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共產黨 大限將至?

?"
中共採取高壓統治手段控制人民的思想。圖為天安門警察阻止記者拍照。(法新社)

1991年12月蘇聯垮台加深鄧小平發展經濟的決心,以免中共和蘇聯一樣走入歷史。圖為1991年12月俄羅斯總統葉利欽與白俄羅斯及烏克蘭總統等簽約,成立獨立國家聯合體以取代蘇聯。(法新社)

美國卡內基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舉辦「重塑中國政策」(Reframing China Policy)一系列辯論會,第一場辯論會於2006年10月舉行,題目是「中國共產黨的大限將至嗎」﹖哈佛大學歷史和政治學講座教授、費正清東亞研究中心(John King Fairbank Center for East Asian Research)主任麥克法夸爾 (Roderick MacFarquhar)提出了他的肯定看法。

他說,1991年12月蘇聯的垮台加深鄧小平加速發展經濟的決心,以免中共和蘇聯一樣走入歷史。鄧小平認為經濟成長的先決條件是安定,任何的不安定都有可能使中共垮台。今天,胡錦濤及溫家寶同樣地積極減少中國內地與沿海省份間的差距,以避免因不平衡所衍生的不安定。

麥克法夸爾教授預測,中國共產黨的大限將至,他分析中共所面臨的問題,預估中共將在數年內垮台,並呼籲美國的執政者提高警覺。以下是他的分析:

中共的高壓統治與殘暴鎮壓

中共雖然採取高壓統治手段控制人民的思想,但中國人民並沒有失去判斷的能力。以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為例,誰都不會想到,胡耀邦的去世會激發當時的大學生們起而反抗中共的高壓統治,要求民主,並且因此危及中共統治政權的地位。

天安門事件10年後,一萬名法輪功學員突然出現在中南海,雖然這只是一場和平的請願,但已經大大的驚嚇到江澤民,並開始對和平的修煉者進行殘酷的鎮壓。數年後,SARS的蔓延,更令中共措手不及,並且極力地對外隱瞞。

上述突發事件都可能在短時間內升級為全國性的事件,現在中國內部幾乎每天都發生群眾抗議事件。雖然中共以殘暴的方式壓制這些抗議,但即使中共的領導人,也不能保證這些單一事件不會演變成全國性的抗議。

對於未親眼見證數以萬計抗議事件的外國人而言,他們只看到中共驚人的經濟成長以及表面的安定,不會想到中共有垮台的可能。然而中共是外強中乾,體質十分脆弱,這可以由中共的歷史發展過程一窺真相。
中共權力核心已遭侵蝕

文化大革命之前,中共被視為是蘇聯共產聯盟最有紀律的共產黨,即使毛澤東的大躍進、烏托邦式的愚民政策,以及緊跟而來的可怕飢荒,也沒有動搖中共的權力核心。然而,文化大革命及鄧小平改革時期的革命運動,嚴重侵蝕中共的權力核心。

在文化大革命時期,毛語錄勝過所有的信仰。毛澤東在文化大革命時期,透過紅衛兵解放中國社會,並且消滅革命意志軟化的黨員。毛澤東想不到的是,大多數中國人民在見證了這場殘暴的排除異己的手段後,已不相信中國共產黨永遠是正確的。

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中共死裏逃生,是因為鄧小平掌握至高無上的權力,以及人民解放軍的絕對服從。如果再次發生類似事件,胡錦濤是否擁有足夠權力以採取和鄧小平一樣的鎮壓措施,不無疑議。

馬列主義毛澤東一直是指導政策及社會結構的最高指導方針,也是維繫毛澤東主義、中國社會及人民的要素。為了鞏固權力核心,中共的繼任者致力創造新的指導方針,如「建設社會主義政治文明」、「三個代表」、「和諧社會」等。但由於內容貧乏,因此都不成功。

中共也曾企圖運用民族主義引誘人民反對日本,但其為兩刃刀。如果反日的示威者反過來認為中共政權未捍衛中國利益時,極有可能將不滿情緒宣洩給中共的領導人。因此,中共的高壓殘暴統治策略又能維持多久?

層出不窮的抗爭

中共統治階層已無法壓制新興的社會抗爭。圖為2006年5月19日重慶農民抵抗農地徵收。(法新社)


對中共幹部而言,毛澤東「為人民服務」的教條已改為鄧小平的「致富光榮論」口號。中共內部貪腐情況相當嚴重。中共領導階層十分清楚,貪腐是1940年代蔣介石失去民眾支持的主因,他們擔心面臨同樣的困境。

人民解放軍仍然具有鎮壓暴動的能力,但其領導階層是否團結一致,以及其是否充份聽命於胡錦濤,令人懷疑。此外,在中共統治階層有所動搖的同時,社會運動人士的興起,對中共構成極大的威脅。

中共雖然在鄧小平的改革時期復甦,但社會激進主義對中共政權的威脅並未稍減。大多數中國人認為安定是發展的基石,但中國的社會已不再安定。

文化大革命結束後的30年內,中共內部發生許多社會運動,除了前面提到的天安門事件、法輪功的和平請願之外,也發生了工人抗議被解僱及補償金太少、農民抵抗農地徵收、非法稅金、環境污染造成的健康危害等。此等事件的背後潛藏著官員的貪腐,並且透露出中共統治階層已無法壓制新興的社會抗爭,現在的中國政治體制是脆弱的。

這些零星抗爭的星火總有一天會延燒為燎原之火,擴及整個中國,屆時中共領導階層由於意見互異,將無法提出解決之道,並且危及中共政體的生存。

美國的因應策略

面對不穩定的中共政體,美國的上策是不為中共的政策背書,包括中共的違反人權政策。美國不可能接受如同中共一樣的獨裁政體,但盡可能促使中共參與國際規範,以影響中共的決策,這不失為一個改變中共政體的好方法。

如果中共是瞬間垮台,美國保持中立會是個上策。目前無法推測會是哪一個黨派取代中共,因此中共瞬間垮台後的情境,有可能是軍隊暫時接管,維持社會秩序。另一種可能是中共內部的某一夥人,更名並重新再造中共,以阻止中共的完全垮台。第三種可能是某些群體的領袖宣佈組織民主體制。不論是哪一種情況,美國極有可能被告誡不要插手,以免損及後共時代中國政府與美國的關係。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