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返鄉的中國、美國人和家裏渡假的英國人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中國新年前,照例會看到大陸返鄉潮、乘車難的報導,看著那些肩背大包小包、急於年30前趕回家的民工、學生,總是百感交集。在一般社會裏,如果商家看到這樣的人潮,那麼多人為了回家不惜工本、花錢不皺眉頭,會高興的在作夢時都笑出聲來,而中國人怎麼就笑不出來呢﹖

那年回大陸,回來從浦東起飛。從杭州到上海,謝絕了老弟開車送行的美意,執意要坐火車。原因一是路途不遠,二是想體驗一下久違了的坐火車滋味。到了外觀氣勢磅礡的杭州站,還特別的高興,等進了站內,看到黑壓壓、擁擠的人群,暗自心驚,但後悔也來不及了,就硬著頭皮上了車。還好,只是上車前有點讓人打怵,軟座車廂內寬敞明亮,蠻舒服的。乘務員商業意識濃厚,不停的兜售雜誌和零食,態度也挺好。唯一不解的,是原本期望在窗外看到江南水鄉水墨畫般的白牆黑瓦,但看不到,只看到一棟棟的小樓,有點像俄國東正教的塔樓,幾個金屬球串在一起戳在上面,不知有甚麼玄機。

美國每年也有返鄉潮,是在感恩節和聖誕節前夕。有個老電影,叫《飛機、火車、和汽車》(Planes, Trains and Automobiles),就是描述這個的。影片中史帝夫‧馬丁扮演一個要趕在感恩節前回家的生意人,一路上飛機換火車、火車換汽車,但總跟一個大大咧咧、嗓門極大的銷售員冤家路窄。電影故事曲折輕鬆,情節特別有趣。

提到返鄉渡假,還有一個英國人的幽默故事。說有家英國人阮囊羞澀,沒錢渡假,但又不好意思讓鄰居們知道。怎麼辦呢?他們就想了個辦法,告訴左鄰右舍他們即將出遠門渡假。一天,他們裝滿了車子,跟鄰居們道別,就出發了。深夜,又悄悄的回來了。回來後,全家在房子裡閉門不出,晚上也不開燈,黑咕嚨咚的過了一個星期……

帶著思鄉之情,為闔家團圓千里奔波倒也值得;但為了面子,做出荒唐的舉動,這樣活著可真是太累了一點。不過話說回來,要讓中國的返鄉潮少一點擁擠和辛酸,多一點美國式的輕鬆、英國式的幽默,倒還真需要多加一番思考?

在西方,返鄉潮是航空公司賺錢的大好機會﹔但因為激烈的競爭,機票還是很便宜,甚至低於開車的成本。

從市場經濟考慮,平息返鄉潮、將之化為商機,從供應的角度,應放開民營、自由競爭,讓市場提供更多的航班、火車、汽車、和輪船,從而使利用特權鼓搗票子的現象得以根除;從需求的角度,也該思考一下為甚麼遷徙的民工這麼多、這麼多人要背井離鄉去打工。如果大陸返鄉人群的主體也跟其它正常社會一樣,以學生、遊客、探親訪友為多,而不是外加成百上千萬的民工,問題可能就沒那麼嚴重了。

談及農民工的問題,不得不涉及中國的戶籍制度。看來,談及中國的任何問題,即便是返鄉這樣的話題,最終還是要歸結到那個我們不願談、又不得不談及的政體問題。

返鄉的動機和根源,是人們或濃或淡的離愁,自古以來都是「剪不斷、理還亂」。返鄉問題的解決,應該出於人們的心念,恐怕必須是不惑不亂、當機立斷才行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