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雷根的政治靈魂伴侶 珍‧卡派翠克在聯合國實踐自己的學說

(JOYCE NALTCHAYAN/AFP/Getty Images)

《國家觀察》雜誌主編(National Review)執行編輯傑‧諾陵格在紀念珍‧卡派翠克(Jean Kirkpatrick)的文章中提到:在前蘇聯末期,珍‧卡派翠克與其他的外交政策專家一起訪問蘇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蘇聯核武之父安德烈‧薩哈羅夫問這群來自美國的名流:「卡派斯基(Kirkpatski)!卡派斯基!你們哪一位是卡派斯基?」

當大家把珍‧卡派翠克指給他時,他對珍‧卡派翠克說,勞改營裡的每個人都知道妳的名字,因為妳在聯合國大會宣布了蘇聯政治犯們的名字。

雖然給與處於絕境的人們希望,已經是很了不起的成就,這位美國史上第一位女性駐聯合國大使(1981-1985)的貢獻還不止於此。

從教授到外交家

1978年,卡羅爾‧沃依蒂瓦成爲第一個波蘭教宗約翰‧保羅二世。撒切爾夫人1979年當選為英國首相。接著,1980年雷根在美國總統大選中獲勝,在十年內,冷戰時期和平結束。1979年11月,珍‧卡派翠克刊登在《評論》雜誌的文章「獨裁統治與雙重標準」(Dictatorships and Double Standards)得到了雷根的高度贊賞,當時他正在準備總統競選。雷根寫信給卡派翠克表示,這是他在類似議題中讀過的最好的文章。

在文章中,卡派翠克批評了當時的總統吉米‧卡特的外交政策,認為卡特總統對前蘇聯比對其他的獨裁國家還好。她認為,應該區分獨裁與集權。在獨裁國家裡,一些社會的因素如宗教、法庭和媒體等可以得到不同程度的自治。但在集權國家裡,沒有個人或機構可以逃脫掌握全部的意識形態的控制。因此,美國應該區別對待這兩種政權。集權國家比獨裁國家更難以民主化。

1980年2月,通過一位記者的介紹,雷根與卡派翠克在一個晚餐聚會上見面。一位民主黨員如何做出決定幫助共和黨總統侯選人呢?卡派翠克後來回憶說,雷根告訴她:「你知道,我也曾經是一位民主黨人。」雷根贏得了她的支援。

卡派翠克幫助雷根贏得了1980年總統大選。雷根上任後,任命她為具有內閣大臣級別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從1981年1月他的總統就職典禮開始生效。這不但使卡派翠克成為第一位女性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也使她成為雷根共和黨內閣中唯一的民主黨成員。

助美國人恢復自信

卡派翠克最早發表的學術文章之一是《欺騙為策略:對全球共產主義戰術的研究》(1964年7月美國政治與社會科學學院紀事AAAPSS)。她的想法與雷根總統的想法不謀而合。

她認為前蘇聯不僅是邪惡帝國,也是集權主義不人道的試驗。隨著西方經濟、軍事和道德力量的增長,這個不人道的試驗將枯萎並死亡。

她啟發了雷根總統1981年在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的演說:「西方不會圍堵共產主義,而是超越它。我們不會聲討它,而是不考慮它。它是歷史上悲傷而又奇怪的一章。現在這一章的最後幾頁正在書寫中。」

卡派翠克在外交政策方面對雷根最有影響力。「獨裁統治與雙重標準」成為雷根執政時期美國外交政策的重要元素。 「卡派翠克學說」被認為是繼美國外交官和歷史學家喬治‧肯南後最有影響力的學說之一。肯南因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提倡「圍堵政策」對付前蘇聯的擴張主義而出名。

在卡派翠克作為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任期內,美國面臨的挑戰是恢復自信。1979年11月,伊朗學生占領了美國駐德黑蘭大使館,並扣留幾十名美國人為人質,要求白宮交出流亡的巴列維國王作交換。人質事件持續了444天,直到1981年1月20日,伊朗當局才釋放了所有美國人質。卡派翠克認為,這是美國歷史上最恥辱的事件。

她認為,沒有必要在任何事件上妥協或懷柔。相反,她滿懷激情地與「擴張主義者」前蘇聯和他的盟國們戰鬥。

她在聯合國的工作是恢復美國人信心的重要一部分。雷根曾經說,卡派翠克把美國背上「踢我吧」(kick me)的標籤摘掉了。

重歸學術界

1982年1月,國家安全顧問理查‧阿倫辭職。7月,國務卿亞歷山大‧黑格辭職。當時卡派翠克對總統的影響力使她有可能成為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她贏得了CIA主管威廉‧凱西和國防部長溫伯格的支援。但新的國務卿喬治‧舒爾茨堅決反對。卡派翠克沒有得到這個職務。幾年後,不少人期望她競選美國總統,但最後她決定不這樣做,她返回了學術界。

卡派翠克的本名是珍‧喬丹,她出生在美國奧克拉荷馬州。雖然家境不富裕,她憑著自己的才華一路發展。24歲時,她已經獲得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碩士學位,隨後到美國國務院就職情報調查員。兩年後,她到巴黎政治學院(L'Institut de Science Politique)讀博士後。1955年與艾弗洪‧卡派翠克(Evron Kirkpatrick)結婚。

1955至1972年間,卡派翠克為政府和研究機構做咨詢,1968至1978年攻讀並獲得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學位,1973年成為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教授。1985年離任後,卡派翠克繼續在喬治城大學擔任教授,並在美國企業研究所(AEI)擔任資深研究員。

2003年,布希總統任命卡派翠克率美國代表團,參加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在會議上,她充滿勇氣和激情的聲音再次在聯合國響起。她尖銳地批評人權委員會跟不上時代的步伐,不僅對世界上很多嚴重迫害人權的行為視而不見,反而對不少違反人權的國家和政府加以保護。

1985年後,卡派翠克把生活的重心越來越多地轉移到作為母親和妻子的角色。在1998年接受《世界與我》雜誌訪問時,她表示丈夫工作養家,她應該多和孩子們在一起。

她說,很多人問我,你不覺得可惜嗎?在過去的10年裡,如果沒有待在家裡,那麼妳可以有多少成就呀?我的回答是,這麼做沒有使我變軟弱,它使我更堅強。我不後悔,如果再來一次,我還會這麼選擇。
卡派翠克於2006年12月7日在美國馬里蘭家中去世。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