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解體成定局 黨政軍官員退黨

台灣民眾聲援中國民眾退出中共遊行。

《九評共產黨》及「退黨團隊」的傳單、標語出現在人民幣、政府機關、旅遊景點等處,有的持續一年之久。(中國大陸民眾提供)

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引發中國大陸空前規模的退黨退團退隊大潮,至今聲明退出中共及其相關組織的人數已超過1,700萬。中共大勢已去、解體已成定局,各級黨政軍官員紛紛為自己、為國家的前途尋找出路,他們通過不同管道與海外退黨中心聯繫。

全球退黨中心發言人高大維博士總結2006年中國大陸傳九評與三退形勢,他指「中國大陸民心覺醒,中共軍心動搖,黨心崩潰。中共邪黨的解體已是歷史的必然,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逆轉。」

關心中國前途的各界人士開始討論終結中共的具體方式,不久前公開脫離中共的官員賈甲籲胡溫進行政改,解散中共;有學者提出「另立新黨」的思路;中國「軍中聲音」發表8篇文章,詳細地闡述以和平方式或政變方式解體中共的策略和模式。

中共黨政軍高層加入退黨潮

據退黨中心介紹,當三退人數超過1,000萬時,更多的中共黨政軍高層官員加入退黨的洪流。前不久,一個中央直屬辦公室的副主任代表該室7人集體退黨。還有一位中共中央政治局的秘書也打電話到退黨中心瞭解情況。

全球退黨中心發起人李大勇博士表示,退黨的中共官員普遍希望政治改革,希望中國走上民主、法治的道路。山西副廳級官員賈甲公開脫離中共就是這樣背景下的一個典型例子。

2006年10月22日,原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法人代表兼秘書長賈甲隨觀光團到台灣旅遊時脫隊,公開宣佈與中共決裂。

賈甲對媒體說,今天中國老百姓包括高官都在罵中共。「目前在中國大陸想退黨的人,應該占所有黨員95%。」如果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設一個平臺,讓人民自由的選擇退出或參加共產黨組織,最後只會剩下黨中央。

最近,賈甲發表致胡溫等中共政治局常委及全體委員的公開信,呼籲他們帶頭退黨並進行政治體制改革,解散中共政權。1月18日,賈甲向中共駐馬來西亞大使館遞交此信,領館工作人員已接收。

官員出國旅遊退黨

在香港、東南亞地區,最近出現了中國大陸遊客整團、整車退黨的現象,而出國旅遊的相當部份人是中共各級官員。

李大勇博士說,中共高官比老百姓更明白中共政權搖搖欲墜的真實情況,他們現在主要通過出國和退黨兩條途徑脫離中共。所以,有一些官員出國後就不回去了。

一位化名「清湧」的機關幹部在退黨聲明中表示,他經常有出國的機會,2006年到美國看了大紀元等報紙,於是決定退出中共。他對賈甲公開起義的勇氣表示欽佩。

「蘇聯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

中共解體已成為大多數中國人的共識,各界開始討論終結中共的具體方式,有人希望中共高層出現戈爾巴喬夫式的人物。

不久前,前新華社駐巴黎特派記者、前法國國家廣播電臺中文部主任吳葆璋先生發表了一篇虛擬新聞,題目是〈中共終局前的一天〉。報導說:「以何許仁為首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今日在北京召開特別黨代會,正式向全黨建議:告別歷史,放棄馬列主義意識形態,另立新型現代化政黨─中國人民黨。」

吳葆璋表示:我希望我所虛擬的故事能夠實現。這個問題是我思考了很多年。也可以說我所虛擬的故事是給中共指出一條解決中國問題的道路。據我所知,在中層司局級的官員中有把中共改成人民黨的想法,人數還不少。

伍凡分析,這種人在高層中也有,現在比較隱蔽、沒有公開而已。

毛澤東有一句名言,「蘇聯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在蘇共解體前,蘇聯也爆發了大規模的退黨潮,當時葉利欽公開退黨後,反而高票當選俄羅斯總統。

據現居莫斯科的評論人士吳興觀察,俄羅斯近期出臺的一系列針對中國的新政策,以及俄羅斯高層官員講話,他認為:俄羅斯可能覺察到中共即將解體。

國務院高級官員對中共絕望

全球退黨中心發起人李大勇博士表示,據他所知,到現在為止,中共很高級別的官員退黨還是通過化名。他們有的是自己打電話到退黨熱線,有的是委託心腹秘書或家屬登記退黨。他們對中共非常絕望。

一位30年代入黨、曾在國務院和公安部任要職的高級官員,2005年3月以化名劉士退出中共。他表示:「經過這麼多年的政治運動,一幕幕慘不忍睹的人間悲劇在上演著,直到21世紀的今天。尤其是對法輪功的迫害,使我徹底地對共產邪黨絕望了。」

他對溫家寶的沉默感到痛心,他說,溫家寶的爺爺溫鵬九文革時期被關在秦城,不是因為內部有人敢講真話主持正義,溫鵬九早就被迫害死在監獄。

他最後表示:「為了我的靈魂能在另一個世界中安息,現特請我的晚輩代為我用化名,嚴正聲明退出共產邪黨等一切有關組織,徹底決裂,所有誓言全部作廢!」

還有中共國務院x辦另一名官員,2004年12月以化名「華天明」退黨,他的退黨聲明是:「無可奈何當打手!!!!對不起了,中國人民!!唯望共產黨早點死亡。」

「軍中聲音」闡述解體中共策略

退黨中心還接到各大軍區現役軍人、退伍軍人要求退黨的來函和熱線電話。2005年3月1日,核工業所屬軍工系統46名黨齡30到50年的老幹部,鄭重宣佈退出中國共產黨,拉開了中國軍人集體退黨的序幕。

其中一名30年代入黨的老幹部說:「我們雖然醒悟的晚,但我想也是最徹底的。」

2005年「七一」前夕,來自河北、山西、遼寧、吉林、黑龍江的47位前中共軍官集體退黨。他們表示:幾年前轉業到地方後,經濟政治待遇盡失,生活困苦,上訪無門,在退黨大潮的感召下,大家決定集體退黨。

2006年5月,中國軍隊有識之士以「軍中聲音」的名義連續向海外網站發出8篇文章,詳細地闡述以和平方式或政變方式解體中共的策略,以及解體中共的3個模式。

文章說,「目前海內外對結束中共一黨專政的統治的願望非常迫切」,「中共將以何種形式解體呢?不外乎兩種,一種是由下而上,這種是可怕的,由下面起義必將是幾年的內戰……。另一種是由上而下,就是中共內部某上層人士宣佈中共解散,或是局部政變,另組新黨執政……後一種是和平轉型,對國內經濟、民生方面衝擊最小,誰都樂而見之。」

「軍中聲音」分析:「中共內部如要宣佈解體中共,必然是突如其來的政變類型,即便是胡錦濤或是誰越過他宣佈,也估計是聯合軍方共同政變。」

「軍中聲音」呼籲海外華人、專家學者及民主力量創造內部和外部條件,為解體中共及未來中國做好相應的準備工作。這些工作主要包括:讓大多數中國人瞭解中共的本質,拋棄中共。當以某種方式解體中共發生時,媒體和民眾能迅速認同並配合。同時要做好後續治國方案,穩定中國的局勢。

「軍中聲音」非泛泛之輩

作為對「軍中聲音」的回應,現居海外的十幾位中國學者伍凡、袁紅冰、唐柏橋、李天笑、盛雪、黃翔、謝田等於2006年7月創辦了「未來中國論壇」,為「軍中聲音」及其關心者提供交流的平臺,現有3000多名會員。

伍凡說:「軍中聲音」的文章發表後,解放軍總政治部一連發了5個檔,要防止軍隊政變,可見是有對應的。「軍中聲音」不是泛泛之輩,他們是有動作的。

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發表過文章,《解放軍日報》也發表過社論,批判中國軍隊走西方化的思潮,一再強調軍隊要服從黨的絕對領導。這就證明軍隊裏有一批人,而且是有相當地位的人有這種要求,所以才需要總政治部、《解放軍日報》寫文章回應。

空軍政委劉亞洲中將2005年在網上也曾寫過文章,明確要求政治改革。而劉亞洲敢寫這樣的文章,還沒有受到任何處份,高層肯定有人支持他。

伍凡推測,「軍中聲音」有可能是中國軍隊改革派的代表人物。

部份勇士公開三退

《九評共產黨》發表不久,中國大陸就有一批維權及民主人士公開三退,如胡佳(北京)、曾寧(貴州)、東海一梟、黎小龍、薛振標(廣西)、李建輝(南京師範大學學生)、冷萬寶(吉林)、王文江(遼寧)、全力(黑龍江)、張明及黃曉敏(四川)、許萬平(重慶)、馮建新(新疆)、丁貴雄(內蒙)、劉飛躍(湖北)、沈良慶(安徽)等,這些人是公開退出中共組織的勇士和先驅。

2005年12月13日,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公開發表退黨聲明在海內外引起強烈反響。高律師宣佈:「退出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發言人高大維表示,老百姓用真名退是2006年退黨的特點。如2006年3月,湖北黃陂糧食系統100多名工人向武漢市委公開提出退黨。2006年7月,廣西隆安縣那桐鎮47名村民,在失地抗爭無果後,聯合簽名向所在隆安縣委退黨。

兩年前發表的《九評共產黨》和大紀元鄭重聲明均已明白向世人指出,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退出中共是不與邪惡為伍的精神覺醒,是「天滅中共」到來時生命的自救,也是中華民族和平過渡到沒有共產黨社會的最佳方式。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