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謹防自我的「思維暴力」(上)

文化,是五四運動之後在中國被濫用的幾個漢語辭彙之一。另外兩個被濫用的詞是「革命」和「科學」,這在1949年中共建政之後尤甚。在中國,革命、科學和文化,常常扭曲了其原先最初的涵義,其外延出來的意義遠遠超過了語言學的範圍,而更深地植入了暴力的內核。

事實上,共產黨的文化只是共產社會人文表現的表面,和革命和科學兩個辭彙一樣,其背後所籠罩的是暴力的黑影。在非共產社會,革命、科學和文化這類詞語,充其量表達了不同人類的不同認識論和信仰,但在現代的中國,人們從這些辭彙中總能隱隱地聞到一絲血腥。

「革命」這個詞語,曾經主導了中國大陸社會上至最高權力鬥爭,下至普通百姓最細微的生活細節。革命是暴力行為,是由赤裸裸的暴烈動作組成的,充滿了火藥和血腥的味道。

而比較斯文的暴力由「科學」完成。最近100年以來,科學取代了神學和哲學的位置,為人類提供自我等精神問題的答案,物理學家們的哲學權威最高。近20年,則由生物學家,尤其是研究分子和基因層面的生物學家接掌了這個人類精神神廟主持的位置。
但無論如何,科學本身原本並沒有顯性暴力的成份。當中國有關當局以封建迷信、落後以及「偽科學」的罪名來實行鎮壓的時候,我們才可以比較清楚地看到了具有中國特色的「科學」猙獰和暴力的面目。

所以中國科學家們徵集簽名要求取締中醫,在其他國家的人詫異得張大了嘴巴的時候,中國人卻毫不感覺有任何不妥。許多國人反對取締中醫,是因為「實踐證明中醫也是非常科學的」。

問題在於,為什麼不「革命」和不「科學」,就必須被剷除呢?30年前,中國人不會懷疑「革命」的暴力權威,今天許多中國人也不會懷疑「科學」是否就應該有這麼大的生殺大權,這其實就是暴力文化的根本基礎。

和行為暴力一樣,語言暴力和思維暴力,同樣具有非常驚人的破壞力。出語傷人指的是前一種情況。對有權者,思維暴力往往會落實到對別人的行為暴力上,對無權者,思維暴力傷害的卻經常只能是自己。

佛教中有一個石頭和行人的著名公案:某人行路,在崎嶇山路上遇巨石攔路,行人用了半天時間繞行而過。次日有別人橫臥路中,行人與之爭論,最後兩人大打出手兩敗俱傷。這個公案提出來的問題是:為什麼石頭擋路,行人會繞過去?而人擋了路,卻造成了他的憤怒?

這裏的區別是「應該」,石頭滾落在路上,理當如此,無可奈何;而擋路的人「應該」讓開。所以結論是:造成該行人自傷傷人的原因來自自己,而不是石頭或者別人。
正如海嘯起於細浪一樣,人類的狂暴起於內心深處的細微感受。因此要杜絕自我的暴力傾向,實在應該從自我的內心深處作起,以謹防自己成為思維暴力的受害者。(待續)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