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趙紫陽晚年談話出籠 作者受壓病危

?"
《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在趙逝世兩年、鄧小平去世十週年之際,在香港出版,引起各方關注。圖為趙兩年前逝世時,民眾手持的悼念圖片。(AFP)

最近,由香港開放雜誌出版社出版的《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在香港面世,該書記錄了趙紫陽在15年遭軟禁期間,和作者超過100次的談話,詳細披露了趙對中共內部權力鬥爭和政策分歧真相的分析,以及對中共體制的反思,和現任中共領導人的批評等,是非常珍貴的史實資料。 

《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出版不足一月,出版社開放雜誌稱,該書反響熱烈,幾千本已經售空,部分由北京高層購入。開放雜誌提供)


被譽為中國第一女記者,因六四入獄的北京媒體人高瑜形容,這本書的威力不下於當年紅遍海內外的《六四真相》,是中國政治史上的一件大事,而且從趙的思想來看,他晚年時思想已經拋棄共產專制,他的所思所想所行對現行體制都是個極大的衝擊。開放出版社社長金鐘表示,該書被中共列為禁書,嚴禁帶入大陸,雖然出版社沒有為該書特別做宣傳,但書出版後一個多星期,第一批幾千本已經售空,據說部分由中共高層購入,流入北京官場內外。 

與此同時,該書作者,趙紫陽的密友和老部下,現年87歲的宗鳳鳴,作為唯一一名在趙軟禁期間以氣功師身份,成功繞過警衛,和趙多次秘密會面的人,在書面世前後受到相當的壓力,中共相關部門多次找他和他的家人談話,並警告說:書一出版就是反革命。2月中旬,宗老心臟衰竭入院,據說目前還未脫離危險期,目前外界一律不能探訪,情況堪憂,為書的出版倍添神秘和憂傷。 

究竟這本將近400頁的書揭示了什麼樣的真相?在適逢鄧小平逝世十週年之際,趙的自傳出版,又有什麼樣的意義? 

還原六四真相 

開放出版社社長金鐘接受新紀元採訪時,談到這本書的意義,他提了三點,其中最重要的是還原了六四真相。他以六四為一台戲來形容,戲有三角,一角是反腐敗的學生,一角是以鄧小平、李鵬為代表的中共鎮壓勢力,另一角則趙紫陽為代表的,反對鎮壓,體制內改革派。 

他說,從史實角度,關於學生的記述,已經有眾多的採訪,鄧小平這邊目前你不可能有他下令開槍等一手證詞,所以趙紫陽個人談話錄的公布,是目前六四事件最權威的證詞。 

另外,金鐘認為,該書填補了八十年代的中國現代史的空白,以及趙紫陽多次在書中反思中共體制,主張民主政治,對中國現實社會有深遠的影響。 

《談話》披露,趙紫陽表示,自己做出反戒嚴和拒絕檢討的決定,是自己的選擇,而且又是全家開了會都同意的。他說,「我不願在歷史上留下一筆」 。 

趙紫陽的秘書鮑彤在序中稱,趙紫陽的決定是一個了不起的決定,一是為堅持真理而準備犧牲自己的決定──趙紫陽當時已做好了要坐牢的準備;二是,他是中共建國後第一位拒絕做檢討的下臺總書記,也是中共建黨後繼陳獨秀第二位拒絕做檢討的下臺總書記。 

《談話》披露,趙紫陽提及,向戈巴巴喬夫通報,說中央常委有個決定,即遇到重大問題,還需鄧小平掌舵,這是因為,天安門的群眾已把矛頭指向鄧小平,反對老人政治,趙本來是想維護鄧,挽回鄧的形象,但沒想到卻被鄧猜疑。趙稱,鄧小平標榜自己「不擅權」,但實際上在搞權威政治,又忌諱別人說他「垂簾聽政」 。 

《談話》披露,趙稱,六四鎮壓不是迫不得已,當時有三個機會用對話來解決,包括﹕一是胡耀邦的靈柩送到八寶山後,採用對話說服﹔二是,趙從北韓回來後,在亞洲銀行會上發表談話,提出民主法治解決問題,學生反應很好,已經開始復課﹔三是,只要鄧小平說一句話﹕「現在看來學生問題並沒有原來說的那麼嚴重」,趙願意承擔其他工作,包括426社論的責任,緩和形式。但鄧堅持要鎮壓。 

趙還提到4月底去北韓訪問的問題,趙說,自己去之前和李鵬提出不要激化矛盾,以及要復課,鄧說,按趙的意見辦理。但趙離開第二天,陳希同、李鵬等人謊報軍情,又去鄧處匯報,鄧小平隨後發表了425講話,定性學生運動是反黨反社會主要的動亂,接著又發表【4.26】社論。 

趙紫陽與書的作者宗鳳鳴攝於北京富強胡同六號家中。其中87歲的宗鳳鳴日前證實心臟衰竭住院。(開放雜誌提供) 

趙紫陽1989年5月19日清晨五時前往天安門廣場勸學生停止絕食。這是趙最後一次公開亮相。(AFP)


5月17日,趙寫信和鄧要求面談,鄧通知李鵬、姚依林、胡啟立、喬石、楊尚昆在鄧家開會,李鵬、姚依林在會上發難,堅持實行軍管,最後,除了胡啟立和趙紫陽反對外,其他人都贊成了,喬石、楊尚昆是原本反對,後來在會上贊成。 

趙稱,去北韓訪問前,鄧曾明確提出要趙接任軍委主席,過去兩人合作也很好,自己和鄧小平的分歧焦點在六四上面。 

趙形容鄧小平政治上走的路線是黨的領導權要集中,絕不能分權,六四問題是鄧最大的隱憂,後來南巡講話是鄧試圖挽回自己的形象而做的宣傳,但這種「跛足」改革進一步加重了中共貧富懸殊和腐敗。他說,鄧小平一方面搞經濟改革,一方面搞極權,是相矛盾的,鄧是被自己制定的「四項基本原則」束縛住,而不能解脫出來,這是他的悲劇。 

趙沒有想到被軟禁 

《談話》披露,趙下臺後,沒有想到自己被軟禁,「六四問題上,我只是提出了不同的處理方法和意見,就對我加以治罪,實行軟禁,限制我的自由,這是我沒有想到的。」趙氣憤地說,這是違反憲法的,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到一定時候,我要訴諸於社會。 

《談話》披露,趙軟禁期間甚至連打檯球和高爾夫球都受到限制,不准出門,趙曾經讓北京前市委書記段君毅傳話給江澤民,要求自由會客。後江澤民回話,段老好好休息吧,意思是要段老不要多管閒事。文中引用趙的朋友、安志文的分析說,「有趙紫陽的合法性,就沒有江、李的合法性,他們認為趙紫陽是對自己權力地位的威脅。因為他們是六四事件的受益者。」
給十五大寫信迫害加重 

《談話》披露,趙紫陽的確在97年向中共十五大寫信,要求重新評價六四,提出「早解決比晚解決好,主動解決比被動解決好,在形勢穩定時解決比出現某種麻煩時解決好」。趙因為這封信,被江澤民扣上違反紀律,不顧大局的罪名,處境進一步惡化,被徹底軟禁。江後來又因趙紫陽提出限制公民自由是違憲時,江澤民又傳話:這是你自己造成的。 

宗鳳鳴和趙的見面,也因為十五大,而中斷一段時間。趙的女婿王志華解釋趙寫信的原因,是為了向歷史做個交代。 

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在閱畢剛剛出版的《談話》一書後,日前在網上發表文章披露,在十五大前夕,曾經請宗鳳鳴向趙紫陽先生帶話,希望先生能就「六四」事件說幾句話。後來,果然見到了紫陽先生寫給中共十五大的那封信,要求及早地重新評價「六四」。這在當時,給予了受難群體很大的安慰和鼓勵。 

對江、胡的批評 

《談話》中,趙對中共近代黨魁都進行了評論,包括六四後執政的江澤民、胡錦濤。對於江鎮壓法輪功,趙的朋友安志永評論說,是沒有走出專政的怪圈。趙回應,江的基本心態是不能丟權。「他的心態是共產黨既然把權交給我了,絕不能在自己手裏丟掉。」趙並贊成美國記者華萊士採訪江時,稱江是世界上共產黨最後一位專政獨裁者的看法。 

趙說,江提出三個代表,就是要維護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地位,來鞏固自己的執政地位。他評論,十六大江堅持軍委主席一職,是立了一個很不好的先例,「他沒有當過一天兵,沒有指揮過一次戰鬥,還鼓吹他是軍事家,真令人啼笑皆非。」 

他並說,曾慶紅和江實際是一體的,是一個靈魂。現在面貌不清,因為得到江的信任,無所顧忌。 

談到胡錦濤,在他剛上臺時,趙稱人們對胡的期望過高。後來趙又評論,胡是中共意識形態下培養出來的青年幹部,不會在制度上有什麼改變,也就是不可能進行政治體制改革,胡溫體制乃是江、李體制的延續而已。 

04年底,被問到對胡錦濤在四中全會談話中,繼續強調鎮壓法輪功,封鎖新聞自由等的看法,趙稱,胡把自己的面目暴露出來,他不可能對中共專制有什麼改變,否則這個專制、權貴利益集團就會把他搞下去。趙認為,胡提出「以人為本」 的思想,不過是為自己樹立一個形象而已,不能解決問題。 

對中美關係、台港問題的看法 

趙認為,如果人類社會發展需要有個主導的話,那麼由美國主導,比俄羅斯、中國主導好,更不用說德國和日本了,因為美國沒有領土野心,不搞殖民地。美國也是從發展本國利益來發展對外關係的,但發展本國利益是同人類利益相符合的,不僅發展對外自由貿易,還要推行自由、民主、人權,這與人類社會實現現代文明相一致。他認為,中國要發展,必須和美國搞好關係。 

對台灣,趙說,軍事演習只會喪失民意,他認為,武力攻台,實際上要同美國搞對抗,趙並讚揚蔣經國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既從蘇聯共產黨影響下走出來,又擺脫了國民黨一黨專政的老路,主張順應世界潮流,進行民主改革,不簡單。 

反對鎮壓法輪功 

《談話》披露,趙反對中共鎮壓法輪功。對於宗鳳鳴提出,當局又是採取高壓政策,取締鎮壓法輪功等,但反而使信眾信仰更堅定,如有位婦女寧願開除公職也要堅持,有的寧願在派出所被拘留也要煉,有些人在拘留中受折磨死去,趙認為,法輪功的特點,是精神層面上的修煉,講究真、善、忍,追求更高級的精神境界,基於這種信念,把受折磨、受鎮壓當作修煉的功課,所以能吸引人。 

他並說,目前社會上積累的矛盾越來越多,根源在於制度問題上。 

趙紫陽晚年時思想已經拋棄中共專制,他說,所謂穩定壓倒一切,就是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權力壓倒一切,共產黨要統治一切﹔他主張放棄一黨專政,逐步走向民主。 (新紀元) 

趙紫陽十五大曾為六四上書要求重新評價,卻遭來更加嚴重的人身管制,趙說,當年反對六四鎮壓的決定,也是全家開會後作出的,原因是不想在歷史上欠一筆。圖為趙逝世後,香港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的萬人悼念大會。(新紀元)


對中共專制的反思 

《談話》多次談到,趙紫陽對中共專制的反思。《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泳梅在接受新紀元採訪時說,「從談話中可見,趙的思想已經跳出了共產黨馬克思主義的框框,否定了他早年的信念,開始認同世界普世的價值、西方的社會制度。」金鐘則指,趙對共產黨無產階級專制,這些根本的教條,他都持批判和反對的觀點。 

《談話》中,趙明確地說,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就是鞏固一黨專制,在黨的壟斷一切的情況下矛盾必然越積越多﹔所謂穩定壓倒一切,就是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權力壓倒一切,共產黨要統治一切﹔他認為,在中共專制體制下,什麼「好」政策出臺都會變樣,也就是魯迅所說,什麼東西丟進這個染色缸裡都會變顏色。 

他多次提出,中共的制度是腐爛了,現在腐敗的問題核心就在於中共專制上,他認為,中國的發展是要從一黨專制轉向民主政治,這是順應世界民主潮流的。他明確提出,政治改革就是要放棄黨的壟斷權力,改革開放就是要實行民主政治。 

高瑜則稱,趙提出建立議會民主,放棄人民公社、改變所有制結構為私有制等改革路線,實際上走的就是放棄一黨專制走西方資本主義民主化道路。 

對於趙的思想變遷,趙在書中稱,自己也是從中共的舊思維中走出來,傾向於追求民主法治,他堅持兩條,其中一條不拘泥於教義,而是注重現實,關心民意,關注人民的需求。另外一條,就是不擅權,不搞個人權威。 

《談話》中,作者形容趙紫陽是中共高層領導提出中國要走向民主與法治的第一人。蔡泳梅認為,趙作為中共體制內前最高官員,他的言論會對中共體制有很大的衝擊。「趙紫陽對這個體制的批判,對現政權的批評,會有很強烈的作用,而且中共體制內還有很多人非常懷念趙紫陽。」 

高瑜預計該書的出版給中國人帶來一股希望:「中國人並不只是犬儒政治,畢竟有健康力量,引導中國走向民主。」 

書出版的曲折  

據稱,該書出版前後,作者宗鳳鳴和書中提及的一些人物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壓力。宗鳳鳴在2月23日,心臟衰竭送院,據說當天搶救過來,並已轉院,但目前身體狀況不知。 

和作者宗鳳鳴熟悉的高瑜稱,中共對該書的出版非常緊張,出版前多次找宗鳳鳴以及宗鳳鳴的親屬談話,甚至把家中八十多歲的老太太嚇得直哆嗦。 

高瑜說:「他們警告說,這本書一出來就是反革命。」 

書出版後,宗家也非常低調,原本由宗老接電話,也改由家中老太太接,估計受到極大的壓力。另外,為書寫序的前趙紫陽秘書鮑彤的行動在書出版後,也明顯受限,門前的警衛也由4個增加到6個。 

據最近見過宗鳳鳴的丁子霖在發表的文章透露,宗老是冒著坐監牢的風險來出版該書,「我一個 87 歲的老頭,活不了多少年了,還能怕死?------我總算對得起我的老朋友趙紫陽了,也總算對得起在那一場慘案中死去的人了。」 

蔡詠梅呼籲中共不要進行政治迫害:「趙紫陽做過中共高層的總書記,裏面涉及到中共高層有些問題,包括什麼人見他,我不知道這本書中共高層有什麼樣的反應,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因為這本書搞政治迫害。我呼籲共產黨你不能用你的黨法代替國家的法律,不能用黑社會的手法來處理書中涉及的當事人。如果胡錦濤這樣做,再一次證明他就是一個專政主義者。」 

相對於之前高調批評8本禁書,中共官方目前還未對該書有任何的表態。高瑜分析,中共這次是「打掉牙齒往肚子裏吞」,擔心禁書再次引起類似8本書的強烈反彈,所以採取明沈默,暗監控的做法。另外一方面,出書日期又貼近鄧小平逝世十周年之前,中共害怕人們重提鄧小平鎮壓六四的罪行史。 

但高瑜認為,該書應該讓更多中國人看到,「這是對中國歷史的反思,對中共體制的反思。」X

05年趙紫陽的去世,觸發全球大規模“追悼紫陽、告別中共”的民衆自發集會。圖為2005年1月29日,在美國華盛頓DC國家廣場、國會山莊前,全球超過二百家機構共同發起了美國華府「追悼趙紫陽、告別中共」國際大集會。美國政要名人、民主黨眾議院領袖南希‧培羅西參加了在華盛頓舉辦的悼念趙紫陽活動。(新紀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