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八旗子弟從商與中西方的太子黨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最近一段時間,關於新「八旗子弟」,亦即中共高幹子弟,或稱太子黨的,他們的財富及其在商業領域權勢的討論,再度引起了人們的興趣。日前我接受自由亞洲電台的採訪,主持人也談到了在中國的太子黨、他們手中的財富、所控制的金融、外貿、國土開發、大型工程、證券等5大領域以及這件事背後的社會意義。 

這些新八旗子弟掌控的,為甚麼是這5個領域,而不是農業、能源、社會保障、教育和衛生,那些中國更亟需的領域呢?這其實一點也不奇怪,因為這些領域是賺錢最容易、最迅速、變現最便捷,並且轉移、挪用賺來的錢最方便的領域。就像一百年前美國著名銀行搶劫犯威利.薩坦(Willie Sutton)說過的,人們問他為甚麼搶銀行,這個茫然但不乏坦率的江洋大盜回答說,「因為那是錢的所在」(Because that's where the money is)。薩坦甚至寫了本書,書名就叫《錢的所在》(Where the Money Was)。

輿論界認為,這就像是鄧小平所說的「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的一個充份的定義,或一個明確的腳註。這誠然是不錯的,但是呢,這未免太低估了竊國者的胃口。它不是「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而是讓「一部份人更富起來」。 

早在當年林彪事件之後,從隨後奉命「落井下石」的官方媒體上,我們已經知道了當時中共特權階層及其子女在「為人民服務」的幌子下,遠遠超出一般民眾想像,窮奢極慾的生活方式。那些「銀質打火機、彩色電視機、中央空調」在他們之間使用時,遠比中國老百姓第一次聽到這些名詞早了十幾、二十年。 

平心而論,這些太子黨人士所掌握的重要權柄,對商業利益的控制,也不全是他們自己的錯,因為他們本人是沒有選擇出生在甚麼樣家庭的權力的。如果要追究的話,那是制度的問題,是他們的父輩運用自己的權力和影響,為自己的兒女謀得了超出一般人機會的特權。 

然而這些人在中國已經越來越多,每天在非常重要的企業位置上做重大的決策、日常的決定了。從工商管理的角度,探討一下這些人從商的優勢、劣勢、長處和短處,以及對中國社會的影響,應該是很有意義的。 

一個從中國大陸來美的留學生,畢業後在美國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工資待遇都不錯。工作一段時間後,他抱怨說,美國沒有民主,因為公司裡一切都是老闆說了算。這位老兄把民主的概念用錯了地方,忘記了民主權力是政治上的,是人們的社會權力,而企業管理中是沒有民主,也不需要所有的人投票的。企業中必需實行總經理負責的制度,需要責任和權力的平衡。 

說起來可能有人覺得難以置信,但在商言商,在今天中共治下的中國,太子黨掌控,如此具有裙帶關係的任命,其實是有利於企業效率的。因為這些國有公司董事長、總經理是特權任命的,沒有人會置疑他們的權力,也沒有人可以挑戰他們的權力。如果這些人不是尸位素餐,而是願意有所作為的話,權力的穩定性有保障,董事長、總經理不必擔心明天會丟掉權位,會有助於企業的長遠規劃、長期發展。在美國和西方,企業管理中的一個弊端就是,因為人們急於得到立時的補償,股東們要立即的股市表現,這些壓力迫使管理層急功近利,追求短期效應,而往往忽略了公司的長期戰略發展。 

太子黨從商的另一個「好處」,是他們之間基於血緣的、緊密的橫向聯繫,這可以使他們的各種公司在資源、市場、資金、人力上互相補充、互相通融。在日本和韓國,他們有各種公司集團,比方三菱集團旗下有重工、汽車、貿易、零售和銀行業務,這使得日本和韓國公司比美國公司有更大的生存能力。太子黨交叉控制的中國公司,也可能會產生類似的合力效應,使中國公司在與歐美公司競爭時處於有利地位。 

不言而喻的,裙帶關係帶來的短處和弊端也是無窮的。即使對這些高幹子弟管理者本人來說,也不盡然是好事。沒有人才的淘汰、優勝劣出,沒有競爭的機制,管理層的競爭力、管理能力和藝術就會有問題。在中國內部,這可能沒有太大關係,一旦企業走向國際市場,在自由競爭的環境下,這個弊端就會顯示出來。近年來,中國企業出擊國際市場屢屢失利,也許應該探討一下高層管理人員是否有勝任能力的問題。 

對比中國和西方社會的「太子黨」,也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有人會問,在西方社會,比如在美國,有沒有太子黨,那些高幹或富豪的子女是如何在商界馳騁的呢? 

美國政治人物家屬的商業行為,是受到媒體高度監督的。賓夕法尼亞州前眾議員科特.威爾頓代表賓州第七選區,是眾院七朝元老、眾院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也是賓州資格最老的眾議員;他還是美國民選官員中唯一在中國大陸的國防大學兩次演講的人。在國防、軍事和中美關係問題上,威爾頓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威爾頓的女兒,以前經營一家國防諮詢公司,從俄國人手裡拿了些錢。結果呢,威爾頓涉嫌蔭護女兒的公司,在2006年的中期選舉中黯然失利。 

在股份公司和私人企業裏,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由董事會決定,董事會由股東大會選舉產生,有足夠投票權的人們當然可以選擇家族中自己的子女。但一般來說,子承父蔭的從商在美國社會普遍不被人們看好,人們更著重任用經過系統培訓、有經驗的職業管理人員。 

美國子承父業一個經典的例子就是福特公司的創始人福特家族的故事。1919年,亨利.福特把位子交給了兒子艾佐.福特(Edsel Ford)。艾佐掌管公司期間,從1958年到1960年,福特生產了一種新型號的小汽車,就用「艾佐」(Edsel)的名字命名。結果呢,這個短命的汽車牌子現在是美國汽車工業史上最著名的失敗例證。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