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南海反腐風暴 直撲賈慶林

?"
從黃菊邱曉華的下場到衛星爆炸後胡錦濤的尷尬,江胡惡鬥日益升級。(法新社)

江澤民在上海親信陳良宇被中央撤職查辦後,江的嫡系高官落馬風捲進北京,中央專案組300多人在京調查,令江澤民在京親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賈慶林、北京市委書記劉淇等不寒而慄。近日,賈慶林親信北京市海淀區區長周良洛被審查,對另一個與賈慶林關係密切的人物世紀金源的董事長黃如論的調查也正浮出水面……
 

2007年1月3日,消息人士透露給海外媒體,北京市海淀區安寧莊村民起訴北京市海淀區區長周良洛非法批地,此案已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據稱周良洛非法批地事實清楚,證據確鑿。1月18日消息來源稱此案已轉到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審理。

該案受到特別重視,就不同尋常了,因為與此同時,1月16日最新出版的《求是》雜誌刊登了一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的文章,內容涉及當前的政改敏感議題,賈指出:絕不能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賈的言論被作為中共高層的決策導向而高調報導。

對賈慶林動手的正式信號

兩件看似不相關聯的事件,如果加進一個名字就串連起來了,極可能是外界期待已久的胡溫對賈慶林動手的正式信號。這個名字就是現任中共海淀區委書記譚維克,他是賈慶林從福建帶到北京的前任秘書。

按中共的慣例打大老虎總是先從二、三線人馬下手,比如江澤民搞掉陳希同,先抓的是北京副市長王寶森;胡溫扳倒陳良宇,先從其前秘書、寶山區區長秦裕及其「大管家」市委副秘書長任孫路開刀。

中共官場少有清官的基本事實,路人皆知。胡溫鎖定海淀區區長周良洛只是一個切入口,一旦其認罪交代,首當其衝的必是海淀區委書記譚維克。而譚維克與賈慶林的關係與秦裕和陳良宇的關係類似,都是跟隨多年的心腹秘書,譚對賈知根知底,攻克譚,賈就只能束手就擒。

江嫡系高官落馬風 捲進北京

江澤民在上海親信陳良宇被中央撤職查辦後,江的嫡系高官落馬風也捲進北京,中央專案組300多人在京調查,令江澤民在京親信賈慶林、劉淇等不寒而慄。北京官場人人自危,流行使用媒體露臉的方法來證明自己沒事,故一有風吹草動,就趕緊忙著將名字見報。

倘若沒有後台背景,幾個村民就能把北京最具權重的海淀區區長周良洛告進法院,根本就不可能。所以譚、賈二人是知道其中輕重份量的,於是賈在中共黨刊上高調發文,更緊要的是證明自己一切正常,發信號安撫手下人等。

但是此次胡溫顯然有備而來。隨著中共十七大的召開漸近,胡錦濤要「消除政治隱患」的心情越迫切。

降服京、滬、粵三地諸侯

在中國政壇上,北京、上海、廣東一向被認為是頑強地方諸侯勢力,任何中央領導人只要降服這3個地方諸侯勢力,則全國各地方諸侯歸順。

06年9月,胡溫在震動全國的「上海反腐風暴」一役中攻下了江澤民一個要塞──陳良宇派系,開除了許多上海官員。11月初,胡溫又向廣東高官攤牌,中共中央、中紀委下令:廣東省委、省政府、省人大主要負責人上京彙報工作──實際上是責成廣東省領導人作檢查,並列出了廣東省的十大罪狀,開始整治廣東官場。

10月26日,由政治局通過《關於黃菊留職休養》的決定,實際是軟方式,一舉結束了黃菊的政治生命。而解決賈慶林問題,自然成為十七大之前,肅清北京江保全下來的政治隱患的重要步驟。

「反腐風暴」鎖定賈慶林

早前,賈慶林的愛將北京副市長劉志華2006年6月被突然雙規,緊接著又傳出賈慶林在福建提拔起來的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長周金伙出逃美國。

此間,亦有紅色背景的媒體突然爆料賈慶林生活糜爛。報導指賈慶林的情婦為陳姓海軍女軍官,90年代中期已為賈慶林生下了私生子。

報導稱,賈慶林是在上世紀90年代初在福建擔任省長期間,與陳姓海軍女軍官認識的,之後在其前秘書、現任北京市海淀區區委書記譚維克的安排下,兩人關係深入發展。陳姓女軍官甚至在90年代中期為賈慶林生下一男孩,目前住在廈門。

去年6月7日,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長、寧德市市長周金伙突然外逃,逃脫了中紀委即將對他實施的雙規。周出逃前,留下兩封信,一封給聯合調查組,一封給福建省委。信中說:自己一走,反而省事,可以保護很多人,專案組也可以不那麼忙。還說:此案就到此為止,不要再枉費心機。

據《華夏電子報》刊登作者石鳴的文章報導,周金伙出逃,中央震驚!中紀委認定內部有人通風報信,開始徹查。知情人士披露:通風報信者為譚維克。譚冒死向周通風報信,是怕周被捕後,供出自己和賈慶林的醜聞。

知道中紀委決定的,只有兩類人:一是政治局委員以上的高官;二是中紀委內部工作人員。譚維克雖為副省級官員,也不可能知道中紀委要對周金伙雙規的決定。這表明,另外有人將消息洩露給譚。譚背後這個人,呼之欲出!

實際上,周金伙、譚維克二人,均為投靠賈慶林起家。周學過中醫,擅長按摩,賈任職福建時,周曾為賈按摩,獲得賞識。之後,只要賈一有什麼腰酸腿痛,周即應召而至,風雨無阻。在賈的關照下,周先後升官至福州台江區委書記、福建省直房地產集團董事長、寧德市市長、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長、全國人大代表。

周金伙升官後,迅速成為當地有名的貪官。曾與寧德市委書記荊福生(已被雙規)合夥,強毀福州江濱路民居,激起民憤。福州流傳順口溜:「福州貪官無天良,勾結奸商林X良,奪我祖屋殺我娘」。周曾想當福州市副市長,因聲名太臭而落選,調任寧德市長。

周上任後,即投桃報李,將福寧高速公路工程交由賈慶林女兒承包,賈女再通過賈的司機出面,轉包倒賣工程項目,空手賺進數億元。並用這些利潤完成了原始積累,目前在北京和丈夫李柏檀是北京地產界的著名人物,而賈的兒子賈岩在商界也頗具知名度。

周金伙任職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長,收入有限,但卻住在福州最高檔的別墅區──價格高達500萬人民幣的福州主題公園的獨棟大別墅。在荊、周二人統治下,寧德市貪污橫行,買官成風。荊倒台後,寧德縣級以上官員就有十幾人紛紛落馬,包括周寧「三光書記」林龍飛、福安市委書記林旭榮、寧德市委常委兼市委秘書長黃朝陽等,副省長陳芸則被中紀委「約談」,在賈的力保下過關。

賴昌星突然對媒體表態

正當賈慶林醜聞出口轉內銷,海內外沸沸揚揚之際,中國廈門「遠華走私案」首嫌賴昌星似乎受到啟示,突然對媒體表態說,他願向北京交代他與賈慶林夫婦及身邊人士交往的細節及過程,並相信只要講出來,「有人會下台」。

陳良宇雖然是自1995年以來被免職的中共最高領導人,但是,這場中南海策劃的「反腐風暴」,如果最終將政治局常委賈慶林清除,那將是自共產黨1949年掌權以來,因腐敗而被從中共政治局常委中驅逐的「第一人」。

賴昌星案發後,賈慶林的妻子林幼芳對外表示不認識賴昌星,急於撇清關係。賴昌星強調說,憑他提供的線索一定不會抓錯人,只要中央把這些人抓起來問,「賴昌星住在什麼地方,你去看過他沒有,他拿什麼給你」,他們就會害怕,馬上會講出事情。

不過,具體提到他與賈慶林的關係時,賴昌星表現出不願現在透露「細節」。他表示,賈慶林任福建第一把手時,他和賈慶林經常見面,雖然賈慶林沒有直接向他拿錢,但經常收受他禮物,都是「最好的東西」。

賴昌星指出,賈慶林的妻子林幼芳「她怎麼可能不認識我?我曾幫她與一個姓莊的合作伙伴擔保一個生意,包括廈門的一塊地,當時林幼芳還很感謝我。」賴並指出,他與賈慶林的前任秘書、現任中共北京市海淀區委書記譚維克也很熟悉。

林幼芳是個「本事人」

賴昌星透露,林幼芳是個「本事人」,和商場上很多人有不少生意來往。他們夫婦(賈慶林夫婦)與澳門商人、中共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顏延齡關係密切,他們早在1986年後就合作開辦「惠海旅遊服務公司」,當時壟斷福建省到澳門的旅遊票及證件,賺了不少錢。

賴昌星還說,賈慶林的前任秘書譚維克拿了他什麼東西,他會告訴中紀委。他形容譚維克喜歡和生意人打交道,專交商場的朋友。

賴昌星說,中共的官員都愛錢、都想要女人,只要覺得穩妥,就會去沾;只要覺得可靠,都會去拿。賴昌星談賈慶林時特別強調這點,含意明顯。

廈門「遠華走私案」涉及走私金額高達人民幣500億元,被查辦官員達1,000多人,其中20人被判處死刑(包括死緩),多人被判20年重刑,成為中共建政以來牽涉最大的走私案。

江澤民力保的親信賈慶林。(法新社)

江澤民死保賈慶林

2000年11月下旬,中共政治局就曾圍繞是否應該追究賈慶林遠華案責任問題展開了一場激烈鬥爭。當時的中紀委書記尉建行在會上指出,遠華案始發期和作案高潮期,是賈慶林擔任福建省委書記、賀國強擔任省長期間,賈、賀負有失職責任的事實不容抹煞。

尉建行還指出,遠華案期間,賈賀直接或間接地接受不正常和來路不明的財產、財物違反了黨紀、觸犯了法律。並強烈要求賈慶林承擔遠華案瀆職過失。

但當時的中共黨魁江澤民為了自己腐敗集團的利益死保賈慶林,並挾持政治局多數,否決尉建行的要求。據中共在黨內外搞的民意調查,對賈慶林工作滿意的,僅佔17%至20%。

北京人所周知的「黃老闆」

另一個與賈慶林關係密切的人物就是世紀金源的董事長黃如論。黃如論出生於福建農村,35歲之前一直在家鄉做小買賣。1986年,黃如論隻身前往菲律賓淘金,曾在多個國家從事貿易。1991年,他返回家鄉,開始投資於房地產業,並發展成為福建最大的私人房地產商。

上世紀90年代末,黃如論的金源集團將重心轉向北京市場,投到賈慶林的門下。海淀區郊區「四季青」人民公社,是北京最有潛力的地皮,據說大量批給了黃如論。黃以370萬平方米的超大樓盤震驚業界,在北京一舉成功,幾年後成為中國第一的房地產公司。

以後,黃在重慶、昆明都有所投入,還向酒店和商業領域擴張,已擁有多家五星級酒店。黃如論持有金源集團15%的股份。

黃如論出生福建連江,和反腐地委書記黃金高是同鄉,據說還有遠親關係。黃金高出事後,黃如論曾經找到黃金高,要出面幫他擺平,代價是連江的開發區繼續給福州市委書記的親戚,但被黃金高拒絕。

胡借中紀委以「反腐」名義整垮上海幫,橫掃京滬及地方親江勢力。圖為中國上海。(法新社)

周金伙的老婆早就偷渡到美國,並拿到綠卡,為周外逃美國埋下伏筆。全福州人都知道,周的老婆住在美國,但有賈慶林關照,周毋須向組織部門報告,其提拔考核中也沒有老婆定居美國的記錄。據說,周夫婦在美財產至少高達1億美元。

黃如論處事非常低調,從來不接受外界採訪,深居簡出,在北京的總部,保安和女服務員都從福建招人,從來不用外地人。但出手很大,北京那個圈子裏都知道他給錢給得爽。黃如論捐款史上最廣為人知的一次是在北京非典時期,以世紀金源集團的名義,分別為北京市和海淀區捐款人民幣1200萬和200萬,這是當時北京最大的一筆非典捐款。

而他一次性捐款數額最大的一筆則是2003年在家鄉捐資人民幣1.8億元,建造了福建江夏學院。據媒體報導「中國慈善排行榜」黃連續第三年成為年度最慷慨慈善家,至2006年累計捐款達人民幣5.8億元。胡錦濤上台後,世紀金源非常低調,基本處於收縮。

黃如論補賈家空缺

黃如論是個精明人,他的獨特之處可能在於琢磨出一套和大貪官打交道的保全之法,就是低調,不張揚,無負面報導,大量的捐款是最好的形象打造。當然真能做到也和一個人的品質有關。黃如論說:「我這個人一不賭二不嫖,也不吸毒,我的錢連我兒子一輩子也花不完,乾脆拿出來做點有意義的事情好了。」 他說,現在對於個人而言,金錢只是一個符號,再多的錢也是一樣。

接觸過他的人談到,在他身上總覺得有很多令人疑惑之處。這個疑惑可能就是胡溫要搞明白的地方,很可能就是有關賈慶林的罪證帶給人的壓力。

貪官身邊沒有鉅賈是玩不轉的,賴昌星在賈那裏的的空缺,黃如論正好補上了,所不同的是,一旦有事,可能黃如論保全自己不會像賴昌星那樣辛苦罷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