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資料室)

豎琴波浪似的聲音從草原緩緩升起,溫暖如和煦春風,喚醒了遙遠的記憶,等小號寬洪的聲音,從遠處飄來,那記憶已羽翼般飛逝草原盡處。

整個《大汗》樂曲中,我都在等待著那遙遠的記憶,那一絲千年的思念。

文 _ 王金丁

當指揮揚起手掌時,弦樂旋即追著木管的聲音向我迎面襲來,急促如萬箭齊發,就是萬箭齊發。正讚嘆音樂高遠的魅力時,那紛至沓來的箭雨已被醇厚的琴聲化為麗日和風;此刻,一排大提琴手正俯身拉弓,溫婉的牧歌輕拂大地,音符飄過遼闊的草原,似微風陣陣吹來,千頃草原翻著碧綠,群群牛羊蹣跚青草深處。於是,綿密的小提琴音符輕快的躍上天空,我彷彿看見孩子們從山坡上一個個翻滾下來,奔向擁擠的羊群。

此刻,大提琴聲音更為低沉,軟軟的鋪上了草原,遠處,天空裡的大火球已慢慢墜落,木管微弱的聲音從近處帳幕旁響起,羊群姍姍步入昏黃的篝火輝光裡,伴著草原進入了夢鄉。

樂音休止半頃後,小喇叭喚醒了一旁的銅管,響聲中大鼓破空而來,鼓聲裡夾著急促的蹄音,還帶著摻糅草原的濃厚汗味,可是大汗的勇猛的戰馬。蹄音疾馳過後,鼓聲跟著消失在廣袤田野裡,銅管已開始了溫柔的鋪陳,滿園紅花綠葉跟著一幕幕出現,這裡是美麗的中原大地。

微風吹拂中原土地,響亮的笛聲裡穿梭著琵琶,音符仿如長長的錦繡從天空鋪來,白色蠶兒也蠕動著柔軟的軀體,奮力爬上了寬廣的桑葉紋路,滴落的露水測試著葉子的重量。田邊樹下,鄉女斯文的紡紗織布,指間的細絲如琵琶的流水聲,輕輕滑過。稻田裡的農夫揮著鋤頭,一群青鳥張開翅膀從頭上划過,在陽光裡追著風聲,飛向遠處的綠水青山。大地傳來了清晰的富有節奏的誦經聲。

各色衣著的男女從城門洞口進進出出,街道上交易繁忙,豎琴聲又波浪似飄來。忽然,那遙遠的千年思念又出現腦際,心中升起一陣雀躍,可豎琴聲漸漸淡去,那千年的思念也消失了,正惋惜時,長笛、琵琶、小提琴合聲響起。我彷彿看見驢車搖晃於天際,駱駝馱著笨重的物品,商人揹著背包跟在隊伍後面趕路,在蘊涵西域音色的熱鬧旋律裡,長長的商隊向西迤邐前行,冽冽風聲呼嘯草原大地。遠方湛藍的天空裡,馬背上的戰士們揚起長鞭,逆著風沙馳騁而去。

慢慢的,熱鬧的音樂消失了,一聲銅管帶來眾聲齊鳴,莊嚴而輝煌,穿著寬袍的大汗在將士、百官、民眾呼擁中,一步步登上大都城樓,音樂也一聲聲磅礡壯盛,大汗執起銀杯,仰天飲盡。大鑼一聲,響徹雲霄,氣勢壯闊軒昂,大汗站在城牆上,伸開兩臂舒展廣袖,如擁天風海雨,然後,從空中向我飛來,激起我心中一陣震撼,至面前時,卻帶來徐徐和風,讓我想起那含著草原的汗味。這時,大汗魁梧的身軀朝向我,嘴裡吐出幾個字:「這一朝演完了,吾歸去矣。」隨著音樂消逝,大汗的廣袖也在風聲裡杳然隱去。


2017年9月23日晚,神韻交響樂在臺灣嘉義市文化局音樂廳演出。(陳霆/大紀元)

2017年9月秋天的夜晚,臺灣一個劇院裡,我坐在13排20號位子上,當舞臺上的指揮收回手掌時,我才從《大汗》的樂音裡醒了過來,腦海裡仍然懸著遙遠的記憶,那千年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