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抵制共產黨專制政府利用奧運會鞏固專制,繼續迫害人權的奧運人權聖火接力,從歐洲開始,現在已經傳遍澳洲、新西蘭等南半球的很多地區。

人權聖火接力在西方社會引起越來越大的反響,幾乎所有關心人權的人士,一旦知道這個接力都會毫不猶疑地支持。然而在華人社會中,包括一些異議人士,甚至所謂「著名」的知識份子在內,卻對此保持沉默,更有甚者甚至匆忙出來表白,「我支持中國舉辦奧運」。對這種反應,我深感,這正是我們中國文人傳統,倫理傳統中最不恥的「鄉愿」。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自由評論 簡體版       列印機版

「鄉愿」亂德—談不敢參與人權聖火接力抵制中共辦奧運

(Getty Images)

文 ◎ 仲維光

為了抵制共產黨專制政府利用奧運會鞏固專制,繼續迫害人權的奧運人權聖火接力,從歐洲開始,現在已經傳遍澳洲、新西蘭等南半球的很多地區。

人權聖火接力在西方社會引起越來越大的反響,幾乎所有關心人權的人士,一旦知道這個接力都會毫不猶疑地支持。然而在華人社會中,包括一些異議人士,甚至所謂「著名」的知識份子在內,卻對此保持沉默,更有甚者甚至匆忙出來表白,「我支持中國舉辦奧運」。對這種反應,我深感,這正是我們中國文人傳統,倫理傳統中最不恥的「鄉愿」。

所謂鄉愿者,外貌忠誠謹慎,實際上欺世盜名的人。

我之所以稱他們為「鄉愿」是因為他們也不否認,中共辦奧運的首要目的絕對不是為了民眾和國家,而是如其一向毫不掩飾地宣稱的那樣,一切為政治服務,革命的根本問題是政權問題。中共之所以從八九年以後就一直積極爭取舉辦奧運,正是想利用民眾對於體育和民族、國家的熱愛來轉移民眾對於專制的痛恨。

如果中共利用舉辦奧運使得那些反對專制的人不敢反對了,或者為之止步了,那就說明他們真的中了中共的圈套,讓中共達到了申辦奧運的「目的」。

不反對中共政府辦奧運的人選擇了一條貌似善良忠誠的路,其結果固然有利於他們個人,但受到損害的卻是民眾和社會。

將近一個世紀的歷史經驗告訴我們,對於專制,尤其是共產黨的極權主義專制,任何順從和逢迎都絕對不可能改變共產黨的殘暴,相反只會招來更為殘酷的結果。

單指這三十年,中國就經歷過三次被這些「知識精英們」欺騙的歷史經驗。
 
第一次是七六年的天安門事件及前後鄧小平的兩次復出。本來經歷過土改、反右、文化革命的民眾,應該已經開始認識到「共產黨」的本質。然而在七六年前後,知識精英們圍在喪家的權貴們身邊,期望、甚至逢迎和歌頌所謂「好」共產黨人。所謂好共產黨人,其實不過是因為派別鬥爭暫時失勢的共產黨人。究其歷史,他們從來沒有顯示出有非共產黨本性的一面。

知識精英們對早在五六年、五七年就已經充份顯示出其強硬與教條的鄧小平的歌頌,仔細想來應該是匪夷所思的。而更讓人不解的是鄧小平的黑貓、白貓,能捉到耗子就是好貓,從來都是赤裸裸地暴露出共產黨是貓,百姓們、民眾們是耗子。

鄧小平懼怕、利用的是民眾已經產生的思變和對改善經濟的渴望。他想做的就是把這個關心導向另一個方向。鄧小平維護共產黨的專制的企圖成功了。而事實上沒有那十幾年的逢迎順從,也絕對不會導致鄧小平在八九年說,殺他個二十萬,換來二十年的安定。如果社會上充滿對共產黨的懷疑和各種抵制,那麼鄧小平們就會在開殺戒前仔細斟酌,刀下來是否會落在自己頭上,就像東德八九年時那樣。

八十年代所謂知識精英,巧妙的擦邊球,不管是擦內邊,還是外邊,都沒有以更大的勇氣樹立對抗專制和暴政的基礎。或許他們本來就是豢養的精英,依附權勢而生存,他們想做的,向統治者顯示的就是為改革服務,為改善專制的危難地位服務,自覺或下意識地麻痺、分散了民眾對共產黨的不滿。不是嗎,有人直到今天還在說,魏京生的過激刺激了鄧小平,不然中國會慢慢變好。

八十年代,「知識人」成了改革的精英,出盡風頭,可反對共產黨的聲音卻在他們合唱下死死地封殺在社會邊緣。所以,我以為他們是不折不扣的「鄉愿」,說他們無才無德、欺世盜名,毫不為過。

虛偽肯定要接受歷史的懲罰。八九年的史無前例的天安門大屠殺是對鄉愿們的一個大耳光。這一次部份民眾開始覺醒,可鄉愿們還是沉浸於對自己的利益的回憶和期待中,這就是某些人說的,民眾和學生們又是過激了,刺激鄧小平了,不然中國會平順改革發展。然而,他們的謊言所永遠期待的鄧小平,終於直到死也沒有顯示過一點鬆動、及殘暴本質的改變。儘管如此這卻仍然沒有使欺世盜名的鄉愿們有所收斂。

九十年代初中期,儘管鄉愿們奔走內外,然而八九年共產黨所赤裸裸暴露的殘暴嘴臉,至多在他們的巧言偏詞下稍得緩解,他們能夠讓共產黨們感到高興的更多的是,把正在起步的反對運動攪得混亂不堪。打著「自由民主」旗幟的體制內與體制外的知識精英們也同樣還是從中獲得了自己的利益與名聲。

這對中國知識界的第三個大耳光是九九年大規模的鎮壓法輪功。正當被收買的知識界們在共產黨的贖買的政策下再次感到物質上的舒適的時候,千百萬民眾卻因為信仰遭到了殘酷鎮壓。但是包括那些以「自由主義」為標榜的異議人士,卻非常懂得應該保持沉默,甚至綏靖。他們自有貌似忠厚的,保護自己的手法:「遭到殘酷鎮壓的法輪功不該到中南海上告」,「法輪功的信仰是不科學的、反基督教的」,「法輪功不該過問政治」,他們藉此不去反對殘暴的專制,妥善地拉開了自己和法輪功的距離。

這第三次,鄉愿們或在體制內得到好處,封官受賞,或者體制外獲得安全地內外通吃的名利,使號稱獨立的組織不獨立,把海外對中國人爭取民主和人權的支持,對共產黨的威脅化解到不能再小。他們的做法使得已經覺醒的維權活動,法輪功的反抗受到雙面的封殺。

很多時候,共產黨比那些鄉愿們還要誠實,他們儘管利用「好話」、民心,可是從來不不掩飾對權力和專制的堅持,從來公開地毫不手軟地鎮壓,例如最近一年來對高智晟、胡佳,以及一些稍有跡象可能對政權造成損害的人士的迫害。專制教育人們不要對統治者抱有幻想。

然而,和共產黨相比,那些打著知識份子招牌、甚至異議人士招牌的人,卻是可怕的。他們居然說,我反對專制,但是我支持辦奧運,我不抵制奧運。而對於抵制專制政府辦奧運的人權聖火接力的,他們卻散佈各種流言蜚語。他們讓人們喪失各種對專制的警惕和反對。

這個方法絕非新的方法,既有三十年來鄉愿們與時併進的新伎倆—─「小罵大幫忙」,也有的傳統的「殺人放火受詔安」。

小罵大幫忙也罷,殺人放火受詔安也罷,鄉愿們心堳亄M楚,共產黨現在最根本要的是甚麼,那就是政治問題上必須「反對法輪功」,現實問題中必須讓奧運會成功。

拉開距離的鄉愿們豈不知道共產黨辦奧運的目的,可他們更清楚自己的目的,那就是向共產黨示好,「照顧我的利益和要求,我會對你們在這些根本問題上有好處,做你們追隨者做不到的事情。」
 
孔子在論語中說,「非之無舉也,刺之無刺也,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潔,眾皆悅之,自以為是,而不可與入堯舜之道,故曰德之賊也。」

不參加抵制專制辦奧運會的人權聖火接力,卻在那堨岳旦祁悚怴A或許真的能夠再次謀到些個人利益,但是遭到損害的卻是最根本的原則問題:人權、自由對於專制的抵抗。

這的確是不折不扣的鄉愿,貨真價實地亂德、亂世!

德國•埃森
二零零八年一月六日◇

所在期數封面故事
  • 神韻打動拉斯維加斯(第56期) ---2008/01/31刊
  • 神韻感動世界娛樂之都(第56期) ---2008/01/31刊
  • 專訪希爾頓副總裁:神韻演出深具魅力(第56期) ---2008/01/31刊
  • 拉斯維加斯的魅力(第56期) ---2008/01/31刊
  • 拉斯維加斯招牌表演秀(第56期) ---2008/01/31刊
  • 美國拉斯維加斯十大酒店(第56期) ---2008/01/31刊
  • 相關文章
  • 《超越紅牆》給中國人的啟示(第55期) ---2008/01/24刊
  • 中共學不了新加坡(第55期) ---2008/01/24刊
  • 二零零八總統大選決勝關鍵——民主反共 廉政公署(第55期) ---2008/01/24刊
  • 大陸法輪功學員恭祝創始人新年快樂 (第53期) ---2008/01/10刊
  • 悲天憫人的胡佳(第53期) ---2008/01/10刊
  • 回首三世姻緣 心了然(第44期) ---2007/11/08刊
  • 元旦期間 天安門兩起自焚 氣氛緊張 (第2期) ---2007/01/11刊
  • 新一期受歡迎文章
    推薦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