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植物與氣候

這篇文章與我歷來寫作的詩歌似乎無關。我喜歡植物,我的100首詩歌中至少有20首是描寫植物的,那些桑樹、忘憂草、海棠、三角梅、喇叭花、白樺樹、棕櫚樹、無花果、蒲公英、芙蓉、JACARRANDA……都是我詩歌所描寫的對象。

但近來人們對地球溫度的升高的關注越來越密切,科學家們把所有焦點都集中在地球上的二氧化碳排量,按照能源的消耗指標,首當其衝的是幾個工業大國,世界上曾多次舉行有關地球上的溫室效應問題的「京都協議」會議,結果都沒有得到一致的結果。推來推去,沒有一個國家願意徹底地大幅度地減低二氧化碳排放量。科學家們說:倘若在未來的10年內,全球都沒有對此做出任何的努力改善的話,那麼在100年內,許多物種就會面臨滅絕命運,全球暖化會滅絕一半物種,地球也變得不適合於人類居住了,那時,地球溫度將上升2~5度,地球最多只能居住5億人。

種種聳人聽聞的預測報告,時時激發著我對地球人類生存的擔憂,讓我想寫點這方面的東西。

我是熟悉植物的,而且對植物有很深的研究,這是源於我童年時就隨著父母遣送到閩北的高山密林的山溝裡,童真無邪的我從大城市一下扎進崇山峻嶺中,長年累月穿梭於茂密的原始森林中,雖然童年時嘗盡人間辛酸,但我卻無條件地愛上大自然,鍾情與大自然。大自然的一切,一草一木、一花一籐、一山一石,還有大自然精魄靈氣已經深深鑄入我的靈魂。那時看了很多科學雜誌和中醫草藥的書,也親自進行植物的科學栽培。在前不久,報刊上報導一位中國女研究生在國際學術雜誌上發表關於植物自花授粉的文章。這知識我在35年前就知道了,而且在實踐。我本應當成為植物學家,但我喜歡上文學,喜歡詩歌,大自然給我太多的靈氣,我要書寫人間的辛酸和悲劇。

地球溫度的升高,科學家們把所有焦點都集中在地球上的二氧化碳排量,很少科學家把注意力放在植物上。說起植物,人們知道植物能吸收二氧化碳,排放氧氣,科學家們作過統計,一棵大樹一年產生的氧氣其價值達500美元。其實植物的功能還有很多,植物的豆科類能夠固氮,它的根部根瘤菌能夠儲存空氣中的氮,它固氮的功能是人類最先進的技術也比不上的;植物還能分解空氣中的有害物質,不同植物的灰燼所含的微量元素是不同的。

人們漫步在綠蔭蔥蔥的森林中,覺得精神爽朗;植物不僅能夠將無機碳轉化為有機營養,還能將宇宙中的熱能一部份降溫,一部份轉化為有機碳儲存起來。說到底,植物也是神認真安排創造的一種為宇宙能源平衡和為人類生存的重要生命。植物給人輸送氧氣,遮陰避暑,還給人類創造主要的食物,人類的食物絕大部份來自植物,肉類來自牲畜,牲畜的食物基本來自植物。歸根結底,人類的生存與植物是息息相關的。沒有了植物,人類就無法生存。說到植物的重要性,人們也許承認能夠生長糧食和水果的植物重要,但對於一般的植物認識並不是那麼深刻。

植物是地球上的能量轉換和地球熱量平衡的重要生命。造物主對植物與動物種類的搭配,人類種族的分配與文明的發展都做了精心的安排,人類與大自然形成了「天人合一」的協調的整體。

神給地球人類調節好的氣溫,太陽每日輸送到地球的熱量和反射回去的熱量,早已形成恆定的常數,剩下的熱量由植物吸收轉換成固體能量儲存起來並提供給人類的食物,使人類生存的地球溫度保持在適當的溫度。

然而,中共自經濟改革來,由於專制制度的災難性根源,為求GDP的增值,不惜殺雞取卵,砍伐森林,毀壞自然,斷絕了子孫後代生存的生態環境。中共政權對森林的砍伐,其程度的嚴重性可以從前兩年中國官方發射的「神五」發回的照片證實。中國的版圖上全部是一片荒蕪的土地,看不到森林。從衛星上的攝像,地球上的500平方米才能攝到一點綠色,中國周邊的國家都是一片綠色。破壞了自然森林,就造成了生態平衡的破壞,現在中國每年的天災人禍,洪水旱澇聯綿不斷,年復一年日趨嚴重。中共破壞大自然,根源在於其宣傳的「人定勝天」,否認「天人合一」。中共對人的生命視如草芥濫殺無辜,對植物這種靜止不動的生命就根本沒有考慮過它是不是生命,把全國的森林砍光哪管身後的洪水滔天。

植物是有靈性的生命,澳大利亞是世界上最乾旱的大島國,由於政府對森林植被的重視,澳大利亞到處都是森林環抱,青青的草地、五彩繽紛的鮮花處處映入眼簾,雖然乾旱,可是到了晚上,一縷縷雲霧便降臨到草地上滋潤,天剛濛濛亮就悄悄地飄走了;當太陽還在地平線上以下,天還未亮時,在飛機上可以看到太平洋上的許許多多小島上都覆蓋著一朵白雲,而天空中確實一片雲也沒有,這是有靈性的植物對有靈性的雲霧通靈的感應和互動,用唯物主義理論是理解不了這種現象的。

要人類真正重視地球溫室效應,地球人就得重視人類的道德,要敬天敬神,要愛護保護自然,要愛惜生命,全人類動員起來大量種樹,不能再濫砍亂伐森林,不能再無度地挖掘煤碳,只有先淨化人類的靈魂,大自然的空氣污染溫室效應就隨著解決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