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傳奇與榮耀 楊傳廣直言不諱遭下藥

?"
1960年楊傳廣能為台灣奪下史上第一面奧運獎牌,回台後,獲當時總統蔣介石接見。(中央社)

亞洲鐵人楊傳廣1月27日在加州寓所中風去世,走完他74年傳奇的一生,也留下了許多遺憾,包括痛失奧運金牌。楊傳廣為何在巔峰之際挫敗,引起震撼,當時國際針對此事諸多流傳。事隔多年,楊傳廣經證實後,在許多場合都直言不諱,指控遭中共間諜收買台灣隨團人員下毒所致。
 

曾是台灣十項選手的前任體委會主委陳全壽說:「世界專家曾經評析,楊傳廣的條件及天分,全世界50年才可能出現一個。」(Getty Images)
 

在冷戰時期民主共產陣營壁壘分明的年代,運動場上選手們英雄惜英雄的場面實屬難得。圖為1960年羅馬奧運十項全能獎牌得主頒獎後交誼寒暄的畫面:獲得金牌的美國選手強生(中)、獲銀牌的台灣選手楊傳廣(左)及獲銅牌的蘇聯選手庫斯尼托夫(Kuznetsov)。(Getty Images)
 

50年才出現的一位運動奇才

1944年出生的楊傳廣是台灣阿美族原住民,早期是棒球選手,後來以跳高、跳遠踏入體壇,逐漸嶄露運動天份,成為十項運動國家代表隊選手。1954年馬尼拉亞運初試啼聲,即以5454分擊敗日本名將希內獲得金牌,被國際媒體冠上「亞洲鐵人(Asia Iron man)」的稱號。1958年東京亞運又以7010分奪得十項全能金牌,成為國際體壇注目的明星。

當時國民黨政府剛退守台灣,冷戰時期,兩岸對峙情勢嚴峻,田徑英雄正是重建台灣尊嚴、凝聚全民意志的最好標的。儘管財政困窘,國民年所得才162美元,台灣還是集最大資源,送楊傳廣到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專攻田徑,接受教練德瑞克(Elvin Drake)指導,並和已是奧運獎牌得主強生(Rafer Johnson)成為同門好友。

他們同時參加1960年的羅馬奧運會十項全能比賽,楊傳廣在賽中雖然有7個項目領先強森,不過在鉛球一項中落後太多,最後以8334分、僅58分的些微差距敗北,由強森奪金,楊傳廣獲得銀牌。

楊傳廣也因而成為第一位在奧運會中獲得獎牌的台灣運動員。而在最後一個項目1500公尺,兩人抵達終點後,強森累癱在楊傳廣身上,兩人相互扶持的場景,也成為媒體捕捉的焦點。兩人的君子之爭,被譽為本屆奧運會最具奧林匹克精神的代表。賽後甚至有觀眾高喊著:「給他們兩人都拿金牌吧!」

接著1963年楊傳廣在美國聖安東尼運動會上,創下9121分的世界十項運動紀錄,成為人類運動史上第一個突破9千分大關的十項運動選手。曾是台灣十項選手的體委會主委陳全壽說過:「世界專家曾經評析,楊傳廣的條件及天分,全世界50年才可能出現一個。」

楊傳廣由「亞洲鐵人」提升為「世界強人」,正值輝煌時期,當時世界體壇早已盛傳1964年的日本東京奧運金牌非楊傳廣莫屬,未料,在東京奧運楊傳廣僅獲得第五名。

正值顛峰卻脫線演出

楊傳廣是當時男子田徑十項運動世界紀錄保持人,各國都認為他是東京奧運奪標希望最高的選手,沒料到比賽時演出完全走樣,最後依新制計分法僅以7650分名列第五,與賽前的高度期望有極大的落差。

世界體壇不解,媒體錯愕,國人更是質疑,楊傳廣正值顛峰為何脫線演出?感冒、下毒、心理因素、年齡過大等不同原因的揣測,在坊間流傳著。

在2002年體委會為楊傳廣錄製的紀錄影片中,楊傳廣對著鏡頭娓娓道來當時的情況:比賽前3天的晚上開始頭昏、流鼻水,以為是患了感冒,接著兩天都躺著休息,希望趕快好起來。也到過醫院檢查,判定不應是感冒。比賽當天早上穿了4、5件衣服跑步,卻都沒流汗,而隊友已是汗流浹背,當時是感覺不對勁。

事隔多年,約莫1978~79年間,楊傳廣應邀參加台灣體育總會秘書長的餐宴,與在座的一位退休情治主管談起此事時,這位情治主管證實楊傳廣遭人下毒,症狀像是感冒。因當時政治敏感因素,政府也一直沒對外公開。這席話令楊傳廣當場痛哭失聲。

台灣1964年參加東京奧運,代表團比賽包括田徑、籃球、體操、射擊、舉重、拳擊、柔道、自由車等項目。由於楊傳廣奪金有望,代表團人數多達165人,是台灣參加奧運人數最多的一次。

賽前遭共諜滲透下藥

楊傳廣回想當時,比賽前3天他和妻子、美籍教練德瑞克、團員魏成武,以及兩名日籍保鑣共6人,在選手村餐廳用餐時,臺灣射擊選手馬晴山走過來,楊與馬並不熟識,但馬熱情地拿著柳橙汁來向楊傳廣致意,喊著「鐵人要加油!為國爭光!」,楊傳廣也就順勢喝下了這杯柳橙汁。

到了晚上練習結束,他便出現感冒症狀,感到頭昏、流鼻水,膝蓋關節痛得無法伸直。隨後便傳出馬晴山和奧運考察團團員陳覺等4名同夥,向中共駐東京辦事處尋求政治庇護,要求返回大陸老家探望雙親,並回老家居住。由於他是軍人身分,當時引起很大震撼。

60年代,民主共產陣營關係緊張,諜對諜事件時有所聞。代表團回台後,情治人員暗中偵辦,發現楊傳廣的確是被人下毒,且在台灣另有4名同夥被逮捕。

犯案者馬晴山是老蔣軍隊裏的神槍手,他也是第一位自由地區人士投奔共產集團的案例。同在本屆奧運會一位匈牙利射擊選手Bela Gabor,是向西德要求投奔自由的,兩相對照,形成強烈對比。

解開心中的謎團後,楊傳廣不論是在公開場合面對媒體,或是面對台東鄉親、自己的學生,都直言不諱談及這段往事。

深愛台灣拒絕叛台投共

東京奧運後,楊傳廣就釘鞋高掛,宣佈退休。之後曾擔任過田徑教練、拍過電影、擔任過立法委員,致力於台灣體育建設,還在台東老家自建玉璽宮,當起廟祝為人消災解厄長達20餘年。雖然長年往返台灣和美國之間,但始終心繫台灣。據聞,中共早年也曾以體委副主任之職引誘楊傳廣叛台投共,但遭拒絕。

1960年羅馬奧運過後不久出生的大兒子楊世運說,「父親一直深愛台灣,他一直忠心耿耿的對所有台灣人民,我認為像他這樣的愛國心,是可以成為下一代台灣年輕人的榜樣。」

家人2月3日為楊傳廣安葬於美國加州,靈柩上覆蓋著中華民國國旗與中華奧會會旗,奧運銀牌則由楊夫人周黛西永遠保存。鐵人的英姿和率真磊落的風骨也將永遠為世人懷念。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