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大中華區的共同障礙是中共

?"
西藏學者認為:在推動中國民主化的前提之下,西藏才可能有自己的未來。圖為西藏拉薩黃教喇嘛。(Getty Images)

香港新任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在接受新紀元週刊專訪的時候表示,香港民主黨會採取更為進取的方式,不但關注香港本地的民主和民生發展,而且也將積極關注中國大陸的民主運動進程及中國大陸的維權和弱勢群體的問題。他認為,香港民主黨將是中國最大的反對黨。

對於何俊仁的這番講話,中國民主黨海外負責人之一徐文立用「偉大」一詞來形容。徐文立表示,他不喜歡也不常用這樣的詞彙來表態,但香港民主黨何俊仁主席的說法,讓他不能不使用這樣的詞語。

一個非常準確的定位

徐文立認為,香港本身的民主進程和中國大陸的民主進程不可分割,而香港問題本質上是中國,或者說是中共問題,是一個準確的判斷,因此作為中國最大反對黨的看法,也是一個非常準確的定位。他本人對此感到振奮。

中國著名民主運動人士魏京生,在聽完記者介紹之後也表示非常高興,他說︰香港民主派終於認識到香港人不僅僅是香港人,而且也是中國人,中國大陸民眾在中共一黨專政之下所受的苦難,同樣也是香港人的苦難。他表示,其實香港人對此早有清醒的認識,只是在中共巨大壓力下只求自保不敢明說而已。

過去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大會期間,香港民主派代表盡力拉開和中國大陸民主人士的距離,曾引起許多流亡異議人士的不滿。魏京生表示,不論香港民主派如何進行自身的定位,大陸民運團契都會全力支援香港的民主追求。他認為,中共把香港民主派組織定位為反動組織,因此不論他們是否和大陸民運人士聯合,所面對的來自中共的壓力都不會有太大區別。他舉例說︰「那可能只是一萬和一萬零一的區別,妥協對此不會產生任何改變」。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2006年3月12日參加美國華府聲援中國大陸900萬勇士三退(黨團隊)集會上發言。(新紀元)


中港臺最大危機源於中共

徐文立則表示,中國大陸、香港以及台灣,所有民主化的努力,最大的危機其實都來源於中共的一黨專制。他表示,中國民主黨自從1998年創立以來,不論中共如何打壓如何不予承認,民主黨在中國大陸的上千名黨員,包括在獄中的二十多位民主黨領袖的事實,都已經打破了中國只有中共一黨的現狀。

旅居美國首都華盛頓的一位西藏流亡人士表示,漢藏民間經常爭論西藏過去的歷史地位,及西藏是否應該獨立等法律問題,實際上沒有任何意義。他認為,西藏問題實質上是中共問題,只要中共一黨專政沒有改變,不論自治和自立都無從談起。

這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藏族學者表示,西藏自由運動應該成為中國民主運動的一部份,在推動中國民主化的前提之下,西藏才可能有自己的未來。「這已經逐漸成為西藏自由運動的共識」,他說。

流亡德國的南蒙古(內蒙古)民眾黨主席席海明,也向新紀元表達了類似的看法,「只有首先在中國實現民主,蒙古族真正自治的問題才可能實現」。

事實上,台灣的民進黨高層,對這樣的看法也逐漸接受,認為台灣問題本質上是中共問題。今年陳水扁和民進黨高層曾對支援中國民主運動數次表態,呼籲中國當局停止對民主人士的鎮壓以及對大陸弱勢群體採取更加寬容的政策,並逐步擬定更加積極的台灣特色的「人權外交」政策。

台灣總統陳水扁。(法新社)

召集人徐文立。(新紀元)
中國民主黨海外流亡總部


大中華泛民主運動組織

中國民主黨的徐文立表示,中國民主黨願意和香港、台灣、大陸以及海外所有追求民主的人士和組織合作。「中國民主黨目前只是一個少年,而台灣和香港的民主運動團契無論在操作和組織上都有豐富的經驗,對中國民主化進程而言,這些都是寶貴的經驗」,徐文立說,「中國民主黨願意向這些前輩學習」。

新紀元記者問及在這樣的合作中,誰可能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時,徐文立表示,中國民主黨的立黨精神中有「公心至上」的說法,因此在目標一致的情況下,誰扮演主要角色並不重要。他對各方面的合作成功表示樂觀。

不過,魏京生表示,香港民主派人士多年來看不起大陸民主人士,尤其對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頗多微詞。他認為,雖然從組織上和經費上看,香港民主黨確實是除台灣之外的第一大反對黨,但所獲大陸民眾支持方面,大陸的各民運組織潛在規模也非常之大,但這種規模尚未完全浮現出來。

不久前在互聯網上流傳一篇署名王光澤的政治預言文章,預言在2020年,一個由台灣民進黨和中國民主黨的政治團體,將取代中國共產黨成為中國的執政黨。徐文立在談到這篇文章的時候,這種前景並非不可能存在。他更表示,由香港民主黨新任主席何俊仁的觀點,可以看出大中華地區民主化真正障礙是中共,這樣的觀點,已經逐步成為各界民主派人士的共識,而一個全球性的大中華泛民主運動組織,正在逐步相互靠攏,而這可能是未來中國實現和平轉型的最大希望之所在。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