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俄羅斯百萬華人面臨回國

?"
(Getty Images)
2007年是俄羅斯的「中國年」。新年伊始,俄羅斯便給中國送來了大禮,俄政府發佈新法規,禁止外國移民從事零售貿易,及減少遠東地區勞工移民的配額,使在俄羅斯經商及打工的中國人遭受重大衝擊,很多華人面臨失業、失去合法身份,甚至被迫回國的處境。

俄最近出臺的一系列新措施包括,從2007年1月15日到4月1日,將俄市場上從事零售經營的外國人減至40%以下;從2007年4月1日到12月31日,完全禁止外國人在俄從事零售經營;從2007年1月1日起,完全禁止外國公民在俄從事酒類和藥品貿易。

與此同時,俄羅斯的勞工移民政策對中國人也更加收緊。新措施規定,2007年俄計劃從免簽證的獨聯體國家輸入大約600萬勞工移民,而非免簽證國家(包括中國)勞工移民的配額數量減至30萬8千人,比2006年少2萬。

另外,持有多次往返簽證的外國人在俄羅斯的持續停留期限,將從目前的180天減少到90天,90天的期限屆滿後,必須返回自己國家延長簽證。為了配合這些措施,俄通過法律,加重對非法移民及僱佣非法移民的雇主罰款。

由於在遠東和俄羅斯各大城市很多中國人都擁有售貨攤位,俄政府推出的這一系列新措施對中國移民是一個沉重打擊。同時,在市場上替人看攤、賣貨的中國人也面臨失業和失去合法身份的處境。

據遠東海參崴(俄稱符迪沃斯托克)中國商會一位會長表示,俄羅斯此次將關閉全國115個規模較大的露天市場,將導致有多達一百萬的中國商人被迫回國。在遠東伯力市(俄稱哈巴羅夫斯克),中國商人被迫大降價拋售商品。

面對政策性的災難,在俄羅斯生存打拚的華人華商打算如何因應,他們的心情如何?下面是新紀元記者嘉利發自俄羅斯莫斯科的報導。

來俄經商者有個別是國內的成功商人,但大部份還是處於打拼奮鬥階段,對風險的承受能力相對較低。俄政府新政策一出來,媒體上各種負面消息接踵而來,一會兒說遠東某市場華商大甩賣,造成萬人空巷;一會兒說俄方要關閉115個露天市場,從事經營零售業的外國人一律遣送回國……。面對種種負面消息,在俄華商個個心頭如壓巨石。

服裝商徐先生坎坷無奈

徐先生來俄經營服裝多年,在華商中算是做得較好的,對俄方的新政策將會給自己造成怎樣的傷害,徐先生也是一籌莫展。

20世紀末徐先生在中國家鄉開了一家規模不小的服裝廠,生產運動服裝系列,他與在俄經商的張姐認識並有合作,在2001年正式來莫斯科經商,在ACT及其它市場有多個商店及貨倉。

徐先生說,莫斯科服裝生意表面利潤不錯,貌似風光,但由於「灰色清關」,每年損失也不少,不少清關公司光拿清關運費和保費,丟失不賠的現象屢見不鮮,凡是在俄經商的人都有切身之痛。

前年綏芬河xx清關公司聲稱300多個貨櫃的貨物被海關罰沒,該公司經營清關多年,盈利過億,不但不履行合約賠償損失,更有甚者還趁火打劫,將被海關扣壓的貨物據為己有,手中有錢,警察、大使館的人都為他講話。徐先生說,在這次事件中他損失10萬美元,在眾多的受害者中,他還不是損失最多的。

徐先生說,俄羅斯本來法制就不健全,在俄華商都覺得沒有安全感,為什麼自己的同胞下手還如此狠毒。說到莫斯科的警察執法無道,令許多華人見到警察比見到鬼還可怕。

雖然警察可怕又可恨,但中國人逆來順受,破點小財就能消災解難,倒也還能自我安慰。如今要限制外國人在俄從事經營零售業,讓徐先生無所適從。一是還有10到20來個貨櫃的庫存,如需甩賣會有非常大的損失;二是放出去寄賣的貨款也有幾千萬盧布,很多是放給越南人,一旦關門,人也走啦,到哪收帳?收不到錢,又怎樣還國內布行的布錢、鋪料商的料錢、工人的工錢?

徐先生喝口茶又繼續說:俄羅斯有這麼多不盡人意的地方,也想過回國發展,可是想想回國後又能怎樣?如今國內資本壟斷、官商勾結,沒有過硬的後臺靠山,沒有銀行貸款支撐,想在商海中出人頭地,比登天還難。

就說家裏的工廠吧,先不說各種名目繁多的攤派,也不說逢年過節送禮時地膽戰心驚,生怕錯漏一人,單講納稅就讓人有說不盡的唏噓。在中國如果樣樣照章納稅,就算不懂做生意的人也清楚,一定會破產。所以就逼著你要瞞稅逃稅,想要瞞稅逃稅不出事,就要花錢找關係,不知哪一天會出什麼事,還不如在俄羅斯走一步算一步,邊走邊看。

包先生交際廣成竹在胸

包先生經營的是倉儲業,包租有近300個庫房,雇員有10幾個,每月有好幾萬美元的純利收入,在俄羅斯有較廣的交際網,應該屬於在俄經商的成功人士。

新政策對他也有較大的影響,可包先生顯得成竹在胸。他認為:華商首先要會保護好自己,一個是貨物,一個是身份。俄方政策執行還有個時間差,情況未明之前,少進貨,並逐漸從正式管道清關,也逐漸嘗試使用俄方銷售人員;二是改變一下工卡身份,大部份華商都是銷售人員工卡身份,最好是適時改變成合法身份,以防警察騷擾;還有第三,盡量把生意做到管理規範的室內市場,並盡可能拓展與俄方公司及商場的業務往來。

老張每月500美元血汗錢

農民老張來自廣東,面對新情況,一面茫然。90年代初,老張家鄉土地被徵用,不多的土地款因入會又被會頭捲跑,失去土地的農民在國內無以為生,經友人介紹來莫斯科在市場幫人打工。

老張說自己沒多少文化,也不會俄語,每月幫人打工有500美元收入。6個人合租一個房間,房費每人約65美元,做身份工卡每年約700美元,省吃儉用每月的生活費也要用去60美元,剩下的一點血汗錢寄回家給孩子上學用。

冬天裏,一個房間的地鋪上橫七豎八躺著6個人,膠鞋透出的陣陣腳臭味,混合著汗味煙味。天不亮5點鐘就起床,生活環境可想而知。可如果不能繼續在俄工作,回國後每月到哪掙幾千元供孩子上學和養家。在莫斯科像老張這樣的人也不少啊。

中國人在俄羅斯開的餐館生意鼎盛。

被迫停工的莫斯科飯店老闆

一位在莫斯科開飯店的A先生已經被迫停工。他嘆了一口氣,對新紀元記者說,他現在持臨時居留證,本來去年12月份,俄羅斯移民局要給他辦長期居留證,身體已經檢查過了。但現在俄移民局變卦,又不同意了,讓他去法院上訴。A先生不知道可不可以開工,現在人還住在自己的飯店,但工作已經停了。

俄羅斯新規定說,辦勞動簽證的外國商人必須在明年4月1日前停止一切經營活動,辦理商務簽證的商人必須在2007年1月15日之前停止經營,如不能如期停止經營,將被罰款80萬盧布,約合25萬人民幣,並遭強行遣返回國。

A先生說他天天看報,很關心這個事。當記者問到他會不會考慮回去,A先生回答很乾脆:「不會回去。」他說,俄羅斯在朝自由民主的方向走,但是中國還是沒有改變,還是一個共產黨統治的極權國家。

俄遠東地方當局感到恐慌

對於俄政府推出的新措施,俄羅斯一些地方當局也感到恐慌,特別是與中國相接壤的遠東地區,比如海參崴、伯力、濱海邊疆區以及阿穆爾州等,這些地區在經濟上,特別是民生用品方面已經很依賴中國商品。他們擔心華商被趕走後,將使當地居民無法買到便宜的食品、服裝以及其它各種日常用品,對低收入家庭造成沉重打擊;而且勞動力短缺將會變得更加嚴重。有地方政府準備向上級建議,允許40%以上的外國商人繼續在市場中經營。

俄羅斯社會對克里姆林宮的新政策也有異議。俄經濟學家亞辛認為,考慮到俄羅斯明後年將舉行議會和總統大選,當局採取這項措施主要是為了取悅俄選民中越來越嚴重的排外和民族主義情緒。

亞辛說,對於大市場所採取的這種做法,簡直就是「愚蠢」。因為將阿塞拜疆人、中國人等等從市場上趕走,俄羅斯人並不會接替市場上的那種繁重和操心的工作。即使能看到斯拉夫面孔的人在賣貨,居民也將會付出商品價格上漲的代價。

俄羅斯人權活動家加努甚金娜認為,外來移民其實並不和俄羅斯的本土文化相矛盾。她說:「人們應該按照法律制度生活。如果他們沒有違法,沒有妨礙自己鄰居的生活,那麼他們就有權擁有與其它文化的民族生活在一起。而且這些不同的文化也將能融合在一起。」

經營服裝、日用品及批發果菜

零售貿易、建築業和農業是俄羅斯目前吸收外來移民最多的3個領域。

在遠東,中國人主要從事個體商業活動,以經營服裝、鞋帽和日用百貨為主,也有做水果蔬菜批發的。還有一些人從事農業種植、森林採伐、建築施工等工作。

幾乎每個遠東城市都有露天零售批發市場,有些市場中國商販占了多數,被稱為「中國大市場」。中國商品由於價格便宜,吸引了當地中低收入階層的居民。

不只是遠東地區,現在中國商人在莫斯科、聖彼德堡市到烏拉爾、西伯利亞都十分活躍。

在莫斯科著名的伊茲麥洛沃批發零售市場上,中國商人包租的攤床佔據了這家市場很大面積。服裝、鞋、皮貨以及各種日用商品是中國人的主要經營項目。中國國內的一些工廠企業在這家市場上設有攤床直接批發自己的產品。

在布里亞特共和國首府烏蘭烏德市,約有一千多名華人,當地有200多家中餐館,生意很紅火。

海參崴蔬菜大米都來自中國

沿中國邊境小城綏芬河向東,過俄羅斯格城,再乘4小時汽車,就到了俄羅斯遠東地區的最大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即中國人說的「海參崴」。這個距離莫斯科大約6,500公里的城市原屬於中國,1860年被清政府割讓給了沙俄,直到20世紀初,仍有30萬的華人生活在那裡。

如今的「海參崴」大約有70萬俄羅斯人口,有逾2萬名中國人在那裏經商、做工,有的已與當地俄羅斯人結婚定居下來。

現在海參崴經營果菜批發的中國商家有上百家,附近薩哈林、坎察加都到這裡上貨。海參崴的蔬菜大米幾乎百分百來自中國。

西伯利亞占俄羅斯一半國土,每平方公里1.2人,其東鄰的中國東北地區,人口卻有一億人。

遠東人口減少 俄憂中國人湧入

俄羅斯社會內部對遠東地區中國移民存在著矛盾心理。一方面俄羅斯需要勞動力、需要中國的廉價商品;另一方面俄羅斯又非常擔心遠東地區中國人數量增加。

俄羅斯的遠東地區真正算得上是幅員遼闊、人煙稀少。據俄羅斯官方透露,近10年來,俄遠東地區人口減少了13%,遠東地區居民正大規模地向俄中部地區遷移。

克里姆林宮懼怕中國想從俄國手裏拿回外滿洲里(Outer Manchuria),也就是俄國人說的遠東,即包括哈巴羅夫斯克區(Khabarovsk Krai)、阿穆爾州、猶太自治省和Primorski krai省的廣大地區。

這裡有62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占俄羅斯國土面積的36.4%,但人口只有670萬人。但同遠東接壤的中國東北地區卻已經達到了近一億人。中國東北三省人口數量是俄遠東地區的15倍。

在這樣背景下,來自中國的移民湧入遠東地區,填補那裏的空白,使俄羅斯的一些媒體和官員感到惶恐不安。

研究遠東中國移民問題的俄羅斯政治局週刊主編切爾卡索夫分析說:「很有可能在10年之後,遠東地區的中國人數量將超過1千萬。這種情況下,在數量上中國人將成為俄羅斯的第二大民族。更多的中國人來俄羅斯尋找工作,尋求發展,這種趨勢越來越嚴重。」

俄聯邦移民局局長最近明確表示,「中國城」不會在俄羅斯存在,類似「中國城」這樣的移民區現象在俄羅斯是不能被接受的。

有俄羅斯專家認為,未來的趨勢可能是更多的中國人將俄羅斯當成是一個季節性的打工賺錢的地方。他說:「目前來俄羅斯長期生活定居的中國人的數量正在減少,但是短期進入俄羅斯在雙方之間往返穿梭的中國人的數量卻在增加。」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