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四川大竹暴動背後 中國女性的悲哀

?"
四川大竹縣城萊士德酒店一個16歲女孩被3個官員強姦致死,引發群眾抗暴運動,當局出動警察鎮壓,圖為抗暴現場。(網絡圖片)

民眾放火燒萊仕德酒店。(網絡圖片)
 

深圳公安將100名被捕的妓女和嫖客示眾,在眾目睽睽下公開審判。多數女疑犯則將長髮散落遮蓋雙眼,其中一名港人用雙手遮擋眼睛,似乎擔心被熟人認出。(Getty Images)

新年伊始,在四川省大竹縣的萊仕德酒店因為當地3個官員強姦致死1位16歲的少女,導致一場持續數日,多達數萬人的燒酒店、與警察衝突的抗暴運動。這個大規模群體運動發生在「天下未亂蜀先亂」的四川,預示2007年的中國更不會風平浪靜。

一個美麗的少女就這樣匆匆地畫上人生的句號,令人扼腕。大竹縣民眾在怒火延燒後,開始冷靜下來探討這個悲劇的背後原因。 除了對行兇者與當局的憤怒,一些網民也開始深刻地反省,現代版「紅顏薄命」的背後折射出,一個被制度化的「性」吞噬了的社會中,女人無法擺脫的悲劇和無奈。
 
怒火延燒萊仕德酒店

受害少女楊莉(網上另傳名楊代莉)初中畢業,身高近一米七,樣貌漂亮。她在2006年10月到萊仕德做酒店迎賓小姐。12月29日晚,她被3名到酒店消遣的官員看中,點名要她陪酒。

30日凌晨約2點,她卻被發現死在酒吧的包房內,「下體大量出血,身上被針刺了很多小孔,幾顆牙齒被打掉,舌頭被咬斷,乳房被割掉,下身被弄爛等」,疑遭3名官員在酒店輪姦並虐殺。酒店聲稱楊莉是酒精中毒而死,家長不服,要求當局交出兇手,半個多月毫無結果,激起民憤。

1月12日起酒店外面群眾開始聚集,由上千人到幾千人。家屬抗議期間,酒店企圖用50萬人民幣私了被拒絕。17日,數百名學生到場觀看,遭到現場警察的毆打,多人受傷。憤怒的民眾開始衝進酒店砸東西、放火燒酒店,大火經過5小時後才被熄滅。當日酒店外聚集民眾多達五、六萬人。

據悉,這是該酒店在開業不到半年,連續死在飯店的第三名少女,前兩名少女死後也被人在手上用針頭打些針孔,製造因吸毒打針致死假象,亦有1名保安因目睹官員的秘密而被殺人滅口。而大竹縣縣委書記王偉幾次在開會時發言:「不就是死了個服務員,屁大點事!」連串惡行令當地民眾的不滿日益升溫。

目前,大竹縣公安局長賴勁松和縣委書記王偉被停職檢查。萊仕德酒店調酒師劉持涉嫌強姦犯罪,現已被刑事拘留,不過當地民眾稱其為替罪羊。

「天下未亂蜀先亂」

發生在四川的抗暴事件備受關注,在歷史上有「天下未亂蜀先亂」的說法,學者分析其原因是,歷史上蜀地往往遠離中原王朝的權力中心,加上交通不便,所以中央權威對蜀地的影響比其他重要的省份要弱些。一個強勢中央或許還能鎮住蜀地,但一個弱勢中央可能就鎮不住了,因此「蜀先亂」被認為是一個王朝走向覆滅的徵兆。

近幾年在四川發生了多起群體抗暴事件。2004年10月18日,公務員打人引發重慶萬州數萬人衝擊政府大樓,民眾焚燒多輛警車及消防車,當局派上千防暴警察鎮壓,雙方激烈衝突。

10天後,四川的漢源縣也發生大規模抗暴。當地五、六萬名農民,因不滿政府強制拆遷而靜坐,想阻止大壩截流,學生隨後也加入了近十萬人的遊行隊伍,衝擊縣政府大樓;當局急調來萬名武警鎮壓,雙方衝突激烈,死傷人數不詳。

去年11月,四川廣安數萬民眾大規模抗議當地醫院拒絕治療誤服農藥孩童,警民激烈衝突,3名學生、1名警察被打死,多人受傷。憤怒的群眾燒了3輛警車,1輛摩托車。

幾次衝突的特點是民眾抗暴的人數很快就達到上萬人。天網黃琦說:「大竹事件民間的動員能力可以說超過了『六四』,你想,區區那麼少人口的一個縣城,能迅速動員幾萬、近十萬人,這個現象是值得海內外共同考慮的。」

據報導,2006年在中國發生的抗議活動創歷年之最,有8萬7,000宗。大竹事件為2007年的大規模抗暴事件拉開序幕。而這次的「蜀先亂」是否伴隨「天下亂」值得觀察。

大竹事件折射中國女性的悲哀

很多人在憤怒的同時,也為少女的慘死而惋惜。一些人在思考這樣的悲劇如何避免降臨在更多的女性身上。其實該事件折射了在貧困加上半制度化的性開放的中國,很多婦女面臨的是無法擺脫的結局。

楊莉事件是在整個中共腐敗官場文化下必然的產物。中共官員縱情聲色犬馬非一日之寒。中共奪取政權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讓其幹部換掉農村老婆,許多女大學生就在組織需要的名義下,糊里糊塗地做了官太太。

中共官員現在更是時尚包二奶,據中共官方媒體報導,在全國各地被查處的貪官汙吏中,95%都有「情婦」、「二奶」,一些領導幹部包養情婦一度到了公開、半公開的地步,帶著情婦出入酒席和公眾場所,甚至互相攀比炫耀。

更甚者,2005年爆出中海油田領導幹部集體嫖宿女中學生的醜聞。有老師牽頭,這些幹部嫖宿女生導致懷孕。這個案子已經涉案一百餘人,僅女學生就有近20人,這些女生小的才15、16歲,大的也不過18、19歲。

中共官員的腐敗,為整個社會「性」觀念的敗壞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加上官員貪污造成社會財富分配不均,很多女性或為貧困所迫而投入性產業。隨著事件推移,「三陪」、「二奶」等花樣層出不窮,最近一些地區還出現了「同床保姆」,每月數千元。

另外,在大陸各大小賓館暗娼普遍,外表是正常職業,但是背地卻是賣淫黑窩,也令婦女們防不勝防。隨著性開放而來的是性傳播疾病,目前中國愛滋病、梅毒等猖獗,大有失控之勢,很多婦女深受其害。

由性氾濫所導致的社會危機,在中國大陸不僅僅局限在「社會」層面,它也將影響到中國政府當局的政治決策和政策走向。正如美國哥倫比亞新聞2007年1月10日所報導,就連胡錦濤本人也並不否認這種「重大挑戰」的存在。

然而,中國的性產業給每年的GDP帶來不小的百分比,因此官員們樂此不疲。這為性產業的半制度化建立了最佳藉口,而這產值的背後卻是中國女性的辛酸。

近日多種國際媒體詳細報導了中國的嚴重社會問題,它們都離不開一個字:性。在一個正常的法治社會裏,人們一般很難將「警察」和「妓院老闆」兩種不同的職業聯繫起來,但是在中國,公安開妓院已經屢見不鮮。

如河南省鹿邑縣法院日前宣判了一起組織賣淫案。該「妓院」的後台老闆竟是該縣公安警察,妓院後門與縣委大院相通,賣淫女甚至袒胸露腹地進出縣委大院。此外,該公安局民警為了從罰款中提成,還強迫處女承認「賣淫」。

妓女產業為當地警察帶來滾滾財源,除了警察開妓院,很多地區警察通過抓妓女、敲詐嫖客生財。在關鍵時候,這些女性又會成為警察們「掃黃」有功、加官晉爵的手段。2006年11月,吳邦國訪問香港前,深圳公安展開60天的掃黃行動,將100多名妓女和嫖客捉捕後遊街示眾。

中國社會下女性的悲劇可謂罄竹難書,楊莉的結局不過是滄海一粟。16歲花季少女的慘死,已經喚起了人們對她的同情,和對無數同類遭遇女性的同情。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