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招聘漢語特工 澳洲政府撩開面紗

?"
二○○五年七月三十日,前中共六一○辦公室官員郝鳳軍(右)及陳用林(左)在墨爾本維省華聯會舉辦的「陳用林現象座談會」結束後在場外接受媒體採訪。(新紀元)

2006年歲末澳洲主流媒體《澳洲人報》報導澳洲情報局(ASIO)正大力招募華語背景的青年加入情報系統,撩開了自中共外交官陳用林、郝鳳軍力證中共在澳洲有上千名間諜以來,澳洲政府對指控的真實性態度的面紗。評論認為澳洲情報局的舉動也顯示澳洲政府儘管想與中共維繫良好關係以獲得經濟上的實惠,但也不甘被滲透而決意暗中抗衡的姿態。

澳洲成為中國間諜重要目標

澳洲情報局招聘漢語人才的消息,澳洲各大媒體網站紛紛報導,國際媒體也對此顯示關注。路透社、CNN、BBC等媒體報導顯示,澳洲政府高層相信,澳洲在近年成為了中國間諜的重要目標,特別是在跟軍隊有關的技術和戰略政策秘密等方面的消息。有網民說:「中國在過去的十年建起了他們的勢力,他們的活動變得更加具有侵略性。」
 
面對中共否認它在澳洲間諜的指控,澳洲情報局說,中國間諜們多以外交人員身份出現,還有的喬裝成商人或遊客。前中共官員郝鳳軍在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說;「前不久,原悉尼的學運領袖楊軍披露的中共收購尖端武器『金屬風暴』一事,就證明中共對軍事領域的滲透更感興趣,不論是歸國的華僑或在本地的華人,都是中共要利用的目標。」

招特工提升反恐能力

一年多前,前中共官員陳用林爆出中共在澳有上千名間諜,澳洲政府表面上不置可否,但在2006年3月份,澳洲總理何華德宣布,澳洲聯邦內閣已批准加強情報機構和反恐立法,並將額外招聘150名情報特工,以提升安全部門的情報收集和反恐的能力。此次澳洲媒體更披露澳洲情報局急需的語言人才主要是阿拉伯語、漢語等語言。

儘管2006年歲末澳洲聯邦律法部長雷鐸在接受訪問時,拒絕透露澳洲政府是否擔心中共在澳洲增加的間諜活動,但澳洲的媒體在報導時毫不隱諱地直指澳洲情報局行動,是應對在澳洲日益增加的中共間諜。還有評論說,阿拉伯語是一些伊斯蘭極端分子的主要語言,作為反恐需要可以理解,而把漢語放在其中,政府的用意不難揣摩。

一位華裔思瑞小姐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澳洲政府公開地招聘特工,與她在中國的生活經驗相比較,她覺得非常有意思。她說,在中國招聘特工都是秘密的,被招的人多數都不知道自己將要做什麼,還真沒見這麼大張旗鼓的。她認為,澳洲政府這樣做或許還有另外的目的,那就是敲山震虎,既不影響繼續維持與北京方面的貿易利益,同時給北京一個警告。

2006年10月英國軍情六處也在公開招募漢語人才,而早在英國之前,美國的兩大間諜機構已經大張旗鼓地公開招募漢語人才,甚至還明確表示,華裔人士將更為理想。

曾派駐北京工作的前中情局(CIA)特工、美國國會美中安全檢討委員會成員沃策爾就表示,「做情報工作要做到深入虎穴、知己知彼,最好由同宗同種的華裔擔任。」據《星期日泰晤士報》透露,招募漢語間諜,其目的在於對抗中國在中亞以及其他亞洲國家的影響。

自由主義法學家袁紅冰曾說,中共的在世界各個領域的滲透的目的,就是要建立它的政治殖民地。

負薪救火還是亡羊補牢?

與招募阿拉伯語人面臨重重困難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漢語人才的招聘似乎頗為順利而顯示出「人才濟濟」。《澳洲人報》披露的消息說,ASIO招聘的新人們可以講流利的中文,在一個新成立的反間諜小組就任,旨在專門對抗在澳洲境內增加的中國間諜。不過就有評論說,招徠的人才也存在甄別問題,講白了就是不要將中國間諜招進來,那可就是負薪救火了。

不過郝鳳軍對此卻不乏肯定,他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從05年初我出來指證澳洲有大量中共線人監控異見人士和宗教人士(特別是法輪功學員),到現在已經有將近兩年的時間了,而且我在中國的時候就經常收到來自澳洲的情報信息。我在想,澳情報局今天才把這個問題提出來 ,是不是有點太晚了,因為時間拖得太長,這些所謂的間諜已經潛伏下來,再想把他們找出來,已經是相當困難。不過晚做勝於不做,最起碼他已經注意到中共的滲透已經在對澳洲社會、科技、文化甚至國防產生影響。」

對華人生活的影響

郝鳳軍表示,他相信澳洲情報局的這一舉動,並不會對在澳華人的生活產生多大的影響,他說,「因為我相信大多數海外華人都是熱愛這片民主自由的土地的,都希望在這裡長久地安居樂業。只是有極少數的人因為受到中共的利誘或脅迫,在這裡充當監控異見人士和信仰人士的線人或中共間諜,我相信這也是違背他們自己的本願的。但是歷史總有翻過這一頁的那一天,就像前東德和前蘇聯共產解體、檔案解密了以後,那些對人民犯下罪的人的下場會是他們的前車之鑒。 」「當然,我們也高興看到,在國際上譴責共產制度漸成共識的今天,澳洲的情報局本著國家利益出發,開始重視來自中共的真正威脅,這是和澳洲政府以經濟利益為第一目標擴大與中國的貿易往來是有不同的考慮角度的。這也說明澳洲是三權分立的民主政治,和中共治下,一切服從黨的利益的一黨專政是完全不一樣的。越來越多的人們看到了,只有一個民主的中國才會給世界帶來和平。 」z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