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初中時,老師叫我到醫務室當小護士,幫護士阿姨照顧生病的同學。一天輪到我值班,不用去參加升旗典禮。

豆腐乳與中暑對治

那天是大晴天,有一點悶。一大早,就有一個女生被同學架著到醫務室來,大家手忙腳亂地把生病的同學放在病床上,然後七嘴八舌地跟護士阿姨報告:「她先吐,然後就暈倒在地上。」護士阿姨說:「可能是天太熱,中暑了。」阿姨叫我去問問她,早上有沒有吃飯?有沒有吃「豆腐乳」?

我很好奇問她:「吃豆腐乳會吐嗎?」阿姨點點頭說:「很多人早餐吃豆腐乳配稀飯,稍一不舒服就會吐。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中國古代食療的智慧



文 ◎ 華景珍

讀初中時,老師叫我到醫務室當小護士,幫護士阿姨照顧生病的同學。一天輪到我值班,不用去參加升旗典禮。

豆腐乳與中暑對治

那天是大晴天,有一點悶。一大早,就有一個女生被同學架著到醫務室來,大家手忙腳亂地把生病的同學放在病床上,然後七嘴八舌地跟護士阿姨報告:「她先吐,然後就暈倒在地上。」護士阿姨說:「可能是天太熱,中暑了。」阿姨叫我去問問她,早上有沒有吃飯?有沒有吃「豆腐乳」?

我很好奇問她:「吃豆腐乳會吐嗎?」阿姨點點頭說:「很多人早餐吃豆腐乳配稀飯,稍一不舒服就會吐。」我去問了,果然如此。阿姨聽了好像放下心了,也不緊張了,吩咐說:「休息休息就好,看看她要不要喝水,倒杯水給她。」這個事件,讓我印象深刻。從此我對「豆腐乳」觀感不好,不吃它了。

病在上焦 採吐法

後來我學了中醫,知道中醫的醫理。中醫用「望、聞、問、切」四診來判斷疾病,然後用「汗、吐、下、和」的方法來治療疾病。如果一個人的病在表面,通常採用「發汗」來治療;如果病在堶探N用「瀉下」去醫治;萬一病的位置卡在中間,不上不下、不堣ㄔ~,就用「和解」的手段來施治;如果病在上焦(胸部)就採用「吐法」,把病吐出去。

中藥埵酗@些藥,藥性清宣或者極苦,醫生把它拿來當吐劑使用,譬如人蔘蘆(人蔘的頭)很苦,是很好的吐劑。還有我們常吃的「黑豆豉」,在它發酵、曬乾,還沒醃漬時,中醫把它拿來當主要的吐劑,叫「淡豆豉」。有很多長期精神受打擊的人,會在心胸中結很多濃痰和燥痰,需要這種東西來協助他吐出去。另外一些外感病邪,結在心肺,也得用這種方法去醫治。

日常食物處理棘手病

後世醫家不知怎麼搞的,廢棄了吐法。使得某些很簡單的病不會醫了。我在想,現在精神病人越來越多,跟我們飲食西化、醫生捨去「吐法」是否有些關係?

明白了醫理,我們就看見了老祖先的智慧,古人如何運用平常吃的食物,在不知不覺間,處理了現代人都感到棘手的疾病。「豆腐乳」也是這樣的食物之一啊!我又開始吃「豆腐乳」了。◇

本文網址:http://mag.epochtimes.com/073/4793.htm(新紀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