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江三角洲地區的發展速度,在進入二零零零年之後的幾年中迅速下降。以東莞市為例,這個經濟連續二十年以20%速度增長的城市,二零零六年首次下降到19%,而二零零七年將進一步下降到15%左右。
 
東莞市曾經是港台資金投資的最熱門城市,香港和台灣的玩具、製鞋行業,大量進入這個城市,使東莞一度號稱世界鞋都、玩具之都。但從二零零七年開始,加工廠開始外移。根據亞洲鞋業協會的估計,去年東莞大約有超過一千家製鞋企業關閉或者遷移到外地。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封面故事 簡體版       列印機版

導致企業外遷五大因素

現在珠三角工人的工資約在1000元到1,500元之間不等,但即便如此,企業招工依然困難。圖為二零零六年二月廣州雇主以看板招募工人。(Getty Images)

文 ◎ 季達

珠江三角洲地區的發展速度,在進入二零零零年之後的幾年中迅速下降。以東莞市為例,這個經濟連續二十年以20%速度增長的城市,二零零六年首次下降到19%,而二零零七年將進一步下降到15%左右。
 
東莞市曾經是港台資金投資的最熱門城市,香港和台灣的玩具、製鞋行業,大量進入這個城市,使東莞一度號稱世界鞋都、玩具之都。但從二零零七年開始,加工廠開始外移。根據亞洲鞋業協會的估計,去年東莞大約有超過一千家製鞋企業關閉或者遷移到外地。東莞皮革製鞋協會的一位工作人員透露說,實際上所影響到的企業更多,因為一個大中型的製造廠商遷離或者關閉,會影響到下游三到五家小企業和數十家手工工作坊的外包生產,再加上和原材料相關的運輸和粗加工部門,影響不可謂不大。
 
其實不僅僅是東莞,珠江三角洲地區都面臨同樣的問題。在勞動密集型企業被迫遷離之後,本地經濟增長依靠什麼支撐?是廣東省目前面臨的最大問題。

從經濟學角度上看,廣東勞動密集型企業外遷,似乎是一個必然的趨勢。具體到珠江三角洲的情況來看,主要原因有勞動力成本上升,經營成本上升,稅賦增加,人民幣升值和海外市場近乎飽和等五大因素。
 
人為壓低人工難持久

改革開放之初,外資大量湧入珠江三角洲,絕大部份是來料加工等勞動密集型產業,因此勞動力成本成為最重要的因素。九零年代初期,一個外來民工的工資大約300人民幣,但到了二零零五年,只增加到大約500到600左右,而同期珠三角的GDP大約增加了10倍左右。
 
按照廣東省統計局的資料,廣東勞動者報酬占GDP比重,一九七八年至一九八三年均超過60%,一九八四年至一九九四年在60%至50%之間,一九九五年至二零零三年在50%至40%間波動,二零零四年以來不足40%,二零零六年為38.7%。世界上健康經濟體的數字,大約在50%至60%之間,因此從一九九五年以後,廣東省工資偏低的情況就已經出現,而在最近兩年最為嚴重。

必須指出的是,這種低工資制度是依靠企業和地方政府協作人為壓低的結果。大量外省勞工進入廣東,既沒有任何社會地位,也缺乏集體議價的手段和權利,工資被長期壓制在低水準。而地方政府願意壓低工資水準,因為這些在本地勞動者並沒有任何「本地居民權」,根本就不在地方政府的考慮範圍之內,地方政府及其官員,可以通過權力從經營者那媕繸o利潤,更可以因為產值高漲而獲得上級的青睞。

大約從二零零四年開始,珠三角開始出現所謂的「民工荒」。低廉的工資和高漲的生活成本,迫使大量外地民工另擇他地,他們和當地經濟的飛速成長形成鮮明的對照,也引起了國內外的普遍關注。

二零零二年東莞的最低工資標準是450元,現在是690元,五年上漲了50%多,而實際上,現在珠三角工人的工資已經遠遠高於這個數字,大約在1,000元到1,500元之間不等,但即便如此,企業招工依然困難。

廣東省一位人大代表提出,省內工資的增長幅度,應該和廣東經濟增長同步,使民眾得以普遍分享經濟增長的成果。如果這種提案通過,廣東省每年必須為省內勞動者增加10%以上的工資。雖然提案未必獲得通過,但由此可以看出長期低價勞工的政策和制度,未來將受到越來越大的挑戰。
 
經營成本上升無可避免

對於珠三角的企業來說,經營的壓力還來自於不斷上漲的原材料價格、水電費用、廠房租金等等。這個製造業重地最近幾年除了「勞工荒」之外、還遇到「電荒」、「油荒」,以及土地、能源價格的大幅上漲。

比如服裝廠需要銅礦,其原材料銅從二零零四年年初的每噸二萬多元,一路飆升到現在的六萬多元一公頓,上漲了三倍多。其他有色金屬的價格全部在近兩年出現大幅上漲。僅在二零零六年堙A加工企業涉及金屬材料最多的銅、鋁、鋅、鉛、錫、鎳六種金屬,現貨價格分別上漲了58%、15%、107%、48%、18%和145%。而由於石油價格持續上升,相關的塑膠產品價格也出現上漲,對低端的加工企業構成沉重壓力。房地產市場價格的猛漲,也是企業面對的壓力之一,包括房租廠租,倉儲價格的上升,都壓抑了企業盈利。
 
稅收增長

最直接的影響,是原來外資企業17%的增值稅變為統一的24%。除此之外,其他稅種也在不確定之中,時常變化,令企業無所適從。而整體來說,企業稅務負擔逐步上升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根據廣東省統計部門的數據,一九九四年以來廣東財政總收入由當年的569.38億元增加至二零零六年的5,122.25億元,增長8倍,GDP只從一九九四年的4,619.02億元,增加到二零零六年的26,204.47億元,增長4.7倍。很明顯,與GDP的增速相比較,財政收入增速明顯快得多。
 
廣東的專家介紹說,GDP大致是由國家稅收、企業利潤、職工工資和設備折舊這四個因素構成。這幾年廣東每年的GDP以10%左右的速度增長,而在這四個因素中,國稅和地方稅增速都在20%以上,二零零七國稅增長超過30%。反過來說,政府稅收的大幅度增加,其實是通過積壓企業盈利和工人工資獲得的。
 
人民幣升值

最近三年,人民幣兌美元從8.3兌1美元,一路上升到目前的7.25,升值13%左右。由於珠三角企業大量以出口為主,用美元結算,而增加的成本則是人民幣,因此人民幣升值等於企業損失了盈利。
 
二零零七年廣東實現進出口總值6,340.5億美元,換算成為人民幣為45,968億元,而當年省內GDP預測值為25,969億人民幣。也就是說,廣東省進出口總值為GDP的1.7倍以上。按照經濟學的說法,廣東省經濟外貿依存度為170%,作為比較,美國大約是24%,全中國約為60%。
 
按照美國國會的計算,人民幣兌美元低估程度為40%。而根據專家估計,人民幣每增值5%,中國的GDP大約會損失1.5%的增長率。同樣的計算落實到廣東省,對經濟增長的影響肯定大得多。由此也可以看出,東莞去年經濟增長從20%下降到14%,確實和人民幣的升值相關。

國際貿易環境壓力加大

二零零七年,國際經濟貿易最受關注的是中國製造產品的大量召回事件。從玩具、食品、服裝、兒童產品、節日飾品,一直到食品添加劑和寵物罐頭。英國《衛報》最新的報導說,僅僅在剛剛過去的聖誕節,英國便「召回」了150萬件聖誕掛飾。中國製造的標牌,從以前低質量低價格的標誌,變成了不安全的代名詞。


二零零七年中國製造產品的大量召回事件,使中國製造的標牌變成了不安全的代名詞。圖為紐約中國城一家商店販賣中國進口的商品。(Getty Images)

美國《紐約時報》較早前引述一份官方的報告說,美國境內的假冒貨品,有六成來自中國大陸,5%來自香港。報導說,如果加上由中國轉口的貨品,來自中國的假冒和偽劣商品,可能占美國境內假冒偽劣商品的八成。
 
信譽喪失的影響是巨大的。這對依靠大量接受海外訂單生存的珠三角企業,是一個極為不利的影響。◇
 

所在期數封面故事
  • 珠三角企業面臨的困境(第55期) ---2008/01/24刊
  • 廣東珠三角企業遷移關閉潮(第55期) ---2008/01/24刊
  • 珠江三角洲經濟轉型的困境(第55期) ---2008/01/24刊
  • 相關文章
  • 中國需要一場揭露性的輿論風暴(第55期) ---2008/01/24刊
  • 中國石油的尖叫(第46期) ---2007/11/22刊
  • 一個民工與五百萬擦身而過的彩票(第42期) ---2007/10/25刊
  • 烏克蘭大選親西方政黨占優(第40期) ---2007/10/11刊
  • 鴨禽流感廣東大爆發(第38期) ---2007/09/27刊
  • 古典音樂對健康 功效獨特(第37期) ---2007/09/20刊
  • 新一期受歡迎文章
    推薦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