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重慶大旱的持續與三峽大壩

重慶的災情依然沒有結束。據重慶日報2007年1月12日《水利工程蓄水不足,重慶旱情依然嚴峻》的報導:「重慶在去年百年不遇的大旱結束後,降水量依然偏少」,到目前為止「全市旱情依然嚴峻」。


2006年8月26日,攝於重慶綦江縣。該地溫度曾高達44.5度。(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毫無疑問,去年整個一年,重慶都處在乾旱之中。那長達70天的伏旱結束後,即使在旱情有所緩解的10月份以後,降水量依然「比往年減少50%」(資料來源:同上)。這確切無疑的告訴人們四川盆地氣候的異常。根據國外科學家的理論:在修建水庫之後,庫區夏天的氣溫會不可逆轉的上升3~5度;而冬天,庫區內則會暴雪成災。但四川到現在並沒有降雪,甚至連降水也比往年少。倒是在臨近四川的湖北省近來暴雪成災。那麼究竟是甚麼原因使四川盆地依然乾旱,而沒有如預料的那樣出現暴雪呢?

要形成降雨或降雪,空氣中光有水蒸汽是不夠的。只有空氣中的水蒸汽遇到冷空氣之後,凝結成水或雪降落,才會形成降水。在去年全年的乾旱中,四川盆地地表的水分幾乎都被蒸發乾了,甚至連巨大的水庫也乾涸了,這麼多水分跑到空氣中,為甚麼沒有降雨呢?因為空氣中的水蒸氣沒有遇到冷空氣,沒有冷凝成水滴降落下來,因此沒有降雨。那冷空氣為甚麼沒有來,原來降水正常的時候,冷空氣是從哪裡來的呢?答案只有一個,是從長江!四川盆地周圍都是高達兩千米的山脈,冷空氣無法越過,要進入盆地內部,只有沿著周圍山脈中的最低通道──長江才能進入。正常的氣流交換模式是:當盆地內空氣受熱膨脹上升後,四川盆地就通過這個唯一的水汽入口從外界補充氣流,構成一個完整的水汽迴圈。因此在沒修三峽大壩之前,江面上有風,而且非常大,沿江吹入四川盆地內部。但還不能說這股風就是冷空氣,而是它在沿江吹向上遊的時候,被江水冷卻成為冷空氣。從青藏高原沖刷下來的江水冰冷刺骨,在奔騰咆哮的過程中,激起層層水汽。風在與江水接觸被冷卻的同時,攜帶起江面上潮濕的水汽,成為冷濕氣流,進入四川盆地內部,為盆地內降雨創造條件。

現在的問題是修大壩後,風被阻隔,江面沒有風,水汽輸送的管道被攔腰切斷。有人認為大壩不過180米高,阻擋氣流的說法是不成立的。是的,一座大壩,可能阻擋不了大氣環流,但只要它阻擋了這股風,對四川盆地的影響就是致命的。沒有風,進入四川盆地的冷濕氣流就無法產生;沒有冷空氣,就形成不了降雨,要問三峽大壩對風有多大的阻隔效應?大家可以想一想防護林。它們的防風效果是公認較好的。國家大力提倡在風沙大的地方種樹,降低風速,會取得良好效果。但防護林畢竟是樹,樹與樹之間有間隔,而且高度一般不會超過30米。而三峽大壩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偉大的防風牆,不但體積巨大,高達180米,而且鋼筋混凝土澆鑄的表面,沒有一絲透風的可能。它會結結實實的把所有的風阻擋在外面,這一點任何人都不會有懷疑。如果把一個障礙物加高到180米,堵在風口上,風力肯定會劇減。三峽就是這樣,它在蓄水的同時,阻擋了風,阻擋了水流,將冷空氣的兩個來源統統切斷,從而導致四川盆地缺乏水汽,無法形成降雨。

既然夏天乾旱少雨,那冬天會形成暴雪麼?很難,因為即使空氣中有水蒸汽,但如果沒有寒流,沒有足夠的冷空氣將空氣中的水蒸汽冷卻,也是不會形成降雪的。由於秦嶺和大巴山的阻隔,冷空氣很難進入四川。寒流被阻隔在外面,無法影響到盆地內部,就不會形成降雪。即使最近湖北省暴雪成災,但四川依然沒有受到影響就說明這一點。因此,四川盆地冬季形成暴雪的機會不大。

如果冬天沒有暴雪,地表旱情得不到緩解,那麼四川盆地今年的形勢會非常嚴峻。乾旱已達一年,已經影響到人民生存,如果下去,會有更多地區的老百姓因為缺水而面臨生存問題。那時他們該怎麼辦,到哪裏去取水?難道都要背井離鄉,外出逃荒?由於去年乾旱,許多農民顆粒無收,畜牧業、生豬飼養、漁業、林業、家禽均蒙受巨大損失。如果今年再乾旱,他們靠甚麼生活下去?國家對受災人口要用多少財政補貼才能把一億人安定在那裏?這是一個永遠也填不滿的無底洞,一個稍不注意就會引發巨大災難的社會問題。

現在是考慮炸掉三峽大壩的時候了。只要三峽大壩存在一天,四川就一天不會從乾旱之中解脫出來。有三峽卡在長江的咽喉上,擋在水汽進入四川盆地的入口上,四川就一直會這樣旱下去。要解決乾旱,只能把它炸掉,沒有其他辦法。如果當局像以往一樣對問題遮遮掩掩,不肯承認錯誤,拿不出有效的措施來解決,非要等到四川盆地旱到連草都不長,人都無法生存的時候,就太晚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