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加坡配合中共「禮遇」王又曾

?"
遭美國移民局拘留的王又曾,拘押地點已從「聖塔安那拘留中心」變更至靠近洛杉磯港附近的「聖彼渚拘留中心」。圖為「聖彼渚拘留中心」,該中心並嚴禁媒體在150英尺內拍照。(中央社)

力霸集團創辦人王又曾被美方送往洛城拘留中心待審,台灣外交部副發言人葉非比三日舉行記者會表示,已聘請美國當地法律專家提供意見,全力以赴緝捕王某歸案。(中央社)

力霸掏空通緝要犯王又曾王金世英一月底深夜從洛杉磯離境,打算過境新加坡轉往緬甸,美方先後兩次關鍵時刻提供「完整」資訊,並配合撤銷王又曾美國簽證,讓台灣第一時間內做出因應,展開跨國緝捕要犯大作戰。無奈台美的積極互助,卻不敵新加坡當局「低調再低調」的消極「不願介入」,使緝捕行動功虧一簣,讓王又曾夫婦大鬧樟宜機場近10小時之後,逛完免稅商店,還由兩名便衣保安隨機護送至洛杉磯,確保不讓台司法幹員接觸,更不讓媒體拍攝曝光。

王氏夫婦如願地搭上不過境台灣的新航班機返回原出發地美國洛杉磯,據聞王又曾獲高人指點,使台灣方面逮捕方案一而再、再而三破功。評論家凌鋒則認為王又曾有中共作為保護傘,而新加坡不願做得太盡而得罪中共。

在得知王又曾動向後,台灣隨即聯繫友邦多明尼加撤銷王又曾護照,並連夜和新加坡政府斡旋,希望能在新加坡機場緝捕兩人到案。調查局更連夜派出精銳幹員趕赴新加坡。2日凌晨王又曾搭乘的班機抵達樟宜機場時,台灣幹員和駐星代表早已在機場守候。但是新加坡當局除了主權考量,認為「沒有理由」逮捕王又曾交給台灣,並僅消極地「監控」王又曾之外,卻不願台灣司法幹員介入協調勸說,使得技術性緝捕方案一再破功。

雖說台灣與新加坡沒有簽署司法互助協議,台灣原計劃援用「陳帝國模式」,商請新加坡政府同意在樟宜國際機場,將通緝犯王又曾交給台灣檢調幹員帶回受審。1996年陳帝國涉及中正機場二期航廈、國醫中心工程弊案,案發後潛逃澳洲,後前往新加坡藏匿,當年台灣獲得情報後,就是在新加坡司法單位協助下,將陳帝國緝捕帶回偵訊。

王又曾曾經一度同意搭乘新航稍早的班機返回台灣,而持美國護照的王金世英,也選擇和丈夫同行。未料,當王又曾夫婦走上登機空橋時又反悔,已經在飛機上等候的台灣司法幹員在獲知消息走出機艙後,看到王又曾又坐又躺,就是死也不肯登機。據悉,王又曾突然反悔,是有高人指點。
 
高人指點一路跟到洛杉磯。王又曾夫婦搭乘的新航SQ038在洛杉磯當地時間下午兩點多飛抵前,台灣駐外人員低調進入機場辦公室和美方協調的同時,王家的律師團也已在機場待命。王金世英是美國公民,有美國護照得以合法入境美國,而王又曾因無合法護照而遭美方拘留,並向美方提出異議,全案進入美方移民案件司法程序。美國是個 人權法治的國家,既然進入司法程序,台灣方面也只好予以尊重。

王氏夫婦坐上飛洛杉機新航班機,一路上有兩位新加坡便衣保安護送,使同機的台灣幹員與媒體都無法靠近,空服員也被下封口令,對王氏情況一概不予回應。王金世英上機前還曾好整以暇地逛樟宜機場免稅商店,竟都沒被大批守候的媒體拍攝到一個鏡頭,夫妻倆可說被保護的很好。相較於台灣各大媒體採大陣仗式的追蹤報導,新加坡媒體也如新加坡政府一般「低調再低調」,《聯合早報》僅在中國新聞版面輕描淡寫說王又曾因證件不符遭原機遣返。一般新加坡民眾更是不清楚有位掏空幾千億的台灣通緝犯王又曾在自家機場鬧了這麼一個大新聞。

政論家凌鋒分析,台灣這次新加坡行動的失敗,都是中共在作怪。新加坡知道王又曾是中共的寵物,所以也不願做得太盡而得罪中共。

台灣一般媒體多揣測當初台前外長陳唐山的「鼻屎說」壞了台星關係,現任總統府秘書長的陳唐山反駁「亂講」。近幾年新加坡積極與中共發展關係,加上台海兩岸關係陷入低盪,因此新加坡除了表面「不承認台灣主權」為由,拒絕台灣方面將王又曾逮捕,主要還是顧慮中共。

凌鋒認為,王又曾選擇潛逃緬甸,也是中共指給他的出路。因為緬甸是流氓國家,在政治、經濟、軍事各方面都依賴中國,幾乎可以說,緬甸就是中共的附屬國。因此在緬甸就與在中國一樣安全,而中共卻不必承擔任何責任。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