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日學者:漢字能豐富心靈提昇道德

日本去年經民意調查後,最終用「命」字來代表2006年日本社會的特徵。「命」除了代表日皇皇孫悠仁的誕生外,同時對這一年內頻繁的自殺及校園欺凌案件的發生表示痛惜。日本漢字教育振興協會事務局長氏川弘行在總結自殺和校園欺凌率偏高的社會現象時指出,這與日本教育方針中忽視漢字教學有直接關係。有學者認為,社會上普遍缺乏倫理道德觀,一味追求慾望。這都與日本語表達水平下滑有直接關係。國語(日本語)是基礎,而漢字是國語(日本語)的基礎。

日本使用漢字的歷史

日本語辭典中的漢字幾乎不亞於一本中文辭典。不過在實際生活中,現今日本語中的常用漢字被規定為1,600字左右,分在小學及中學教授給學生,而其中約有一成漢字被簡體化。追溯歷史,日本雖然在盛唐時期引入漢字,但是也經過長時間的爭論。早在1866年日本學界就曾經有廢棄漢字使用的倡議。有資料顯示,這是因為當時的日本擔心成為中國的殖民地。而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也發生過多次有關爭論,致使日本教育方針中加入限制漢字使用的規定。

漢字是開啟智商的鑰匙

氏川先生指出,漢字本身擁有獨一無二的優勢,不論日本人還是華人,使用漢字的人頭腦都是很靈活聰明的。中國古人造字時,都將字義內涵穿插其中,遠遠超過英文、法文等,因為它們只是表音字,代表一種聲音,沒有實質的意義;漢字則是一種表意文字。經過測試,聽與看(漢字詞彙)相結合,比單靠聽去記憶要強6倍,這也許應驗了中國古人所說「百聞不如一見」。

氏川指出,漢字是語言能力的基礎,不但能夠提高學習能力,還是開啟幼兒智商的鑰匙。故認識詞彙越多,思考能力越高越豐富。他舉例說,醫生或律師都認識他們特有行業很多專有名詞,進一步分析則是詞彙儲存在倉庫裡一樣,思考的源泉是來自這個詞彙儲存倉。

以下是個很有意思的研究:日本曾經為是否使用漢字表達路牌做過試驗,路牌分別寫上羅馬字拼音、日本平假名及漢字,結果發現,羅馬字拼音的解讀速度為1.5秒,日本字為0.7秒,而漢字則是0.06秒。漢字每個字都隱藏了其既獨特又鮮明的意思,一眼即能正確迅速的喚起詞義。作為傳達資訊或語言來講,沒有任何文字能有如此傑出的功能。

漢字與嬰兒不可思議靈犀相通

氏川說:「漢字比講話更加容易讓嬰兒接受及理解。」氏川不贊同人們認為漢字不容易令兒童認識的說法,他舉例說,在母親教導哺乳期嬰兒時,如果只是教讀音,嬰兒不容易馬上記住,但若讓嬰兒邊看漢字邊教讀音,嬰兒很快會記住,好像嬰兒與漢字之間有一種先天的溝通能力。

原來發現這一重大秘密的是特別推崇使用漢字及提倡漢字興國論的鼻祖──已故的石井勳先生,他是在50多年前教導自己兒子時無意中發現的。氏川介紹說,石井勳的長子就是最好的實例,畢業於著名大學並成為研究宇宙飛船的優秀人才。原因就是在很小的時候,學習大量的漢字詞彙。

在採訪過程中,氏川多次讚嘆漢字的優秀,他表示,中國古人造字時就將字的意義及內涵穿插在漢字內,他相信漢字是神傳文化。

而在古代的日本語中有「言靈信仰」,換言之他們相信「言靈」擁有言出必行的實現能力,所以自古以來日本人都不乏對「言靈」的歌頌。

漢字培養道德人性

「漢字豐富心靈,令道德提升。」這也是該協會提倡漢字的原因之一。氏川解釋說,這源自於孔聖人的《論語》。只要認識漢字就能閱讀《論語》。

他說:「孔聖人的《論語》是經典中的經典,道德就是心的問題。」在《論語》中,仁義道德是其核心,即教導人們寬厚有德行。他感慨的指出:「如果人人都本著『仁』做人,就不會發生那樣多社會問題。」

據資料顯示,這也是日本皇室男性繼承人都離不開「仁」字的原因,如現在的天皇明仁、皇太子德仁及文仁、剛出生的皇孫名為悠仁。

在該協會屬下只接受0歲至3年級孩子的漢字補習學社內,就直接教授兒童閱讀《論語》。

石井勳早年曾經同時教授大學生及幼兒《論語》,但發現幼兒較大學生更加快速流利的閱讀《論語》。他說,人的記憶力最好是在0至5歲階段,應該在這個時期將最好、最優秀的知識教給孩子,讓孩子擁有良好豐富的心靈發展。

有學者認為,社會上普遍缺乏倫理道德觀,只追求慾望。這都與日本漢語的使用下滑有直接關係。國語是基礎,而漢字是國語的基礎。

氏川推薦說,漢字擁有獨特及不可思議的功能,應該成為世界的共同語言。他解釋說,即使各國對漢字的讀音有點不同,但漢字本身的原意是相通的,如「犬」字日文讀「inu」,中文是「quan」,英語把它發音為「dog」,但漢字則通用。這樣不但可以保留漢字優秀的傳統文化,還不影響各國獨特的口語表達。

簡化字割斷民族根源

據《九評共產黨》介紹,中國的漢字凝聚了5000年文明的精華,從字形、字音到由此組成的成語、典故都包含著深刻的文化內涵。中共除了簡化漢字之外,還曾經推行過拼音化方案,希望從活的語言文字中消除文化中的一切傳統,後來因實在無法實施才作罷。

早前有報導指原日本駐泰國大使岡崎久彥感慨的表示,中日關係最好的歷史時期是在盛唐時期,當時的日本尊重甚至崇拜中國文化。但他與一些中國人專家見面後,驚訝於他們對中國古典知識的貧乏。

一位日本老年自衛隊成員本村指出,正是因為中國使用簡化字,割斷世世代代偉人留下來的古典文獻,等於割斷自己古老歷史及象徵民族意識的根源。

學者們認為,如此優秀精湛的漢字文化被簡化後,使漢字失去原有的文化內涵,使人們對漢字的認知能力降低,文化也會隨之低落。

日本精通中文的井上雄介認為,簡化漢字減弱了每個漢字獨有的個性,最重要是損壞了漢字先天的獨特優良品質。他認為包括日本在內應該恢復正體字(繁體字)的使用。

日本社會已經察覺到漢字在日本語中的貧乏將演變成一種危機,多位學者呼籲取消對漢字的限制,重拾大量運用漢字的國語政策。於是有團體製作漢字的檢定,電視娛樂節目中穿插漢字猜謎等,讓人們重新拾回對漢字的興趣及重視,同時還提倡中學開始教授古詩及呼籲教育界、媒體多運用漢字。X

在該協會屬下只接受0歲至3年級孩子的漢字補習學社,也定期舉行漢字牌遊戲,通過遊戲啟發兒童興趣及解讀能力。(日本漢字教育振興協會)

日本渡田小學校在進行2007年度學生開筆大會。圖為小學5年級學生在認真的寫字。(新紀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