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江胡惡鬥 逼近公開攤牌

近來江胡鬥的主要看點一是山東魯能集團私有化所牽扯的曾慶紅露餡,二是大陸搜索引擎釋放的江綿恆醜聞,還有黃菊的交權和邱曉華被雙開,以及軍方炸毀衛星給胡錦濤帶來尷尬。

十七大前,江、胡、曾各派勢力拆台造勢之爭已達白熱化。圖前為曾慶紅,左起江澤民、胡錦濤及吳邦國。(法新社)

江胡鬥在經歷長時間的潛伏期後,直到2006年5月青島北海艦隊的幾聲炮響,死裏逃生的胡錦濤才認識到江胡鬥的生死結,遂而展開了一系列反擊,而江派人馬也頻頻出招,幾個回合下來,只殺得硝煙一片。

700億國有資產進了曾家大院

1月8日,以敢言著稱的大陸雜誌《財經》再度揭開一驚天秘密:山東最大型國有企業魯能集團在「轉制」中悄然易主,兩家名不見經傳的北京私人企業竟以人民幣37.3億的收購價,獲得總資產738.05億的魯能集團91.6%的股份,導致700多億國有資產流失。這筆買賣的幕後主角是曾慶紅的兒子以及兩個政治局委員:湖北省委書記俞正聲和新疆黨委書記王樂泉。

報導這期《財經》封面故事「誰的魯能」,是人稱「中國良心」的中國首席財經記者:胡舒立。有人稱,這次胡舒立是代胡錦濤出征。觀察者認為,胡錦濤在反腐敗過程中,大體上部署了三部曲:第一步是拿下陳良宇,單刀直入強攻「上海幫」;第二步是鬥垮劉志華,步步為營智取「北京幫」;第三步,則是敲山震虎阻嚇「太子黨」。魯能轉制正好給了胡錦濤這樣的機會,來遏制「太子黨」頭領曾慶紅的勢力。

去年「兩會」期間中央政治局有關公佈黨政幹部財產的議案遭否決,反對票的是:賈慶林、黃菊、李長春、王兆國、回良玉、賀國強、俞正聲、陳良宇、張德江、王樂泉;投棄權票的是:吳邦國、曾慶紅、曾培炎、劉雲山、劉淇。從投反對票和棄權票名單中,就可看出中共高層貪腐的嚴重性和囂張程度。

網絡曝光江綿恆醜聞

今年初開始,在中國最熱門的搜索網「百度」、「愛問」上,昔日連「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等詞查詢都會顯示「敏感信息」的互聯網,卻破天荒地出現了不少有關江澤民長子江綿恆的負面消息,並出現了「江綿恆貪污」、「周正毅江綿恆案」等搜索詞。

據悉江綿恆用周正毅同樣的手法,在上海靜安區緊鄰的普陀區圈了一大塊地,官商一體的江綿恆,現任中科院副院長,同時兼任多家通信、汽車和交通集團的董事。據中紀委調查,江綿恆貪污所牽涉的金額,比「上海幫」陳良宇等人,數量更加驚人。這位紅頂商人是否成為江胡鬥的下一目標,還需拭目以待。

黃菊交權 邱曉華被雙開

1月19日在剛結束的中國金融工作會議上,原分管金融的副總理黃菊,不但沒有露面,連寫個賀信、打個電話表示自己政治實力尚存的常用手法都沒有,外界普遍認為,黃菊的交權必定是因腐敗大案動搖其根基所至,顯示其後台老闆江澤民已無力保他,甚至要棄車保帥了。

國家統計局原局長邱曉華因收受50萬現金、涉嫌重婚罪等,被開除黨籍和行政公職,並移交司法機關處理。香港媒體評論說,邱曉華落馬主要原因是他直接牽扯到上海社保資金案,抓他就是為了打擊上海幫。

江系反撲 再三讓胡出醜

1月8日,胡錦濤在北京會見日本公明黨代表時,接受其邀請,答應今年6月訪日,但3天後,曾慶紅對日本代表團表示,胡今年內不能訪日,因為溫家寶早已確定在今年4月訪日,不能在一年內安排兩次訪日。

外界評論說,胡做出的外交承諾,本該實現,即使有變動,也該由他本人處理,曾慶紅的介入無疑嚴重損及胡的威望。

外界傳曾慶紅要求胡在明年把國家主席一職「禪讓」給他,而曾把自己目前的黨務工作轉給胡。專家分析說,胡一旦交出國家主席職位,就會在外交視野中消失,而胡在黨內和軍方實力,尚不夠與江系人馬抗衡。

中共軍方在1月12日發射地面導彈摧毀廢棄衛星,《紐約時報》報導,身兼軍委主席的胡錦濤,可能不清楚詳情,以致面對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彈時長時間保持尷尬的沉默。

中共軍方在此所表現出的冷戰時期的強悍態度,讓胡的國際形象受到很大打擊,同時也顯示出胡對軍方控制能力的欠缺。中國軍隊內部發生的事情,比我們外界所知道的要嚴重得多。

法輪功是江胡鬥關鍵點

許多人對江胡鬥的激烈程度認識不清,許多人不理解為什麼江澤民不能像葉利欽那樣自然引退,而換來江胡同樂呢?為什麼江澤民曾慶紅要聯手暗殺胡錦濤?而胡錦濤又不顧一切的想打垮江家幫呢?答案就在法輪功上。

儘管法輪功問題成了江氏集團以致胡溫當政的最大禁區,事實上,決定江胡鬥之所以你死我活的主要原因就是法輪功。江一手發動的對上億民眾修煉真善忍的鎮壓,不但讓中共徹底喪失了天意民心,也讓迫害元兇江澤民走上了不歸之途,法輪功成了江的一大劫數。

據法輪功信息中心報導,從1999年7月20日以來,數萬法輪功學員被折磨致死,數十萬被非法關押,數百萬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數千萬被剝奪基本人權,江氏集團不光採取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連法西斯都沒採用的「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通過移植手術來謀取暴利」的反人類罪行,在江氏人馬的指揮下都發生了,全國300多家勞教所,數十家醫院以及中共軍方參與了其中。

在江系人馬的指揮下,全中國300多家勞教所,數十家醫院以及中共軍方通過「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手術」謀取暴利。圖為法輪功學員演示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謀取暴利的惡行。(法新社)

不光在中國大陸法輪功問題被高壓封鎖了,就連一些西方民主國家,為了經濟利益的誘惑,不少政要也對法輪功學員人權的被剝奪視而不見,法輪功問題成了當今全球最大的盲點,一個刻意被忽視的,然而又是最關鍵的一點。

江派人馬意識到,一旦權力旁落,他們所犯下的罪行必然遭到清算,受到法律的嚴厲制裁。要保命就得保權,權命相連,寧可捨命也不能放權,否則不但性命難保,還會遺臭萬年。

對胡溫而言,如果沒有實權,也無法阻止江氏集團繼續將中國陷入全面崩潰的邊緣,要奪權,在對方看來就是要取其命,性命攸關之爭,必然會給於致命還擊,這一來一往交戰雙方殺紅了眼,都沒有了退路。

逼近公開攤牌

隨著今秋中共第十七次全黨代表大會的臨近,中共高層內鬥的烽煙一日濃過一日。從山東魯能集團的「被盜」到百度搜索的玄機,從黃菊、邱曉華的下場到衛星爆炸後胡錦濤的尷尬,江胡惡鬥日益升級,逼近公開攤牌。

「江胡鬥」早在十多年前鄧小平「欽點」胡錦濤,讓江澤民「斷後」之時就開始了,胡錦濤以為只要孝敬公婆,「十年媳婦熬成婆」,隨著歲月的流逝,「三代表」就會過渡到胡的「三位一體」。
 
在2002年11月的中共十六大胡上台後,除了胡的「青紅幫」逐漸掌握地方實權外,外界看不到胡溫新政一點新意,儘管民怨鼎沸,江派人馬依然是腐敗大旗高高飄揚,江氏一手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仍冤屈成山的進行著,耗費中國大量國力,使胡溫執政陷入危機。

據悉,近來胡錦濤借其「文膽」俞可平在《北京日報》上放風說,民主是個好東西,於是有人寄希望胡在掌控權力之後,能帶頭實行民主,就跟戈爾巴喬夫和李登輝一樣,也有不少人對胡很失望,因為民主並不是件可有可無的「東西」,而是現代人類應有的最佳制度、最佳生活方式,以及普世的價值。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