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智可謀人 不可謀天

?"
俄羅斯共和國總統葉利欽於1991年8月22日在俄羅斯國會前發表演說,受到在場支持民眾歡呼。(法新社)

1991年8月19日,蘇聯「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罷黜戈爾巴喬夫蘇聯總統職位,並將軍隊開進莫斯科市區,控制權力中樞。葉利欽在廣播裏聽到政變消息後鎮定自若,驅車前往議會大廈,組織反擊。他一馬當先,跳上倒戈的坦克,號召人民和軍隊起來反抗政變。將軍揚新令,千營共一呼。部隊撤出市區,政變失敗。葉利欽聲望如日中天。一百多天過去,到1991年12月25日,戈爾巴喬夫辭去蘇聯總統職務,蘇聯正式解體。

再過8年,到1999年的最後一天,葉利欽宣佈:「今天,是即將過去的一個世紀的最後一天,我決定在這一天辭職。」此後,無官一身輕的葉利欽彷彿重新煥發了青春,不僅沒有失落感,反而表現輕鬆,人們只是偶爾在環球旅客名單上看到他的名字。

前蘇聯曾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大本營,毛澤東中國的「老大哥」,「社會主義陣營」的帶頭羊,世界超級軍事大國,其克格勃祕密警察系統更是當前中共國保機構的鼻祖。但是,蘇聯這個龐大的獨裁機器如何能夠在幾乎一夜之間毫無預兆地灰飛煙滅,很多中國人至今不甚了了。

要知山中事,須問過來人。葉利欽既是那次「銀瓶乍破水漿迸」的參與者和主導者,又是離開政壇後,7年超脫,寧靜致遠,有資格道出個中緣由的人,他在接受《俄羅斯報》(Russiskaya Gazeta)專訪時認為,前蘇聯的解體原因很簡單:「那是必須要發生的歷史安排。」

葉利欽表示:「這是一個已經被確定了的歷史過程,一個無法逃脫的過程。我們都知道,亞歷山大帝國、羅馬帝國和奧斯曼帝國,這些歷史上的強大帝國,都無法逃脫自己的歷史命運,蘇聯也是一樣,它的解體已經被天定了。」

他還指出:有些健忘的政客現在試圖將前蘇聯描述得美好而強大,只是突然有一天,幾個地區的領導人在一張紙上簽訂了獨聯體的合約,前蘇聯就解體了,這完全是本末倒置。我們不應該忘記,前蘇聯發展到最後,民眾的生活已經非常困難,不僅是物質上的,而且是精神上的。現在好像所有人都忘記了自己害怕表達那些無法同「黨中央」保持一致的真實想法的那種感覺。

葉利欽提到當時蘇聯的物質匱乏,在今天中共統治下表現為嚴重的貧富兩極分化,當權者對弱勢群體巧取豪奪,百姓申冤無門,怨聲載道。至於葉利欽提到的所有人因表達無法同「黨中央」保持一致的真實想法而產生的「感覺」,在中國已經不是「感覺」問題,而是恐懼問題,坐牢問題,祕密審訊和處死問題。

「蘇聯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這是50年代中共的口號。事實上,中共離那個日子可以說並不遙遠,不少體制中人也不懷疑這一天即將到來。一些中共官員把天文數字的貨幣轉移國外,把親屬、情婦移居國外,手握多本外國護照,顯然,這批人已經「時刻準備著」一有風吹草動便可閃電式撒丫子逃命去也!

明代文人方孝孺寫的「深慮論」裏說:「慮切於此,而禍興於彼,終至於亂亡者,何哉?蓋智可以謀人,而不可以謀天。」中共圈裏確實有不少政治家、軍事家、御用文人,他們不愧方孝孺說的「皆有出人之智,負蓋世之才,其於治亂存亡之幾,思之詳而備之審矣。」但他們的才智不沿著正道發揮,而沿著邪道滑坡,「欲以區區之智,籠絡當世之務」,抗拒民主大潮流。人算不如天算,早些順應天意才是上策。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