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在印度達蘭薩拉舉辦的燭光守夜抗議活動。(法新社)

每年的三月十日對藏人來說都是個特別的日子。一九五九年三月十日,被藏人尊為「觀世音菩薩」的十四世達賴喇嘛,在中共軍隊暴力管制下被迫逃離拉薩,帶走了所有藏人的希望。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封面故事 簡體版       列印機版

被掩蓋的西藏血色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七日,大昭寺的和尚冒著生命危險,哭著對境外記者講述他們的悲慘遭遇。(法新社)

文 ◎ 王靜雯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在印度達蘭薩拉舉辦的燭光守夜抗議活動。(法新社)

每年的三月十日對藏人來說都是個特別的日子。一九五九年三月十日,被藏人尊為「觀世音菩薩」的十四世達賴喇嘛,在中共軍隊暴力管制下被迫逃離拉薩,帶走了所有藏人的希望。日月輪轉,布達拉宮盼望主人歸來已經有四十九個年頭了,轉眼間當年的青年活佛已是垂暮晚年。

被阻隔在喜馬拉雅山另一面的藏人精神領袖達賴,一直被設立在印度北部山區達蘭薩拉的西藏流亡政府民主選舉為政府領袖,成為海內外藏人的核心。在度過七十三歲生日後,達賴喇嘛曾多次表示,假如圓寂,他將「轉生到自由國家」,而不是受控於中共的西藏內地。然而中共早就定下了法律來否定達賴喇嘛的轉世。十三年前真正的班禪轉世靈童至今還在中共的監禁中。

二零零六年七月一日青藏鐵路的通車,讓更多漢人以及大批中共軍隊能快速的出入西藏。據中國旅遊部預測,每年將有二百五十萬遊客到訪西藏,該數字已基本接近西藏自治區的總人口數。中共一九四九年高壓管制下流血的人心,加上漢藏不同文化信仰間的衝突,積蓄了近半個世紀的各類矛盾日益加深。

特別是達賴放棄西藏獨立而提出「一國兩制」下的西藏自治已經十多年了,但至今中共沒有誠意坐下來解決西藏問題,絕望情緒在藏人心中蔓延,與此同時,即將召開的北京奧運承諾將改善中國人權,在全球眾目睽睽聚焦下的北京當局會怎樣回應藏人對達賴喇嘛的深情呼喚呢?

如今中共在西藏的頭號人物是自治區黨委書記張慶黎。現年五十七歲的張年輕時是山東東平化肥廠工人,後在團中央工作。一九九九年後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擔任負責人,二零零六年調入西藏。據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報導,張慶黎上任後,下令厲行一條過去一直存在、但沒有嚴格實施的法令,即不許學生、幹部及其家屬從事一切宗教活動。張還下令在寺院推動「愛國教育」,逼迫僧人譴責達賴喇嘛以及一九九九年出走的噶瑪巴活佛。

在這樣的背景下,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成了一個更加不尋常的日子。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四日,甘肅夏河縣拉卜楞寺的數百僧俗舉行和平遊行。(法新社)

西藏3.14事件真相

三月十日一清早,拉薩哲蚌寺的五百名僧人悄悄下山來到市區和平請願,結果被當地軍警毆打,數十名僧人被抓。軍警還使用催淚彈來驅趕僧人,並將哲蚌寺圍困至今。軍警停止了寺院的供水,並關閉了周邊的飯館,使得寺院僧人無吃無喝,生活陷入困境。

當天十四名沙拉寺僧人舉著西藏流亡政府的雪山獅子旗來到大昭寺前抗議,結果被軍警暴力毆打。在藏民心中,僧人是最受尊重的人。當看到自己心目中的「寶」被軍警如此殘酷毆打,在場藏人目睹慘景紛紛哀求武警住手,但武警不但沒有停止對僧人的暴力,還逮捕了三位藏人民眾。除此之外,青海華隆縣德查寺以及貴南縣魯倉寺的僧眾也紛紛舉行了和平遊行,同樣被當地軍警暴力驅散。

三月十一日,拉薩沙拉寺的六百僧人和平請願,同哲蚌寺一樣,遭到暴力毆打、催淚彈、停水、停飯、毆打聞訊趕來的藏民群眾,憤怒之情開始在拉薩蔓延。三月十二日,哲蚌寺兩位僧人用割腕的方式表達對中共強行圍困寺院的抗議,沙拉寺的僧人開始絕食抗議。三月十三日,拉薩甘丹寺數百僧人、曲桑寺一百五十多尼眾欲赴拉薩市和平請願,被武警圍困至今。同時武警關閉了格魯派拉薩著名三大寺院,民眾的憤慨之情被推向了高潮。

三月十四日上午,拉薩小昭寺近百僧人遊行抗議連日來對哲蚌、沙拉等寺院的鎮壓,同樣遭到武警的阻攔和毆打,和斷水、斷食、斷電的嚴密包圍。武警暴虐囂張的鎮壓終於引發了數萬民眾的大規模抗議。使之成為一九八九年以來最大規模的藏人抗議活動。(事後證實在小昭寺內一名來自江孜縣的三十二歲僧人洛桑圖梅,在三月二十三日被活活餓死)。

由於人數眾多,魚龍混雜,抗議人群中出現了一些過激行為。很快當局派出大量軍隊入城鎮壓,拉薩到處都是軍車、裝甲車和催淚彈。據國際權威軍事刊物加拿大《漢和防務評論》文章介紹:「大量圖像顯示,共軍精銳部隊使用的新型九○式裝甲運兵車和九二式輪式裝甲車出現在拉薩街頭,這些都不是武警部隊的配備。」文章推測成都軍區第十三集團軍第一四九快速反應師、西藏軍區第五十二山地步兵旅可能介入了拉薩鎮壓行動。(三月二十六日有網友舉報說,中共空投了數十萬件武警服裝,讓成都軍區的解放軍裝扮成武警來鎮壓四川甘孜州的藏人)。

據當地民眾介紹,軍隊封鎖了局部地段,如嘎瑪貢桑居民區等拉薩老城一帶,並實施殺戮和抓捕。人們不時聽到槍聲,當晚拉薩實行宵禁。據拉薩公安人員私下透露,從三月十四日起,當局取消了開槍禁令,軍警可以對抗議人群開槍。

中共自編自演的騙局

三月十四日當天,中共強行驅趕了在拉薩的所有外國媒體記者,並強行沒收銷毀了記者此前拍攝的所有圖片和錄像,自此,外界只能通過中共一言堂的控制和極少量藏民冒著生命危險傳出來的資訊了解西藏的情況。外界普遍質疑說,中共為何違背自己的規定,中斷今年初已開始的「允許外國媒體在奧運期間對內地自由採訪」,這堶悼眶M有見不得人的伎倆。

曾經是胡耀邦智囊團成員的阮銘先生對此評論說,中共先抓僧侶來刺激藏人上街,然後驅趕記者,派人冒充藏人製造混亂,然後以「動亂」口實來給鎮壓找藉口。中共自編自演的這個騙局,目的就是利用高壓激起藏民反抗,然後以此來迫使達賴引退,再把藏民的抗爭定性為恐怖活動,把西藏變成第二個新疆,其用心險惡可見一斑。

事隔一週後,中共在其頭號官方媒體新華網上公布了所謂「拉薩『3.14』打砸搶燒事件真相」。文章稱「不法份子在向路邊商鋪、汽車扔石頭,實施打砸搶燒。」有十八名無辜群眾被燒死或砍死,直接財產損失達二億五千萬元。

冒充暴徒的西藏警察

文章給出了一些藏人行凶的圖片和路線,如一人正在燒國旗,另一人拿刀想殺人的暴徒照片。文章還定性說,「這起嚴重的暴力犯罪事件是由達賴集團有組織、有預謀、精心策劃煽動的,是由境內外「藏獨」分裂勢力相互勾結製造的。」

然而人們很快發現了破綻。三月十七日西藏流亡政府表示,中共官方公布的這個拿刀藏人,據剛從拉薩出來的泰國華僑證實,十四日當時她和其他外國人被集中到八角街派出所,說是要保護他們。她親眼看到那個拿著刀子的藏人跟其他人一起被抓進了派出所,但不一會就見那藏人脫下藏服,然後穿上了警察的服裝。她這才明白,原來是警察冒充藏人去打砸搶燒,以便開槍鎮壓。

據悉,中共海外大使館向媒體先後發送了兩組圖片,第一組照片埵陶o個拿刀藏人,但第二組照片埵P樣畫面中這個假冒藏人卻消失了。外界猜測說,可能是使館通報遲緩、溝通不暢或者新華社認為大陸民眾好欺騙,二十二日新華網那張警察假扮藏民行凶的大照片還是堂而皇之的作為了「罪證」。

新華網公布的另一張照片是說藏民朝武警投擲石塊,武警只是用盾牌來自衛。言外之意,拉薩武警沒有開槍殺人。然而奇怪的是,畫面上沒有任何「不法份子」在「施暴」或「準備施暴」的畫面,有的只是軍警們擺好姿勢,拿好道具等待拍照。

然而據西藏流亡政府總理桑東仁波切二十二日公開表示,「現在確認的藏民死者人數不低於一百三十到一百四十人,但還有無法確認的死者,死者人數會更多。」另據印度從衛星上拍攝的圖片顯示,拉薩事件中至少五百名藏人身亡,近萬人受傷,詳情目前還在核實中。

藏民抗暴運動的蔓延

中共在拉薩暴行所激起的藏民反抗很快擴散到整個有藏人居住的大藏區,各地藏民紛紛自發加入這個反抗中共暴政的抗暴行列中來。三月十四日當天,位於甘肅夏河縣的拉卜楞寺,近四百多僧俗群眾舉著多面雪山獅子旗和平遊行,直到晚上被當局軍警武力驅散。十五日遊行人數增至上萬,當局調來蘭州軍區的四十多輛拖著大炮的軍車、二十多輛裝甲車,向手無寸鐵的男女老幼開槍,打死打傷很多藏人,抓捕近二十人。

隨後幾天堙A凡是有藏人的地方幾乎都發生了抗議活動,連遠在北京的藏族學生也開始在校園靜坐請願,他們一直默默的流淚,表示要和西藏同胞一起同甘共苦。僅以甘肅甘南州為例,新華網三月二十三日電稱:「甘南州一百零五個縣市直屬部門、二十七個鄉鎮及一百十三個鄉鎮所屬單位、二十二個村委會受到衝擊」,範圍包括「該州的瑪曲、夏河、碌曲、卓尼、合作等市縣」。這說明各地藏人抗議事件的範圍、規模,遠遠超出了此前的官方報導和外界了解。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三日,在四川甘孜州康定縣,中共士兵在大街上巡邏。康定是漢族貿易的中心。(法新社)

中共終於承認開槍殺人

十六日,四川阿壩縣的武警開槍鎮壓當地抗議活動,至少三十位藏人死在槍口下,其中十八個屍體被送到格德寺唸經天葬,其他屍體送到其他教派的寺院,還有很多人失蹤。三月二十日,法新社公布了十六日在格德寺外拍攝到的被槍殺藏人照片,不少死者身上的彈孔清晰可見,而且全身多處中彈。

在圖片鐵證面前,中共當局終於在二十日的新華網上首次承認向藏人開槍。但在二十二日新華社「真相」文章中,卻有意給出了一張武警「用盾牌抵擋不法份子投擲的石塊」來暗示軍警「未以致命武力」鎮壓藏人,以便欺騙大陸民眾。

大陸媒體煽動民族仇恨

著名學者王力雄在「西藏事件的責任該由誰負」一文中指出,「這次西藏事件出現了廣泛的暴力,中國方面展示的都是藏人打砸搶燒的鏡頭,並指控藏人專門殘害漢人,而藏人方面則被當局射殺的藏人屍體所震驚,並以血淋淋的圖片作為鐵證。其實二者都是結果,應該追溯最初的開端在哪堙C」他認為原因正是中共暴力鎮壓和平示威的僧人最後激起了民變,中共是事態不斷惡化的元凶。

有讀者給大紀元投書說,無論西藏實際情況如何,但有一點是肯定的,無論藏民做了什麼,民眾在國家面前,老百姓在軍隊面前,就好比一個小孩跟大人的關係,無論小孩如何扔石頭打大人,大人也絕對不應該拿坦克和衝鋒槍來鎮壓孩子,這是人間起碼的規矩。政府有的是各種和平的方式來引導群眾,無論如何中共利用軍隊鎮壓西藏是絕對錯的,何況在奧運會前夕,在最需要和平穩定的時候開槍鎮壓,這是非常愚蠢的做法。

三月二十二日,以王力雄、劉曉波等三十多位著名知識份子聯名提出了「關於處理西藏局勢的十二點意見」,呼籲中國官方媒體停止煽動民族仇恨,應遵照法律允許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和具有公信力的國際媒體獨立調查西藏事件,讓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知曉西藏的真實情況。

意見書稱「當前中國官方媒體的單方面宣傳方式,具有煽動民族仇恨和加劇局勢緊張的效果,對維護國家統一的長遠目標非常有害,我們呼籲停止這種宣傳。」意見書還指出中共「對藏工作存在嚴重失誤,有關部門必須痛加反省,從根本上改變失敗的民族政策。」「必須消除民族仇恨,實現民族和解」。

中共脅迫海外媒體過濾真相

然而在海外,像大陸官方媒體這樣一邊倒、只單方面報導所謂藏人行凶的華文媒體卻占了絕大多數。如《聯合早報》、《明報》、《星島日報》、《世界日報》等,他們有意過濾真相,完全忽視和否定了事件的起因是藏人和平反抗中共暴政。只有極少數像《大紀元時報》那樣的獨立媒體在努力挖掘真相。

有學者指出,衡量一個海外華文媒體是否被中共收買,關鍵時刻就能看出他們的態度。按常識來說,在任何強權與弱勢者的衝突中,如果強權選擇封鎖信息,人們必然傾向相信弱者的觀點,而這些華人媒體卻不報導藏人的聲音,也不報導國際輿論對中共的譴責,這起碼違背了新聞平衡報導的原則,讓人覺得很蹊蹺。

還有國際人權組織分析說,面對中共的開槍鎮壓,這次某些西方政要和大財團沒有像六四那樣對中共給予強烈的譴責,而是順水推舟似的接受中共的謊言,把責任推在藏人身上,其原因就是中共利用大陸市場和奧運會所謂商機來誘惑西方財團,使他們有意無意的在幫助中共掩蓋真相。因為一旦真相大白,就面臨杯葛和停辦北京奧運會,這就牽扯到某些財團的經濟利益,故而不少人為了經濟利益而犧牲了普世人權價值。

藉「愛國憤青」為自己辯駁

在這次西藏真相的媒體大戰中還有個特別現象。由於歷年來製造的謊言太多,比如中共至今仍稱六四學生為動亂暴徒,就跟把藏人稱為暴徒一樣,大陸官方媒體在民眾中幾乎徹底喪失了公信力,在這場中外輿論戰爭中完全被廢了「武功」,於是官媒在這次輿論大戰中退居二線,而把眾多大陸網民的言論推向了前臺。

比如在新華網堙A中共反覆重點發表中國網民對外國媒體的聲討,描述藏人暴力行為的博客「西藏日記」,還有海外華人抗議外國媒體不實報導等。其實說的只是一兩個西方媒體從業人員的小失誤,如德國一家地方電視臺把一張圖片說明弄錯了,CNN隨手用了一張救護車的照片,而沒用事後大量公布的拉薩軍車的照片,這些細小的失誤只是說明中共封鎖輿論給新聞從業者帶來的麻煩,並不能從本質上影響事件的報導。

令中共官方媒體失望的是,這些被推向前臺的「愛國憤青」們,由於擺脫不了其固有的民族主義叫囂和喊打喊殺的瘋狂,其說服力甚微。中共想利用民間輿論為其騙局塗脂抹粉的企圖最後也是收效甚微。

外媒報藏僧的哭泣

於是中共在三月二十六日拋出了所謂邀請外國媒體到拉薩實地採訪「藏人罪行」的「媒體秀」和二十八日的「使館秀」,然而這些被邀請的記者和駐華使館官員都是中共精心挑選的,很多具有國際公信力的媒體卻被排斥在外,而且這十七家境外新聞機構的三十位記者和十多個外國使節,他們在拉薩的一舉一動都受到中共的嚴密監視和限制。

然而當記者經過大昭寺時,六十多名喇嘛冒著生命危險突然衝出來攔路陳情。據台灣電視臺報導,一位年輕僧人激動的用漢語對他說:「我們根本沒有去打砸搶,是警察冤枉我們!他們在騙人!那些朝拜的人都是幹部,(是他們冒充的),他們在騙人!他們對待我們是很殘酷的……」說著說著,這位年輕藏人忍不住哭起來了,周圍一大片僧人也都跟著哭起來了,場面十分心酸。也有僧人對美聯社記者高喊:「西藏不自由,西藏不自由!」喊完這個僧人也哭了。

國際社會杯葛奧運

隨著西藏真相的傳出,中共血腥鎮壓引起了國際社會日益強烈的譴責,世界各地的人權組織幾乎都召開了集會,強烈中共暴行,不少人還把西藏人權與抵制奧運結合起來。歐盟議會主席波特林、副主席史考特、捷克總統克勞斯、波蘭總理杜斯克、愛沙尼亞總統易維斯和斯洛伐克總理費科以及德國總理梅克爾、德國元首柯勒總統等,都相繼宣布不出席北京奧運的開幕式。

三月二十七日,十五名法國競技運動員也公開呼籲中共尊重人權。他們說:「我們不能做政治的人質,也不能為專制政權背書。」他們要求胡錦濤遵守人權諾言。在法國民眾和官員的敦促下,屆時將成為歐盟輪值主席的法國總統薩爾科齊也表示,不排除抵制奧運的可能性,這取決於中共未來的表現。


達賴喇嘛是藏人的精神領袖。圖為二零零六年六月三十日,達賴喇嘛在布魯塞爾會見歐洲議會主席波特林(Josep Borrell,未在圖片中)。(法新社)

三月二十八日,十四世達賴喇嘛對全球華人發出公開呼籲信,信中澄清了中共對他的各種污蔑和歪曲,再次重申不獨立前提下的西藏民族自治,並要求中共盡快開展和平對話。如今全世界都在看著北京的回應了。◇
 

所在期數封面故事
  • 絳紅色的西藏(第64期) ---2008/04/03刊
  • 鐵幕下的西藏滄桑(第64期) ---2008/04/03刊
  • 藏漢間的鏡子(第64期) ---2008/04/03刊
  • 達賴喇嘛 致全球華人公開信(第64期) ---2008/04/03刊
  • 相關文章
  • 布什在非洲給中共的一記重拳(第64期) ---2008/04/03刊
  • 李柱銘:不尋求連任但繼續 推動民主運動(第64期) ---2008/04/03刊
  • 中國人vs.華人(第61期) ---2008/03/13刊
  • 比較昔日八國聯軍與今日中國地方政府的拆遷(第61期) ---2008/03/13刊
  • 從飛行安全談科技與文化衝突(第36期) ---2007/09/13刊
  • 親歷槍林彈雨的六四(第23期) ---2007/06/14刊
  • 新一期受歡迎文章
    推薦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