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哈佛室友的人生軌跡與知人善任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2000年總統大選時,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美國人照例用熱鬧非凡、喜劇性的方式介紹候選人。介紹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高爾(Al Gore)出場的,是電影演員湯米‧李‧瓊斯(Tommy Lee Jones)。瓊斯和高爾的淵緣呢,是在哈佛讀書時他們曾同住一個宿舍。

最喜歡的瓊斯電影,是他演聯邦警察吉拉德的故事片「逃亡者」(The Fugitive),主角是扮演金博爾大夫的哈里森‧福特(Harrison Ford),瓊斯還因此得了奧斯卡最佳配角獎。兩個明星在電影裡針鋒相對、互相映襯。影片一精彩的細節,是吉拉德從金博爾佯裝電話的背景聲音、高架地鐵的報站聲中,判斷金博爾不在外地、而就在芝加哥,從而立即採取了下一步的追捕,給執法者的智慧增色不少。

影片最精彩的手筆,是另外一幕。當金博爾被誣陷,逃亡的路上跑到下水道的終端,在峽谷的峭壁上走投無路時,吉拉德持槍趕到。金博爾辯解說,「我沒殺我的妻子」,而吉拉德只想把逃犯捉拿歸案,冷酷無情地說,「我不管這些」。殘酷現實和執法公正在真相大白之前的碰撞,令人驚心動魄。

言歸正傳,高爾、瓊斯兩位室友勞燕分飛之後,居然殊途同歸。當過參議員、副總統,險些變成總統的高爾在哥倫比亞大學、中田納西州大、和加大洛杉磯分校教了幾年書後,居然也演起電影來了,不過是記錄片。

由派拉蒙(Paramount)電影廠製作的這部影片,叫「不便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由高爾主講,闡述目前全球氣候變暖的加劇、步伐加快。他警告說,人類正坐在一個步步逼近的定時炸彈上,只有十年的時間來應對,才能避免一場足以讓全球陷入極端氣候、洪水、乾旱、和酷熱的災難。

應該說,記錄片中的高爾非常成功,令人信服的把地球面臨的挑戰展示了出來。全球氣候變暖已不是一個政治問題,而是一個攸關文明社會的道德挑戰。電影評論家羅傑‧艾伯特(Roger Ebert)說,他39年的影評歷史中從來沒說過這樣的話,但他要說,「我們每個人,為了自己,都該看看這部影片。」

高爾在2000年競選失利之後,從新調整了人生的方向,全身心的致力於這一事業。雖然他半生都在為政府工作,但他可能不會作為一個偉大的副總統被記住,後代人可能也會忘了他曾經競選過總統、在美國歷史上選票最接近的總統選舉之一中敗北。但是,他看來是一名很好的教師,他說他總是想嚐試著教書。

高爾的故事,應該對極權社會的當權者、尤其是中土的在位者多有啟發意義。也許,當人們能意識到,政治不是唯一的出路,甚至不一定是最好的出路,人們就不會把權力看得那麼重、那麼放不下,權鬥也就不會那麼你死我活,以至於用到海軍的艦炮了。

這個案例對企業管理的意義在於,優秀的管理人員應該意識到,人們的長處、優勢、和技能往往不是明顯表露的,有時需要時間的發掘,需要自我發掘或社會發掘。因而寬以待人,傚伯樂之德,給別人以機會,知人善任,就非常的必要。

知人善任者,「知人」需要時間來考察,「善任」需要時間來確認,二者都需要我們在「忍」字上的工夫﹔多容忍一些,多忍耐一些,就會多收穫一些。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