐性和細心,長期認真堅持並不容易。
 
晚上六點鐘以後,一般是三退的高峰期,聲明的數量會很多。這時歐陽芳心裡是又高興又著急,高興是有這麼多人要脫離中共的毒害了,急的是太多人退了,擔心自己做不完。很多時候忙得連飯都顧不上吃。歐陽芳說:「兒子總對我說:『媽媽坐電腦前那麼長時間,妳該下課了。』」
 
「長時間坐在電腦前重複操作簡單的動作,眼睛也累,手也又酸又麻,有時連腦子都會木了,站起來的時候難免都要捶捶腰。不過還是很開心。總是想著又有那麼多的人得救了,他們退黨了就平安了。」
 
「人們一旦閱讀《九評》後,就會恍然大悟,發現原來自己一直被共產黨欺騙 。你能從那一份份不同,而又真切的聲明中,感受他們急迫的希望趕緊退出中共的心情。」歐陽芳表示:「這時就想著不能耽誤時間,要幫他們快點退,所以再累也要堅持。」
 
「有的三退人員告訴我們現在雖然不敢用真名退,但有朝一日也會公開真名的。還有些人真的是憂國憂民,希望中國早日脫離共產黨的毒害和統治。這些對我們都是很大的鼓勵,大家做起來就更有信心了。」


自二零零五年十月開始,中國大陸許多地方的人民幣上,出現三退資訊。
 

中國民間廣傳《九評》促三退

退黨中心收到的來自中國大陸的電郵:「《九評共產黨》使好多人士在這方面受到啟發。法輪功這些修煉者意志特別堅定,經常有被抓的,但是《九評共產黨》往出傳,每天不斷的都有。有時騎自行車上街買完東西,自行車車筐埵野說m九評共產黨》,有的早上一起來一開門,門口有本《九評共產黨》,有的把光碟塞到門縫媄銦C這些人都特別有毅力,這些人特別讓人佩服,他們不怕死,不怕坐牢。
 
法輪功學員你越打壓,講真相傳《九評共產黨》傳的越來越多。《九評共產黨》我看到之後給我一種感覺,我覺得法輪功這些人太厲害了,從文化水準啦,對訊息管道的來源,寫的特別客觀翔實。好多東西咱們感到是那麼回事,但是咱們說不了那麼明白,《九評共產黨》說的特別清楚。以前共產黨它那種欺騙的黨文化教育,上當受騙的,看到這個之後都明白很多,如果共產黨不推翻的話,這些人的冤情是不會得到解決的。看的人也多,同時也接觸到一些退出中共的人,有一個信訪的老頭他本身是村堛瘧狶齯銈扆O,他帶頭一個村黨員都退了,在大紀元登報拿給我們看。」
 
正如這位大陸居民所說,退出中共和相關組織的運動,確實是在《九評》廣傳的基礎上形成的。退黨網站上所發表的三退名單,很大一部分是由在中國大陸的志願義工促三退傳出來的,其人員涵蓋從中共高層官員到工人農民的社會各階層。


《九評共產黨》發表後引發全球退黨浪潮,圖為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六日,香港舉行聲援二千五百萬人退黨遊行。

一位台灣的法輪功學員在明慧網講述了她在網上傳九評勸三退的故事:「勸三退時,雖然時常被罵,但也有許多人明白真相後產生正念的例子。例如,有些網友聽完真相後對我說:『與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也有人說台商都不會跟他們講這些。

有一位年輕的教政治課的中學教師,雖然覺的政治課很無聊,但是對共產黨還有幻想,不接受《九評共產黨》,不能忍受批評共產黨的言論。我就給他破網軟件,請他有空多到海外網站看一看,批評政黨在其他國家都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他的思想很頑固,我就問他知道法輪功嗎?沒想到他發一堆污衊法輪功的網址給我,我就講我的親身經歷和親朋好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故事給他聽,並一一解答他的問題,包括天安門自焚等。他很喜歡聽,由慷慨激昂的爭辯變為安靜的傾聽,並要我多說一點。他充滿喜悅的告訴我,他的人生觀都被我改變了,對法輪功產生濃厚興趣。我傳法輪功的書籍《轉法輪》和《洪吟》給他看,沒過幾天在網路上看到他的頭像由叛逆少年換為佛像,發給我的文字都是文縐縐很有佛理的詞句。」
 
河北省沽源縣一位農村婦女,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到多年的迫害。她在給法輪功在海外的明慧網站發信,講述了她三年來勸退一千三百人的故事。「我們鄉政府拉走了我家三頭奶牛,值三萬多塊錢,說是罰款。我們村的劉某人為了佔便宜,用了八千元錢買了我的兩頭奶牛,他把牛拉回家才七天就遭了報應,拖拉機翻車將他的脖子砸成重傷,成了植物人,長期臥床不起。我不怨恨他,去他家給他講大法真相,勸三退,從心裡想要救他,讓他真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明白了真相,全家都退出了中共邪黨組織,現在他身體逐漸好轉,大腦逐漸清醒,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他還要準備修大法呢!」


圖為今年11月大陸北方城市出現的退黨標語。

今年十月,大紀元網站收到讀者投書,在北方某大城市的電線桿、社區宣傳欄、家屬區的牆壁、防盜門上驚現大量張貼的或用大蠟筆寫的標語和文章。內容包括「中共高級幹部退黨聲明」、「中共瀋陽市司法局黨委書記、局長的退黨聲明」、「天津市公安局六一零郝鳳軍的公開退黨(團、隊)聲明」、「原中國駐悉尼領館一等秘書陳用林及妻子的退黨聲明」、「歌唱家關貴敏退黨聲明」、「教授的退隊、退團聲明」、「片警退出惡黨了」、 「警察聲明」、「作為一名共產黨員我感到非常可恥和失望」等。還有:「聲援退黨、團、隊已超過二千八百萬人!」、「天要滅中共,退黨平安」、「快快醒!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退黨保平安」等。

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的標語有:「政協常委汪兆鈞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惡行曝光、停止迫害、法網恢恢、善惡有報」、「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盜賣牟利」、「向偉大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致敬」等。


退黨潮在中國大陸各地湧動,許多民眾將退黨標語寫在紙幣上及公共場所。

中國大陸的退黨中心

總部設在美國舊金山的希望之聲電臺最近報導說,一位化名「永安」的上訪農民最近在湖南家鄉成立了一個退黨服務中心。他表示:即使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我們老百姓也就是他們政治鬥爭的犧牲品。根本沒有辦法,老百姓馬上就要反了!因為現在每天都有各地傳來的消息,我們現在上訪人也知道嘛,各個地方有人上來,他們都會說嘛,哪個地方、哪個地方又有暴亂,哪個地方又被遭到鎮壓,我們也更加絕望,腐敗已經達到絕頂了嘛!也就是事實更加告訴我們不三退是不行的,不跟他們劃清界線也是不行的!」
 
當記者向永安詢問他是否發自內心願意設立這個退黨中心的時候,永安說:「是的,因為我覺得我們這樣做才有意義,我們不退出不行的,我們是完全願意的,包括我還有很多人也是願意的。也許有一天我可能就不在,但是我覺得我這樣值得,我也願意去這樣做。」

永安徵集了近五十位人士三退簽名,然後他致電海外的朋友,協助他將名單送到海外大紀元的退黨互聯網上發表聲明。永安向記者說明了他去徵集三退的經過。「我就是根據大家的意向發動了一下,大家互相願意的人,簽名退出邪惡共黨,我希望每個人都有像我這樣的意念,中國才能有更多的人覺醒!我們未來才有希望!」
 
山西大同的洪先生也組成了一個退黨中心,他確信中共很快就會垮臺,這個歷史進程不可逆轉,「不是推不推翻它的問題!在歷史的過程中,它必然是一個曇花一現,我不相信它能永久地萬歲萬萬歲,不可能的!」
 
遼寧退黨中心的鄭先生不遺餘力的鼓勵人們退黨救國:「一直在鼓勵他們,我就跟他們講,現在共產黨已經是窮途末路,你知道吧!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退出共產黨才能救中國!」
 
另一位湖北人士看到中共在當今世界民主浪潮中已窮途末路,還在繼續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力,鎮壓國內老百姓和鎮壓異己而不知悔改,因此他表示也要成立當地的退黨中心。
 
退黨小故事

退黨服務中心的黃小姐接到一位北京男子的電話。大嗓門的男子一聽到電話就說:「你們的三退電話廣播我都聽了好多遍了,每次我都按了鍵等著你們回話,今天總算是等到了。」原來,這位男子當年參加過「北京天安門六四事件」。他說:「那陣兒我成天在外邊參加請願活動。先是在北大三角地,後來在天安門和長安街一帶。那軍隊對手無寸鐵的學生用機槍掃,用坦克碾,反而誣陷我們是暴徒,還說沒開一槍。我算是幸運逃過這一難,撿了一條命。」
 
男子擔心自己看不到天滅中共的那一天。「 什麼時候滅?那麼多軍隊、警察、特務,看起來現在還是很強大的。我怕我趕不上。」他問。
 
黃小姐從歷史的不同方面解釋了中共即將滅亡的原因,男子表示贊同,他說:「是呀,共產黨就像你說的是個土匪流氓的黑窩,誰還願意待在那個血腥的地方?兩年前我太太想入黨,我堅決反對,對她說你找死呀!從那以後沒再提了。」
 
男子表示,他自己乾淨,什麼也沒入過;但他太太入過團和隊;他兒子是少先隊,他希望自己能代表妻子和兒子退出中共。黃小姐告訴他說:「關鍵看人心,他倆同意才有效。」男子表示沒問題,黃小姐便為他的兒子起個化名:「就當你兒子姓李吧,十八子『李』。」男子樂了:「謔!今天遇到神了!你怎麼知道我姓李?」
 
他說自己消息閉塞,什麼都不知道。希望黃小姐有空多來電話。於是黃小姐告訴他突破網絡封鎖看大紀元、明慧網,以及收聽希望之聲的方法。他如饑似渴的一一記下了,並感激的說;「需要我做些什麼嗎?」
 
「像我們這樣,勸你的親朋好友退黨、退團、退隊。把名單告訴我好嗎?」他豪爽的說:「沒問題!」
 
退黨不僅是底層民眾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任李大勇表示,退黨大潮不光是普通民眾,就是被中共絕對領導的軍隊也非常積極。不要看中共有幾百萬的軍隊,一旦軍人認識到中共的邪惡本質,瞬間軍隊的力量會回到人民的懷抱。
 
今年八月份「軍中聲音」的呼籲就充分說明了這個問題。軍人們發出了退出黨衛軍,入編國防軍,忠於國家,忠於人民的口號。
 
他介紹,來自軍隊的聲音包括八大軍區, 總參、總政、總後、總裝備部、國防大學、軍事科學院,很多人退。中共處級以上的人幾乎都看過《九評共產黨》。有些是將軍級別的軍人,他們不願再為中共賣力,中共對他們也控制不了。
 
一位三十年代入黨、曾在國務院和公安部任要職的高級官員,二零零五年三月以化名劉士退出中共。他表示:「經過這麼多年的政治運動,一幕幕慘不忍睹的人間悲劇在上演著,直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尤其是對法輪功的迫害,使我徹底地對共產邪黨絕望了。」
 
還有中共國務院XX辦另一名官員,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以化名「華天明」退黨,他的退黨聲明是:「無可奈何當打手!!!!對不起了,中國人民!!唯望共產黨早點死亡。」

涓涓細流匯成的驚濤駭浪

自從《九評共產黨》發表三年以來,傳九評和促三退的行動就一天沒有停息過。中共政權中的既得利益者藉改革和舉辦奧運會的藉口,加緊對中國大陸社會底層百姓和弱勢群體的剝奪,無疑促進了整個退黨運動,然而,真正直接促進人民退出中共及相關組織的,卻是那些默默無聞的法輪功學員和成千上萬的大陸普通百姓。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任李大勇認為,《九評共產黨》的廣傳,正如潤物細無聲的春雨一般,正在改變著中國民眾;而成千上萬默默推動退黨退團退隊的志願人員,則像涓涓細流一樣,不斷地把能量匯集起來,最後定能形成摧毀任何邪惡力量的驚濤駭浪。
高大維博士則強調說,任何一個民族的崛起,都是一種精神力量的爆發。因此他認為,由九評和三退所形成的精神爆發,才是能夠使中華文明重新崛起的真實力量。
 
「孔子說吾日三省吾身,沒有反躬自省的文化,就不可能有歷史上輝煌的中華文明,中國人在經歷了幾十年慘痛的中共統治之後,應該徹底對我們走過的道路和我們自己進行徹底的反省,這可能是我們這個民族的唯一出路。」 ◇

 

所在期數封面故事
  • 三退聲明精選一覽(第47期) ---2007/11/29刊
  • 退黨第一線──香港報導(第47期) ---2007/11/29刊
  • 相關文章
  • 加國家電視臺播放法輪功紀錄片(第46期) ---2007/11/22刊
  • 巴基斯坦政變 美國夾在反恐與民主間 (第46期) ---2007/11/22刊
  • 中共孔子學院--假孔學、真統戰(第45期) ---2007/11/15刊
  • 哈倫故事多(第43期) ---2007/11/01刊
  • 關貴敏談「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第39期) ---2007/10/04刊
  • 奧運五環之蝕── 評析二○○八北京奧運與中國人權狀態 (第35期) ---2007/09/06刊
  • 親歷槍林彈雨的六四(第23期) ---2007/06/14刊
  • 從國共內戰到二二八事件(第20期) ---2007/05/24刊
  • 億年藏字石現 中國共產黨亡(第13期) ---2007/04/05刊
  • 新一期受歡迎文章
    推薦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