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多年前,中國地震局研究員耿慶國曾準確預報唐山大地震,但消息被有意扣押。四月底耿慶國再度提出強震預告,然而同樣的悲劇又發生了……

面對這次特大地震災害,幾乎全世界的華人每天都是含著眼淚在看新聞,生命深處對生存的渴望和人性的善良,都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展現了出來。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封面故事 簡體版       列印機版

四川重演唐山大地震
掩滅預警徵兆

五月十日,地震前兩天,成千上萬的癩蛤蟆正結對穿越公路。(大紀元資料室)

文 ◎ 齊先予

三十多年前,中國地震局研究員耿慶國曾準確預報唐山大地震,但消息被有意扣押。四月底耿慶國再度提出強震預告,然而同樣的悲劇又發生了……

面對這次特大地震災害,幾乎全世界的華人每天都是含著眼淚在看新聞,生命深處對生存的渴望和人性的善良,都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展現了出來。面對一千多萬的直接受災人口,六點五萬平方公里的受災面積,五百萬人的無家可歸,超過五萬人的死者,人們痛定思痛,發現很多值得思考的大問題。

當局隱瞞專家預報地震資料

地震發生後,所有人都在問:這麼大的地震不可能沒有先兆,為什麼國家沒有預報呢?儘管地震局發言人以「世界性難題」為由迴避了這一實質性質問,然而人們還是發現了很多證據,證實了這次地震是能預測的,只是被當局隱瞞和忽視了,沒有通知預報給老百姓。

耿慶國是中國地震局的研究員。三十多年前他曾準確預報唐山大地震,然而當時由於中共權力內部爭鬥,為了所謂政局穩定而有意扣押隱瞞了這一消息。沒想到多年後同樣的悲劇又發生了。

早在二零零六年耿慶國就利用其發明的「旱震關係學」,預測到近年阿壩地區將發生規模七以上地震。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和二十七日在中國地球物理學會下屬的「天災預測委員會」的集體討論會上,會議提出了「在一年內(二零零八年五月至二零零九年四月)仍應注意蘭州以南,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發生六至七級地震」的警告,而耿慶國還根據強磁爆組合,明確提出「阿壩地區七級以上地震的危險點在五月八日(前後十天以內)」。

這份具有地震預報完整三要素:震級、地點、時間的預測報告,在今年四月三十日以「密件」的方式上報國家地震局,然而這樣一份能拯救數十萬人生命的重要文件卻在地震局的文件櫃堨菬I大海。至於詳細內幕人們不得而知,但在以「保奧運政治穩定」這個大前提下,以政治代替科學的做法又出現了。

據耿慶國回憶,一九七六年七月,北京市地震隊監測的各種異常已經非常明顯了。他們在七月十四日就提出要向總局匯報,然而儘管他們預測證據充足,但在「為了政治穩定,以免人心惶惶」這樣一句官腔下,二十四萬人被永久的埋在七月二十八日的日曆中了。

除此之外人們還發現,早在二零零六年陝西師範大學的一份學術報告中,同樣預言了今日的四川大地震。這份報告題為《基於可公度方法的川滇地區地震趨勢研究》,四位共同作者是陝西師範大學旅遊與環境學院的龍小霞、延軍平、孫虎和王祖正。他們利用三、四、五元可公度法,預測到二零零八年川滇地區將發生強烈地震,該項目還申請了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重大課題攻關專案(序號:04JZD00010),教育部人文科學重點研究基地重大專案(05jjd770013)。

人們不禁要問,是誰扣押了這些科研成果的面世?為什麼在當權者的眼堙A政治穩定高過了老百姓的生命?殊不知百姓面臨死亡時是最不穩定的。

天顯異象警示人 當局壓下

地震發生的十多天前,阿壩州一帶民間曾有傳言將會發生地震,群眾主動打電話到阿壩州防震減災局諮詢求證,結果官方明確表示這是謠傳,五月九日四川省人民政府網還刊登了平息誤傳事件的公告,然而三天後地震發生了。

最讓老百姓氣憤的是,這次受災最嚴重的綿竹市西南鎮,地震發生前六天的五月五日,數十萬隻蟾蜍(俗稱「癩蛤蟆」)大規模遷徙,牠們不顧被車壓死,被行人踩死,扶老攜幼般地沿著公路離開了檀木村。不少村民認為這是大地震的徵兆,而政府部門解釋成蟾蜍為了繁殖才大遷移的。地震發生後,不少網民痛罵道:「納稅人拿錢養著所謂的科學家,還不如養幾隻癩蛤蟆。」

此外,湖北恩施觀音塘八萬噸蓄水四月底突然消失,七月九日青島網友拍攝到「黑雲如縷」的地震雲,成都動物園的動物表現異常等,然而所有這一切都沒能讓官方對百姓做出任何提醒和預報,有網民評論說,這只能說明在當權者心目中,「民輕而權重」,老百姓的生命就如同荒草一樣的卑賤。

軍隊孤行不聽溫家寶指揮

人們議論很多的還有救災措施的不得力。儘管溫家寶全力以赴了,但人們發現,他只是個光桿司令,軍隊並沒有按他的命令去做。新華社還報導了溫家寶的兩次發怒。五月十三日當溫家寶得知由於橋梁倒塌,彭州市十萬民眾被堵在山中、生死一線時,救災部隊卻以天氣不佳、有泥石流等藉口,拒絕運送救災物資。溫家寶對著電話大喊:「我不管你們怎麼樣,我只要這十萬群眾脫險,這是命令!」說完他把電話摔了;面對一再延後的災區空投傘兵救援行動,十四日溫家寶無可奈何的對傘兵指揮官說:「我就一句話,是人民在養你們,你們自己看著辦!」

然而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空軍司令員許其亮,並沒有因為溫家寶發怒了而積極行動起來,也沒有被六十六歲的溫家寶摔倒在泥濘中,顧不得包紮傷口而感動。能全天候隨時起飛的特種傘兵,卻在地震後四十小時才飛進汶川縣城,號稱「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的工程兵,在震後七十九小時才開通第一條進入汶川的公路。難怪有人說,這次空軍和工程兵的頭應該拿來槍斃。

豆腐渣學舍讓人斷了後

地震中一般孩子最容易存活,上次唐山地震留下了四千多名孤兒,父母都死了而孩子活下來了。然而這次四川大地震中,死的很多卻是孩子,留下的是「斷了後」的兩代人:爺爺奶奶和爸爸媽媽。由於學校教學樓的低劣質量,災區的一代人差不多死光了。


五月十五日,漢旺鎮校園堆著學童書包。(Getty Images)

十六日胡溫宣布要徹底調查地震為何令大批學校倒塌,警告如有任何人被發現與「豆腐渣」工程有關,將受到懲處。而曾任四川省委書記的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則在同一天趕回了四川,主管宣傳的政治局常委李長春也趕到成都,自行召開會議要求以「正面宣傳為主」。

上述幾個江澤民的親信都集中到了四川,讓人不難看出,擺在胡溫面前的,不光是天災,更有人禍。

是巧合還是警示

從地震日期、時間和範圍看,這次地震也很特殊。五月十二日正好是四月初八佛誕日,而上次瞬間奪走二十四萬人性命、因地震而引起的南亞海嘯,也發生在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西方的聖誕節堙C這次地震距離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北京召開奧運會的日子正好八十八天。有人說,地震和宗教節日巧合地在一起,彷彿在搖醒人們關注一件宗教事情。

地震所屬的阿壩州是從四川進入西藏的一個入口,就在三月十四日拉薩血案還沒有了結,奧運火炬遭遇各類抗議和保衛的時候,三十二年前曾預告「毛澤東時代」結束的一九七六年唐山式大地震又爆發了。聯想到今年初的特大雪災和接連不斷的天災人禍和各類奇異景象,很多不迷信的人心堻ㄕb嘀咕:這是不是所謂改朝換代的標誌?也有人想,這是不是「天譴」遭報應啊?

據統計,全球每年發生七級以上地震大約十八次,八級以上大約一至兩次,但像四川地震這樣發生在人口密集的陸地的地震並不多。這次發生在地下二十九公里的淺表地震,不但危害大,而且在十分鐘內傳到了千里之外,令半個亞洲晃動了好幾分鐘,創下向外傳遞距離最遠的歷史紀錄,讓絕大多數中國人的心跟著地震波「晃動」了起來。一般地震發生在晚上,而這次是少有的白天,這一切彷彿都在警告著人們什麼。◇
 

所在期數封面故事
  • 五一二劫後•重建路茫茫(第71期) ---2008/05/22刊
  • 花季少年永埋地震廢墟(第71期) ---2008/05/22刊
  • 死城.人間煉獄(第71期) ---2008/05/22刊
  • 災區記者良心吶喊:我的憤怒微不足道(第71期) ---2008/05/22刊
  • 都江堰工程無大礙 兩千年古蹟顯神奇(第71期) ---2008/05/22刊
  • 相關文章
  • 走過苦難 柏楊為中國人找未來(第70期) ---2008/05/15刊
  • 中共利用民族主義維持統治(第70期) ---2008/05/15刊
  • 近期全球天災人禍奇事頻發 (第70期) ---2008/05/15刊
  • 周永康與溫家寶對決(第47期) ---2007/11/29刊
  • 和解和人性(第39期) ---2007/10/04刊
  • 新一期受歡迎文章
    推薦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