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瞭解俄羅斯的憂慮

遠親不如近鄰,這是中國的古話。但在國家層面的地緣政治中卻絕非如此,尤其是在國力擴張時期的國家。

自從斯特凡大公率領莫斯科公國推翻了蒙古人統治之後,俄國短短百年時間向東擴張,一直抵達太平洋沿岸,建立了一個橫跨歐亞大陸的龐大帝國。300年前,沙俄和清朝開始接觸,從此給中國人帶來了莫大的困擾。

清末以降,不算蒙古,沙俄從清帝國手中奪走了150萬平方公里的國土,占中國國土面積的10%以上。然而,一個非常值得中國人深思的現象是,除了60年代到80年代這20年時間,俄羅斯(以及後來的蘇聯)和中國歷屆政府的關係大致十分良好。而俄羅斯在中亞各國的統治,也大致獲得了成功。這一點,不能不令人對俄羅斯的政治菁英們刮目相看。

俄羅斯是中國最大的鄰居。中俄兩國政治制度有相當類似的成份,而經濟上卻具有非同一般的互補性。俄羅斯地廣人稀、資源豐富、重型工業發達;而中國人口眾多、資源稀缺、日常消費品的製造幾乎占世界首位。但兩國卻各懷肚腸,表面上把盞暢飲,暗地裏相互防範甚緊,這當然是國際政治的常態。

俄羅斯對中國的防範是戰略性的。廣袤的西伯利亞,只有數百萬的人口,而且俄羅斯人近年仍在不斷地向其經濟重心的中西部遷移,中國密集的人口,有逐漸填補空缺的趨勢,這對俄羅斯構成了巨大的壓力。

中國人的吃苦耐勞以及堅韌的創業精神,對佔據了龐大資源但頗為散漫的俄羅斯人來說,確實是一種難以抗拒的力量。俄羅斯在和中國的邊境建立寬達30公里的緩衝隔離帶,目的之一,即是要隔絕來自中國密集人口的自然張力。

許多人質疑中國聯俄制美(日)的政策,並且拿出戰國中著名的「遠交近攻」來加以評說。殊不知,眼下的中國並非戰國時的秦國。遠交近攻,是強國擴張的外交策略,而對於弱勢國家,只能採取相反的辦法。只是,中國人顯然也需要瞭解俄羅斯的國情、俄羅斯的需要,以及俄羅斯的擔憂和恐懼。

人類歷史上民族和國家的崛起,總是伴隨人口遷移和擴散的過程。如果中國人認定自己正在或者將要崛起,是否會避免這樣的過程?人類制定目標計畫的原動力之一是恐懼,瞭解了俄羅斯的恐懼,對俄羅斯的政策變化便也有了更充份的瞭解。

人類自我中心的特徵,隨著意識的擴張從「我」到「自我」再到「我們」,最後終於會抵達「我國」的高度,「國家主義」是這個過程的一個極端結果。只是,這個國家主義必然遭遇那個國家主義,於是歷史寫滿了血腥的故事。中國人要避免這樣的故事重演,恐怕需要更加寬容、更加克制和更加溫文爾雅的崛起呢。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