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獨家披露程翔案內幕:江下令密捕國安涉案難徹查

「中國是最大的記者監獄。」這是無國界組織05年對全球168國新聞自由排名時,對排名倒數第9名的中國作出的評論。這一年的4月22日,新加坡《海峽時報》資深記者程翔,在廣州被捕……。

1年4個月後,06年8月31日程翔被北京市中級法院以間諜罪判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沒收財產30萬元,11月24日上訴被駁回。同年12月18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陸建華,被指將4份涉及「絕密級」情報的文章,交給程翔,以泄漏國家機密罪被判監20年。

新華社對程翔的判詞指,程翔通過參加台灣歐亞基金會的時事研討會,與該基金會的薛某、戴某結識;程翔在明知該機構是間諜機構的情況下,以傳真、電子郵件等形式將他人從北京等地向其提供的涉及國家秘密及情報的有關文字材料提供給薛某和戴某,並用化名獲取酬金港幣30萬元。

但到底程翔為何被捕,以及陸建華為何被重判20年,是否真如中共當局公佈的判決書上指他為歐亞基金會投稿而誤碰地雷,還是另有其他原因。對這宗外界頗多揣測、頗多懸念的個案,新紀元獨家採訪到一名國安部高層人士,挖掘出此案更多內幕。

揭露江賣國 江下令抓程翔
對於外界頻傳程翔是因為寫揭露江擇民賣國的文章而被捕,該消息人士稱,這個猜測是準確的。程翔最早是在《海峽時報》披露江賣國的消息,後來又以筆名「鍾國仁」在2004年9月30日在香港《明報》上發表「江澤民要向中國人民交代的一件事」一文,文中指「江澤民在其任內,做了一個十分重要的決定,而他以及他所領導的中共從來沒有向全體中國人民解釋交代的,就是簽署了中俄邊界條約,承認了由不平等條約強加給中國的邊界,從而導致被沙俄掠奪的國土永遠丟失。--這個條約的要害是,它使中國永遠喪失了約1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不算外蒙古),相當於40個台灣。」(注:該文收錄入程翔文集《漫漫愛國路》中第51頁)。

據說,前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看到此文震怒,親自下令抓程翔。
於是出現了2005年4月22日,程翔在廣州被捕一幕。
至於有關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第二本書稿,該消息人士認為趙的書是誘因,用來吸引程翔上鈎去廣州,而且因為當時趙剛逝世,大陸氣氛的確很緊張,有些民運人士也取消回大陸的行程,所以程翔也是撞在槍口子上了。

江胡內鬥犧牲品
程翔被抓1個月後的5月,和他密切合作的中共社會科學院副主任陸建華被捕,事情越鬧越大。
由於陸建華被視為胡錦濤的人馬,甚至有人說是「能直通國家主席胡錦濤辦公室的核心人物」。香港輿論認為,不排除有人借程、陸二人打擊胡溫政權,令兩人成為派系角力下的犧牲品。有親北京人士指,今年中共十七大舉行在即,中共中央領導層正為權力重新分配出現內部鬥爭。由於程、陸兩人都替胡錦濤辦事,因此成為眾矢之的。
對此,該國安消息人士肯定地說,此案江胡權鬥的確存在。據說,陸建華去年5月被捕後,江系人馬要他交代案情,其中最主要的是圍繞「胡錦濤要他做了甚麼」,而且當時還有人更口出狂言:「一年半內搞垮胡!」如果此話屬實,顯然江系也沒有達到當初的目的,胡依然在台上。

外界分析,程翔、陸建華案成為一個燙手山芋,如何處理,成為各方較勁的角力場。一位熱心營救程翔的人士透露,某中共人大副委員長一提起這個案子,就頻擺手說:「難處理」。

國安包裝成學者對外投稿
據該消息人士稱,中共抓了程翔後,最初的版本是定他「間諜罪」,貪污幾百萬,但因為程翔在香港人脈甚廣,香港左中右的人都為他打抱不平,作人格保證,大家也不相信程翔貪財這個說法,所以最後只好不了了之。

繼香港親共媒體接連負面報導程翔的消息後,香港一家報社旗下雜誌「披露」深圳女子黃偉是程翔「情婦」,想抹黑程翔,後來黃偉站出來澄清。最後《東周刊》賠款20萬元。所以這件事也鬧不下去。

最戲劇性的是,中共有關方面調查,發現查不下去,因為涉案人員,通過程翔向外投稿的那批大陸學者、記者等人,除了陸建華之外,其他全部都是國安身份,包括程翔判決書裡面,通過程翔向外投稿100多篇的王英,也是國安人員。

對這個王英,新紀元搜索了一下他的背景。據博訊網透露,王英曾是福州市委黨校和福建省某辦公室幹部,來香港後曾在《商報》和《星島日報》當記者,4年前離開香港媒體圈,成為獨立人士,來往中港台,結交台灣政界人士,更在台北中山路投資開設大型婚紗店。
對於在程翔案中,王英和陸建華一起向程翔供稿,甚至供稿還多過陸建華,最後卻作為證人,安然無事,最近還出現在香港中資電視台--鳳凰衛視上,坊間對他的身份諸多懷疑。

據該名國安消息人士稱,程翔確實不知道王英等人是國安,因為中共利用這些包裝成大陸學者的國安人員向外投稿,混淆訊息,這一點可是國家機密。甚至連抓程翔的人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這捅出一個大漏子。你說,查還是不查,最後沒有辦法查下去。否則國安部的老底和人馬都給曝光出來,中共還有甚麼臉面。
據說,國安內部也對此鬥爭得不行,一派要放程翔,一派要堅持判。最後堅持要判的是國安部部長許永躍。

歐亞基金會作擋箭牌
消息人士稱,即使判,安個罪名也得事出有「因」,於是案子一直拖了很久。後來查查,查出一個「歐亞基金會」,就把歐亞基金會作個擋箭牌,安個台灣間諜機構的帽子,給程翔安個「台灣間諜」的罪名。

但關於歐亞基金會的背景,外界很難相信是台灣間諜機構,因為被香港人稱為「四大護法」之一的許崇德也參加過他們舉辦的研討會,按照新華社的說法,程翔參加研討會和他們結識,那許崇德也難避其嫌。

所以程翔案最後也就草草判了5年,一方面所謂罪名實在說不過去。另一方面,國際社會呼聲大,中共迫於壓力,也就判5年緩和一下外界壓力。

一輕一重
至於給程翔寫稿的社科院副主任陸建華,外界一致認為被判監20年,是重判。消息人士稱,一方面江派勢力藉重判陸建華給胡難堪,意思是:「你身邊的人都有問題」;另一方面中共對程翔和陸建華判刑「一輕一重」,是要給外界看,也讓聲援程翔的人封口,意思是,你們別再吵了,程翔已經判輕了,中共自己的人,從犯都判了20年。
相對於程翔家人被安排前後見過程翔3次,陸建華家人至今沒有見過陸建華。據說陸建華在獄中從不認罪,也不「交代」所謂犯罪事實,算得上是一條漢子。
所以程翔冤,陸建華也冤。

程翔案 5月飛雪
寫到此,程翔被抓的內幕似乎比較清楚,我個人來說,比較相信這個版本。但真正的原因,估計還要等程翔可以公開向外界說話時,我們才會得知。
但程翔冤案,何時可以昭雪?我想這個問題會留在我們好多香港人的心中。
想起曾經翻閱過的程翔文集《漫漫愛國路》中,太太劉敏儀寫的思念程翔的文章中的那段話,「5月31日,外交部發言人孔泉宣佈您的罪狀那天,京城下著大雨和冰雹,--朋友知悉後,都來安慰,說那是5月飛雪。」

「我想,是非清白自在人間,程翔,我們都祝福你早日沉冤昭雪。」程翔的一個朋友這樣說道。
也許,這一天會很快到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