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創世》開場 揭大唐創世奇緣

?"
晚會的開場篇《創世》。輝煌的天國。慈悲的主佛率眾神佛下世,為蒼宇眾生開創美好的未來。

演出結束,觀眾不願意離開,不少觀眾默默流淚。(戴兵/攝影)

非營利文化組織「The Source is One」執行主任保羅·卡特法戈(Paul Catafago):這場晚會非常豐富,把這場晚會放到百老匯,可媲美百老匯任何劇目。
(新紀元)

中國新年前夕,人頭攢動的紐約無線城音樂廳在一聲清脆的鑼響後寂靜無聲,隨著天音樂團奏出的第二聲銅鑼,金色滾邊帷幕緩緩拉起,觀眾的心神立即被躍入眼前的一幕天堂美景攫住,驚嘆聲與掌聲情不自禁。

覺者下世天地動

但見天庭壯麗巍峨飄渺雲海間,天幕與舞台渾然一體,騰煙駕霧的有不同天國世界的佛、道、神,他們個個自在逍遙;舞臺中一亮麗紅衫天女將七彩長綢舞得出神入化,臺前一字排開彈拔月琴的白衣西方神女,更有各樣服飾弄瑟吹蕭的仙女和帶翅膀的安琪兒飄遊穿梭……

這時,一位大覺者在光環籠罩中似從大穹之外降臨,他的出現震驚各層宙宇,天神們不由得紛紛行禮下拜。這位身披白色袈裟的覺者打出大手印,眾神意會他即是無量佛主,再次下拜。主佛指說自己將在宇宙危難之際下到三界人間正法度眾生,眾神隨其手指看去只見下界險惡觸目驚心。

主佛走到不同的天國分別詢問眾生有誰願隨之前往,此時眾神表現迵異,有的躊躇滿志立下決心,有的明知一去難回止步不前。主佛不再怠慢便向三界走去,身後跟隨的眾神目含憧憬面帶凝重,留下的眾生則滿懷仰慕與期待地為之送行。

舞臺燈光轉暗,激盪的樂曲聲也由強漸弱。新唐人新年晚會開場大型舞蹈《創世》的上半部在此告一段落。

大唐盛世神開創

黑暗中,鼓樂突然齊鳴主旋再現,萬盞燈火重亮之時,天幕已然切換到大唐盛世,天清雲澈,飛簷玉闕的大明宮宏偉巍峨,華蓋下走出雍容威嚴的大唐皇帝儼然當初那位天上覺者的儀容,文武百官豪邁健剛,團扇宮娥舞步柔美明眸流波,盛裝登場的大唐仕女將典禮帶入高潮。這12位身材高挑的仕女服飾色彩與款式各異,但都是極盡典雅華貴,七彩絲綢錦衣胸前繪各種金色花卉,外披鑲金圖案的大袖薄紗袍,儀態端莊氣勢輝煌。

《創世》下半部的編導李維娜,並參與演出12位大唐仕女之一,她介紹說,「想通過這幕戲表現中華5千年文化的鼎盛時期-唐朝賢德道觀繁榮富強的景象,舞姿與服飾的設計均為此目的服務,展示的是古代男人和女人儀態精神與道德風範。」

李女士說,「這部戲與上部表現宇宙中發生的故事緊密銜接也是別有深意,體現了中國神傳文化的內涵。」

中國自古有帝王將相自天神轉生之說,傳說黃帝剛生下來時,雙目有神,不到1歲便會說話,稍大即通百事,人們認為他是天神轉世。果然,才智過人的黃帝最後成為人間的最高統治者。

《創世》上半部的編導許麗在劇中飾演天宮舞綢仙女,她在談到其創意時表示,「中國傳統上認為人的來源並非所謂進化論觀點,古人認為人是神創造的,而神又為甚麼要創造人呢?我們表現的就是一個傳說:有來源於更高的神看到宇宙可能發生的危難,希望從人間開始正法救度宇宙的眾生,有不同層次的佛、道、神也願意跟隨轉生,於是就有了人類的一朝天子一朝臣和不同時期的文化。」

敦煌雅樂渾天成

一部上下《創世》即涉及近百位演員,天音樂團奏出的渾厚交響樂震憾人心,天上人間殊景美不勝收,大唐精秀服飾令人目不暇給,其幕後的舞蹈編排、音樂製作、服飾技術方方面面的工程之大讓人驚嘆。

作曲人玄同表示,《創世》的樂曲力求和諧、簡單和乾淨。上半部的合奏顯得古樸滄桑,襯托展現遠古天國世界的輝煌,小提琴與鋼片琴主題變奏,覺者現身,鋼片琴奏出的節奏代表主佛的層層下走。當主佛去到不同天國時,蕭與圓號奏出主佛的詢問,因眾神的回應不同,樂曲的節奏也變得複雜。

她介紹《創世》下半部的音樂是採用敦煌雅樂的風格,表現大唐「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的盛況。文武百官出場時,銅管粗厚的樂聲映襯男性的剛強;而宮娥起舞時則以琵琶、箏等弦樂體現女子的秀美。

玄同說,自己的樂思完全是修煉法輪功得來的靈感,在創作時,上下部份的音樂是一氣呵成。

華服麗冠人驚艷

《創世》中最讓人驚艷的是12位華服麗冠的大唐仕女。李維娜提到,「這段戲的難度也正是如何通過她們的服飾體現出大唐盛世,從觀眾最後的反響來看,這一目的是達到了」。

服裝在大舞臺上的演出效果,讓油畫家李圓都感歎不已。他說,「我沒有想到眼前出現的是如此透明的色彩,這是我從沒見過的,對我今後的繪畫都是啟發,整個舞臺上的畫面是那樣純淨,艷而不妖,美麗得讓人仰慕。」

寶馬還需金鞍配,最讓人咂舌的是與那些繽紛的服裝相配的首飾與頭飾,那琳琅滿目的珠寶與各式雲髻真是讓人喜愛的精品。一對中國夫婦看完演出後找到劇組,要求購買佛和菩薩的頭飾;還有一位華人提出收藏大唐仕女的頭飾。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