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自古信奉天人合一,然而半世紀以來「令三山五嶽開道,我來了!」之類的豪言壯語響徹大江南北,卻不知大自然也會發「脾氣」。回顧半世紀以來中國發生的重大災害,發現天災多與人禍交相疊加……

古往今來,人類都在探索和分析這些問題:重大自然災害是如何形成?該如何防禦?人和自然是什麼關係?是當朋友和睦相處,或是剝奪利用,還是像對待敵人那樣,戰天鬥地改造山河?人類的自然觀與災害有關係嗎?

在中國古代,人們信奉「天人合一」,並用它來解釋各種自然和社會現象的成因。古人認為,地震、大澇、大旱等自然災害,都是上天意志的體現。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中國半世紀來十大天災

一九五四年安徽蕪湖受災嚴重。(網絡圖片)

文 ◎ 華明

中國人自古信奉天人合一,然而半世紀以來「令三山五嶽開道,我來了!」之類的豪言壯語響徹大江南北,卻不知大自然也會發「脾氣」。回顧半世紀以來中國發生的重大災害,發現天災多與人禍交相疊加……

古往今來,人類都在探索和分析這些問題:重大自然災害是如何形成?該如何防禦?人和自然是什麼關係?是當朋友和睦相處,或是剝奪利用,還是像對待敵人那樣,戰天鬥地改造山河?人類的自然觀與災害有關係嗎?

在中國古代,人們信奉「天人合一」,並用它來解釋各種自然和社會現象的成因。古人認為,地震、大澇、大旱等自然災害,都是上天意志的體現。天災與當權者的作為有直接關係,是上天對人類的一種警告。

可是,曾幾何時,中國人不再相信「天人感應」,而迷信於征服和改造自然,曾經「令三山五嶽開道,我來了!」之類的豪言壯語響徹大江南北,卻不知大自然也會發「脾氣」,特別是「文革」十年,天災與「人禍」疊加的災難接踵而至。讓我們回顧一下近半個世紀以來中國發生的重大災害,也許能夠得到某種啟示。

一九五四年長江淮河水災

一九五四年七月下旬至八月初,中國長江中上游二十五萬平方公里土地連降大暴雨,荊江大堤水位三次超過安全流量,最大一次達七點一九萬立方米,中國政府採取了荊江分洪方案,雖保住武漢市,但受災人口一千八百九十萬,淹死約三萬四千人,淹沒良田三百一十七萬公頃,損失達數十億元。

一九五四年這次,從七月二日起武漢關水位就高達二十七米,之後不斷上漲,到了七月十八日下午八點突破一九三一年的最高水位,八月十八日下午三點更高漲至二十九點七三米。直到八月下旬,長江水位才開始全面轉落,但由於底水甚高,一時洩流不及,直到十月上旬,尚有部份地區仍在警戒線之上。據統計,長江中下游各水文站在警戒線之上的持續時間達六十九至一百三十五天。這種汛期開始早,結束遲,高水位,持續期幾達半年的現象,從長江歷年水情來看,實屬少見。

這次洪災,沿江濱湖地區遭受了巨大損失,湖北省受災尤重。據有關資料統計,全省受災人口達九百二十六萬二千一百九十三人,受災田畝三百六十二萬七千二百八十二畝,死傷三萬零五百八十二人,傷四十二人,倒塌房屋四千三百八十八棟、二百零五萬三千三百五十六間。農田水利設施也受到極大破壞,大中型水庫、水閘和附屬建築物遭到沖毀共九十八處,小型塘堰、溝渠沖毀十三萬八千零二十一處,二百九十餘萬畝農田喪失了灌溉和排水能力。

七月份淮河流域內月平均雨量達五百一十三毫米,為多年同期平均雨量的三至五倍,七百毫米以上的雨量範圍約四萬平方公里。八月二日蚌埠站出現最高水位二十二點一八米,最大流量(包括南岸漫崗流量)達到每秒一萬一千六百立方米。降雨量超過了有紀錄以來的最高值。

安徽省是這次淮河水災的主要受災省份,全省受災農田達四千九百四十五萬畝,其中重災二千七百三十八萬畝,糧食減產三十九億公斤,倒塌房屋四百零二萬間,數千人死亡,損失牲畜二十萬七百二十二萬頭,受災人口達一千五百三十七萬人,重災民九百一十七萬人,其中特重災民五百零五萬人。

三年「自然災害」至今懸疑

一九五九至六一年,中國發生人類歷史上罕見的大饑荒,造成數千萬中國人死亡。中共官方的說法是,這三年中國遇到了連續大型的「自然災害」,然而是什麼災害所致,中共卻語焉不詳。以下為一位匿名的中國網絡作者文章的節選。

中國歷史上曾發生過一次嚴重的自然災害,這場自然災害在很多方面可以說創造了前無古人、也可能是後無來者的紀錄,讓中國人至今仍聞之色變,心有餘悸。這場自然災害的嚴重性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

一、持續時間之長在整個人類文明史上絕無僅有。前後長達三年,自從人類有明確歷史紀錄以來,未曾出現過持續時間如此之長的自然災害,能與之相比的可能只有第四紀冰川。

二、波及範圍之廣在整個人類文明史上絕無僅有。全中國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全部受災,從東北到海南、從新疆喀什到浙江舟山無一倖免。自三皇五帝開始迄今近五千年,中華大地上未曾出現過波及範圍如此之廣的自然災害,放眼整個世界更是如此。能與之相比的可能只有第四紀冰川,那場自然災害波及整個地球。

三、死亡人數撲朔迷離,從一千萬到四千萬眾說紛紜。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其創造了人類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紀錄,自從人類由靈長類動物進化成人類以來,到這次災害之前,死亡人數最多的一次自然災害,據我所知可能是發生在中國明朝時的陝西華陰大地震,死亡八十萬人,但和這次相比無疑是小巫見大巫。更加聳人聽聞的是,這次自然災害的死亡人數很有可能超過了人類有史以來在自然災害中死亡人數的總和。

四、災害詳情撲朔迷離,到底是水災、旱災、蝗蟲、颶風?還是山崩、地裂、海嘯、泥石流?還是太陽活動異常、宇宙射線爆發、慧星撞地球?至今沒有明確的定論,可能是因為有太多的人在那場災害中死去,倖存下來的人要麼年齡太小記不清往事,要麼被餓得精神失常,導致今天的人們對那場災害的調查困難重重。而在災害發生後短短幾十年的時間,關於這場災害的詳情就神祕地消失了,各類歷史典籍不見任何記載,只留下極少數人殘留在腦海中的模糊記憶。一場死亡上千萬人的自然災害,在短短幾十年後便幾乎從人們的視野中完全消失,這在整個人類歷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

一九六九年汕頭颱風

一九六九年七月二十八日,強烈颱風在汕頭登陸,風力達十二級以上。海潮急劇上漲,汕頭全市受浸,地勢較低地區水深達四米。受浸水稻四十二萬畝,其他作物四十五萬畝;公路交通癱瘓,通訊聯絡全部中斷,死亡一千五百人,崩塌民房十四萬一千間、倉庫工廠三千五百零二間。崩決堤圍三十一點六五萬米,沉船三千零一十二艘。這是一九四九年以來危害最大的風災,史稱「七.二八」風災。

在這次風災當中,水堥麭B浮著屍體。屍體中有的三個五個人手挽著手,扳都扳不開。最多有八個戰士手挽著手,怎麼也扳不開。最後收屍的時候,只好動用了鉗子。有消息透露,颱風和海潮來臨初期,廣州軍區某軍官下達「人在堤在」的死命令,牛田洋的軍隊官兵以人牆阻攔近十米高的大浪,等到發現情況嚴重下令撤退的時候,通信線路已經中斷。遂造成嚴重傷亡。有漁民透露說,颱風過後一個星期,還可以在海中找到手挽手連成一串的軍人屍體。

一九七二年華北大旱

據一份科研報告稱,一九七二年全國性的乾旱少雨,黃河、海河流域發生大範圍嚴重乾旱,成災面積二點零四億畝,重旱區分布在京、津、晉、冀、陝北、遼西、魯西北,是一九五零年以來最嚴重的乾旱。

河北省無雨持續天數大多超過五十天,太行山區達八十至九十天;山西春、夏、秋三季連旱,兩省旱情延續至一九七三年五月,地下水位普遍下降三至五米,黃河首次斷流。網友回憶說,這一年大批河南和安徽的老鄉四處逃荒要飯。


本圖為一九七二年平均降水場距平圖,單位為毫米/年。等值線為該年平均降水與氣候值差異(即距平值),由-50 mm. ~ - 250 mm.,表示較平均狀況為少的降水。圖中可看出中國大陸東南半部在一九七二年都呈現乾旱,尤以華北等地區甚至達到-250 mm. 的大面積旱象。(Climate Research Unit, UK.)

塵封三十年:雲南通海大地震

一九七零年一月五日,中國雲南省通海縣發生芮氏規模七點七大地震。三十年後的二零零零年一月,通海縣展開「通海地震三十年祭」的一系列活動,保密三十年的歷史才就此公諸於世。

當年一位隨父母「疏散」到雲南華寧縣的網友親歷了這場地震,他說:「那時每天搞宣傳、搞演習、鑽地道,還以為美國鬼子打進來了。就聽見如幾千輛坦克車開動發出的轟鳴聲,地板搖動,一面牆『轟』地倒塌,掀起的塵土令人窒息。幾分鐘後,一陣死寂。只見一個一個人從廢墟中掙扎著爬了出來。人人灰塵滿身不辨原形,眼睛堸{爍著驚恐的目光。」

這是一九七零年一月五日一時零分三十四秒,一場芮氏規模七點七的特大地震猝然襲擊滇中地區,震央位於雲南通海縣高大鄉五星村,強度十度,震源深度十公里。地震受災波及通海、峨山、華寧等七縣,死亡一萬五千六百二十一人,傷殘三萬二千四百三十一人,毀壞房屋三十三萬八千四百五十六間,死亡十六萬六千三百三十八頭大型牲畜,經濟損失達三十八點四億元,是上世紀雲南震級最大、死亡人數最多、損失最慘重的地震。


通海縣高大以北,山坡上的地裂縫帶,總體走向北七十度。(中國地震局地質研究所)

然而當時新華社僅發了一則不到百字的消息,地震方位只含糊透露「昆明以南地區」,震級壓低,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隻字不提。一場本該公開的大地震災難詳情就這樣被塵封了三十年,沒有圖片和詳實資料記載,只有人們記憶中殘缺不全的映射及幾塊模糊不清、語焉不詳的碑記,大多數死去的生命和無數家破人亡的慘痛故事已深埋塵土。


這塊模糊不清、語焉不詳的碑記記載著雲南通海地震中一個個的淒慘故事。(網絡圖片)

地震過後,災民最缺乏的是食品和藥品,可各地送來的是數十萬冊毛澤東語錄及毛的像章,捐款只約九千餘元。雲南省革委會一月九日電話通知:不搞捐獻活動,已捐獻物品全部退回。這在今天幾乎難以想像,在那個寒冷的冬季,廢墟滿目,僵硬的屍體和流血的傷口隨處可見,那些本已窮困的災民該怎樣生存?

一位當年下放的知青說,地震發生後,知青回昆探親和災民往外跑都被嚴格限制,必須原地「抓革命、促生產」,如有「流竄」者,當按「破壞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罪」論處。當時有人預感說要地震,立即被打為妖言惑眾的壞分子。

這位知青的父親、奶奶、弟弟是從昆明被遣送回原籍農村強制勞動的「階級敵人」,他說,本來就在地獄之中,這回就更如打入十八層地獄,他已對家破人亡的恐懼和憂慮麻木不仁,反而想到「死了好,解脫了!」他回顧說:「這就是中國的欺凌年代,天災人禍,『瘟疫』橫行。人成了不會思維也不敢思維的井中之物,在階級仇恨、人人自危的氛圍中,先後爆發的兩次大地震竟然如死水微瀾,鮮為人知。」

一九七五年河南駐馬店垮壩慘劇

一九七五年八月上旬,由颱風引起的特大暴雨中,河南駐馬店地區六十二座大中小型水庫在短短數小時內相繼崩堤垮壩。據《中國歷史大洪水》一書披露,河南省當時有二十九個縣市、一千七百萬畝農田被淹,一千一百萬人受災,超過二萬六千人罹難,倒塌房屋五百九十六萬間,沖走牲畜上百萬頭,京廣線被沖毀一百零二公里,中斷行車十八天,影響運輸四十八天,直接經濟損失近百億元。


京廣鐵路被破壞。(南方周末)

一九五零年夏天,淮河發生水災促使中共發起「治淮大戰」,因此修建了板橋水庫和石漫灘水庫。一九五八年「大躍進」期間,駐馬店地區的水庫建設蜂擁而上,新建水庫二百多座。淮河被一道道「水壩」分割閘起,導致數十年間致命的「腸梗阻」。本在一九五六年就已達到抗拒一九五四年大洪水標準的河道,此時的洩洪能力卻下降了30%至40%。

八月七日下午四時,特大暴雨降臨駐馬店地區,天色奇黑,雨勢更猛,暴雨持續了十三個小時!截至晚間九點前,有七座小型水庫垮壩;晚上十點,竹溝中型水庫垮壩。此時板橋水庫大壩上一片混亂,通訊線路完全中斷,人們眼睜睜看著洪水一寸寸上漲,淹至小腿、膝蓋……。八日凌晨一時,洪水突然間傾洩下去,速度之快令所有人瞠目結舌,六億立方米的庫水就這樣滾滾洩下。

據劫後餘生的人回憶,板橋水庫高二十四點五米的大壩潰決時,三至七米高的洪峰聲如山崩地裂,形如倒海翻江,以每秒六米的速度向下游衝去。所到之處,建築、樹木一瞬間消失蹤影。水面上,人頭鑽動,拚命掙扎呼救。遇難人的屍體和豬、羊、牛等動物屍體順水漂流。石滾碾盤被衝下河,鏈軌拖拉機、重型機械車床等隨水翻滾。遂平火車站五十噸的火車車廂被衝走五公里,鐵軌被扭成麻花形……駐馬店地區四點五平方公里的土地在數小時內竟成澤國。


板橋水庫下游六公里處樹上的水痕。(南方周末)

自八月九日起,大批救援人員陸續抵達災區,災害之慘重遠遠超出預料。此時,河道宣洩不暢、洪水居高不下,數百萬災民被浸泡在一至七米的水中,頭上曝曬著烈日,由於食品及藥物嚴重不足,發病率迅速上升。據不完全統計,當時病患有一百一十三點三萬人,每天都有災民因體力不支而死亡。洪水退去的地方,到處可見人畜的屍體在烈日下腐爛。

陳惺十一日陪同中央慰問團乘直昇機視察,他說:「在約一千六百平方公里的平原範圍內,我們所看到的幾乎是一片汪洋!」最後當局決定炸開班臺閘,下洩五十五點一三億立方米的洪水,致使淮河中下游形勢緊張。安徽阜陽地區六個縣一百五十萬人沒有遭災卻也因此做出了最大犧牲。

這場災難不只是天災,原國家氣象中心主任李澤椿說,「人禍」的因素同樣突出,主要表現在當時水庫建設中「重蓄水灌溉,輕河道治理」,部份水庫建設中又搞「多快好省的典範」,違背科學規律,加之災難發生時,社會組織不知道該如何疏散群眾及救災。

據一些知情線民說,當時打撈到的屍體多達十萬具以上,後因缺糧、感染、傳染引起的死亡達十四萬,共二十四萬多人死亡,成為世界最大的水庫垮壩慘劇。這場至今仍鮮為國人所知的垮壩慘劇已在美國探索(Discovery)頻道於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八日播出的《世界十大科技災害》節目中,被列為人為科技災害的首位。


汝河群眾大轉移。(南方周末)

一九七六年唐山大地震

一九七六年七月,中國河北工業重鎮唐山發生芮氏規模七點八大地震,擁有百萬人口的唐山市幾被夷為平地,三十多年之後,官方的報告指稱這場地震造成了二十四萬多人死亡,民間則有人估計死亡人數高達六十萬。

一九七六年唐山地震,中共當局拒絕任何外國救援和物資援助,以表達「中國人民的骨氣」。這種藐視生命的作法,成為世界現代大型天災歷史的一大紀錄。

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六年,正是中國所謂的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共官方將這十年稱為「十年浩劫」。然而這個十年也是中國天災最為密集的十年。文革十年中發生的地震來說,其頻率之高震級之大歷史罕見。據百度資料指出:

一、河北邢臺地震(一九六六年三月八日)規模七點二

二、雲南通海地震(一九七零年一月五日)規模七點七

三、四川爐霍地震(一九七三年二月六日)規模七點九

四、雲南昭通地震(一九七四年五月十一日)規模七點一

五、遼寧海城地震(一九七五年二月四日)規模七點三

六、雲南龍陵地震(一九七六年五月二十九日)規模七點四

七、河北唐山地震(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規模七點八

八、四川松潘地震(一九七六年八月十六日和八月二十三日)規模七點二

一九七六年中國發生七級以上地震四次,而當年中國確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共領導人毛澤東、朱德和周恩來也於當年相繼去世,隨即北京發生政變,毛派四人幫政治集團下臺,由此開始建立鄧小平的主導體制。這些,不由得我們不對中國文化中的「天人合一」思想進行重新認識和審視。

每次地震都使人民的生命財產遭到無法估量的損失。這是否是「與天地和人鬥其樂無窮」的指導思想下所造成的重重惡果?一位親歷汶川地震的網友說:「地震時,我的感受與許多人當時的感受是一樣的,一是感覺地球末日已經來臨;二是感覺人類在大自然面前實在太渺小;什麼人定勝天和人與天地鬥其樂無窮的昔日政治口號,都是類似於瘋子那樣的狂妄之言!」

大興安嶺森林大火二十周年祭

一九八七年五月六日至六月二日是大興安嶺人永久的黑色記憶。天漠河、塔河兩縣相繼發生火災。持續燃燒二十八天的大火狂吞了西林吉、圖強、阿木爾等三個林業局和九個林場,失火面積一百三十三萬公頃,致使五萬餘人痛失家園,二百一十一人葬身火海,二百六十六人被燒傷,燒毀房屋六十三點六五萬平方米、木材八十五點五萬立方米,橋樑六十七座、鐵路線十七公里,直接經濟損失達五億多元,是一九四九年以來最嚴重的一次重大森林火災。

大火過後的景象,一排排民房只剩下孤零零的煙囪和殘垣斷壁,各種機械被燒變了形,鐵軌被燒彎,物資倉庫的鐵釘化成鐵水,在一片小樹林內齊刷刷地臥著燒焦的屍體,還有漫山的黑樹樁……

直接肇事者是剛來林場幹活十三天的河北農民汪玉峰。五月六日,他啟動割灌機引燃地上的汽油,使得割灌機起火。經眾人一整夜撲打,七日火災已被撲滅,但仍有殘火餘火,結果大火又開始騰起。在此救火萬分緊急之時,幾位縣領導仍在為「從哪堨插A怎麼打,打不滅怎麼辦」爭論不休,結果大火離彈藥庫只有幾十米遠,最後釀成特大火災。

二十年後,大興安嶺再次連續發生兩起森林火災,失火面積超過一萬零四百公頃,起因同樣是進山人員弄火所致。而此時,大興安嶺林區管護早已發生很大變化,然而不變的話題仍然是:如何最大限度地消除人為火患?

一九九八年中國大洪水

一九九八年在中國的長江、松花江、珠江、閩江等主要河流都發生了上世紀最嚴重的洪水災害。大洪水涉及二十九個省市自治區和直轄市,其中以江西、湖南、湖北、黑龍江、內蒙古、吉林等受災最重。農田受災二千二百二十九萬公頃,成災面積一千三百七十八萬公頃。死亡四千一百五十人,直接經濟損失達二千五百五十一億元。

據悉,在長江流域洪水高漲時,政府不是採取「開閘分洪」處理,而是按照江澤民的指示,沿線部隊全部上堤,實行「軍民團結,死守決戰,奪取全勝」,這樣愚昧的作法,導致災禍更加嚴重。

專家發現,一九九八年的洪水並沒有一九五四年大,但損失卻遠高於一九五四年。他們認為,這是由於生態系統的嚴重失調、土地資源過度利用和不合理開發、大量水利工程破壞江河的自然生態功能而致,因此結論,大水災的主要原因更多來自於「人禍」而非「天災」。


一九九八年八月十二日,江西省九江市經濟開發區淹沒在洪水中。(法新社)

二零零八年汶川大地震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四川汶川發生八級大地震,造成至少六萬九千多人死亡,經濟損失高達近萬億人民幣。◇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六日,地震倖存者從重災區北川撤出。(Getty Images)

 

本文網址:http://mag.epochtimes.com/077/4907.htm(新紀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