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港特首選戰白熱化

?"
3月25日是第三屆香港特首選舉日,因為梁家傑的加入,香港首次出現有競爭的特首選舉,被視為「對中共統治香港的第一次挑戰」。圖為梁家傑1月31日宣布取得111個選委提名,正式成為特首候選人。(新紀元)

07、08年是香港選舉年,依次為特首選舉、區議會、立法會選舉三大選舉。一直被認為是中共直接操控、唱獨角戲的特首選舉,因為民主派派出的候選人、曾在反對〈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一役中有突出表現的公民黨資深大律師梁家傑突圍而出,將選舉熱提前升溫。這場選舉也是1997年中共掌控香港以來,首次出現有民主派挑戰中共欽定候選人的選舉,倍受外界關注,美國《彭博新聞》評論為「對中共統治香港的第一次挑戰」。

  雖然現任特首曾蔭權穩握選舉委員會800人「小圈子」中絕大多數選票,選舉結果未賽已知,但梁家傑表示,他的參選過程不斷有意外的驚喜,打破了中共對「小圈子」選舉操縱的宿命,改變了中共治港文化,更令北京當局跌破眼鏡,其根源在於港人對民主的強烈訴求。


 
修改〈基本法〉觸動媚共神經

梁家傑2月11日公布政制改革政綱中,明確提出2012年雙普選和在適當時候修改〈基本法〉。在選舉行政長官方面,梁家傑建議將目前的選委會改革成為提名委員會,加入400名直選委員至1,200名,並將參選人的門檻,降低為取得50張提名票。立法會選舉方面,於2012年一次過取消所有功能組別議席,又建議縮小選區。

本身是資深大律師的梁家傑同時建議可以修改〈基本法〉,包括特區主要官員由特首直接委任已足夠,不必再經中共中央任命;取消特首無政黨背景的限制,以及修改〈基本法〉毋須中共中央批准。梁家傑的政綱,特別是建議取消中共中央任命香港主要官員,直接觸動中共官員、媚共人士的神經,被視為中共在香港的地下黨員、「以頭上一把刀」方式強推二十三條立法的前香港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公開批評梁家傑搞港獨,挑戰中共,有違〈基本法〉。
 
對此,當年曾擔任〈基本法〉起草委員的民主黨元老、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接受新紀元採訪時,批評梁愛詩認識問題馬虎,同時帶著情緒說話。司徒華說:「每逢你說些不合她聽的意見呢,就說你違反〈基本法〉或想搞獨立。我希望她自己拿出〈基本法〉來看一看,特別是看看第159條。」

司徒華補充說,如果有人說〈基本法〉不可以修改,才是違反〈基本法〉。他說:「在〈基本法〉第159條,已經說明〈基本法〉是可以修改的,不過要經過一定的程序,同時由誰決定可不可以修改。梁家傑提出修改〈基本法〉是很普通的問題,你不能夠提出修改都不給。」
 
司徒華並特別提出,過去三次的中共人大釋法才是真正的違反〈基本法〉:「首先〈基本法〉規定提出釋法的不是行政部門,而是由香港的司法機關提出的,但是過去三次(釋法)都是由行政部門提出。」

而對於梁愛詩的「搞港獨」言論,梁家傑在接受香港電臺訪問時回應道,有關言論太荒謬。他並質疑梁愛詩之流不希望實現普選,所以企圖轉移公眾視線。梁家傑強調,即使中共自己的憲法在建政以後都改過無數次了,「所以我覺得作為一個候選人一定要有一個勇氣、有一個膽量,去提出一些我們見到理想的民主政府,應該有的一些元素」。
 
對於早前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國務委員唐家璇等人相繼公開表態支持曾蔭權,中共人大委員長吳邦國也就〈基本法〉條文不容挑戰幫腔,時事評論員凌鋒接受新紀元採訪時說,這是中共一貫的手法,給人扣帽子,各種最嚇人的帽子都往梁頭上套,顯示出對這場勝負已定的選舉,中共都不能容忍民主派發出聲音,恰恰說明中共的害怕和心虛。「共產黨簡直弱不禁風,這和民意距離太遠,所以才害怕。」。

梁家傑和陳方安生先後發表雙普選的方案,遭到中共官員猛烈抨擊。 (新紀元)
 


 
「左耳陳」放炮又改口

繼梁家傑之後,前香港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領導的核心小組,3月5日提出雙普選的具體方案,包括2012年普選特首和最遲在2016年落實立法會普選。與此同時,21位泛民主派也提出2012年雙普選方案。
 
中共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隨即批評有人「自扮民主英雄」,並反問當時擬定〈基本法〉時這些人在做什麼,矛頭直指陳方安生。但次日陳佐洱即反口,並反指傳媒斷章取義。時事評論員凌鋒發表文章指,這是中共政客在兩會期間據自己的需要出來表演所上演的第一場好戲。

凌鋒說,實際上1984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規定了「一國兩制」,包含了香港實行自由、民主的資本主義制度。中共主導制訂的〈基本法〉就千方百計在具體實施中設立層層關卡,導致今天香港政治發展的死結。中共從開始「革命」就拿民主騙人,同樣也拿民主騙香港人,至今在中國看不到民主的影子,在香港則是「終極目標」,然而什麼時候是那個時刻,中共至今沒有鬆口。

他並說,因為「左耳陳」言論太過荒謬,遭到外界普遍質疑,估計陳佐洱受到內部批評,所以反口。

澳門賭場大老闆、與黑幫過從甚密的政協委員何鴻燊。(Getty Images)

 
「澳門賭王」威脅勿投白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澳門賭場大老闆、與黑幫過從甚密的政協委員何鴻燊在臨近選舉兩星期前,又放話出來,警告800人選委不要投白票(即棄權票) 。他更說,誰投白票,都可以查出來:「我跟你們講,你們以為投白票就無人知道?一樣知(道)!」

此言一出,香港各界譁然,外界批評,何鴻燊旨在恐嚇選委,令一些不想支持曾蔭權,想投白票的選委有心理壓力。事關香港法例規定特首選舉正式投票要不記名,故有多項保密措施,確保選舉公平公正。為平息風波,沉默兩天後,香港選管會主席才召開記者會,向外界力證投票不會洩密。
 
時事評論員凌鋒說,何鴻燊號稱賭王,在港澳黑白兩道都有影響力,去年兇徒暴毆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議員一事,外界普遍相信和何鴻燊有關,港府最後也是查不下去。何鴻燊選在此時發表言論,明顯是聽命中共,百般恐嚇選委。「你看看那些媚共人士,以及港府淡化處理這個事,說明就有問題。」
論壇不准支持者鼓掌

對於第一場3月1日的電視辯論,梁家傑被外界普遍認為表現優於曾蔭權,曾陣營分析可能曾因為受到梁的支持者的鼓掌刺激而表現欠佳,在由八大媒體於3月15日舉辦的特首選舉辯論上,剛開始破天荒地不准支持者拍掌,最後在各方壓力下,有限度地放鬆只給市民鼓掌,雙方陣營不准鼓掌。

司徒華說,只有共產黨才不給拍掌:「可以下令他們拍掌,鼓掌通過不用表決,同時它們在某個首長講話時,幾乎在某個語調、某個手勢下就熱烈鼓掌。」
 
司徒華批評從一些所謂的規定便暴露其不民主的地方:「從這點可以看到,在這個已經知道結果的特首選舉當中,還有很多不民主的東西揭露出來,譬如限制參加的人,或者曾蔭權不出席某些場合,或是不給普通市民參加等等。這次特首選舉重要的地方,不是3月25日投票的結果,哪個當選,而是在這個過程當中,給市民多些認識香港目前的情況,暴露很多不民主的事出來,讓大家更加下定決心,爭取最終的雙普選。」

凌鋒也認為,這個不准支持者鼓掌的規定可謂匪夷所思、聞所未聞:「共產黨所到之地,什麼奇怪的事情都會發生,你想都想不到。兩軍對陣,必有看將,難道將來球賽你也不讓鼓掌嗎?」

雖然07年普選願望落空,港人積極爭取2012年雙普選。圖為去年7月1 日爭取普選的遊行人士。(新紀元)

爭取雙普選遊行前恐嚇港人

對於3月18日民主派發起的爭取雙普選大遊行,近日也有中共官員,人大副委員長成思危在北京隔空警告港人勿「搞搞震」(只搞政治,不搞經濟)。遊行發起人,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孔令瑜反駁港人並非「搞搞震」,遊行是港人的發言渠道。「其實是官逼民反,北京、曾蔭權保證不讓香港有普選,香港人沒有辦法申訴。」

外界分析,自50萬港人上街成功反對二十三條立法之後,中共非常懼怕港人大規模的遊行請願,擔心更多人遊行觸動民意,但又怕中共官方過激言論起反作用,所以今次罕見地用打「經濟牌」的方式減低港人上街的意願。

而一星期之前的另一場遊行,由香港社會民主連線舉辦的反對「小圈子」選舉遊行申請,就一直不獲警方批准,成為1997年之後首次被禁止舉辦的遊行。當天,遊行人士如期前往遊行地點維多利亞公園,警方更罕有地動用很多警力,將公園團團圍住,遊行被迫降級為集會。
 
中共媒體封鎖掩蓋

香港的選舉對中共政權構成挑戰,中共媒體被下令掩蓋選舉消息:梁家傑的網站在大陸被封鎖;當香港電視臺報導他時,大陸鄰近香港的地區收視訊號就會被廣告所取代。

突破黑勢力 不斷有驚喜

香港民主派中對參選特首選舉持不同意見,社民聯的黃毓民說,這是一場北京操控的「小圈子」選舉,是一場鬧劇,民主派應該杯葛。民主派很多其他人則希望有競爭的選舉能協助開創香港的民主文化。

梁家傑在一次電臺節目中說,他的參選過程不斷有意外驚喜,打破了中共對小圈子選舉操縱的宿命:「一個有競爭的特首選舉是會觸動香港人,直到有90%的人希望有競爭的出現;接著我們想不到我們可以有100票,可以成為特首候選人, 12月10 日的選舉結果,令不但是北京或者是特區政府跌眼睛,我們自己也喜出望外,這是很令我感動的;因為我覺得打破了一些界別的小圈子選舉的宿命。」
 
民主派元老司徒華這樣評價梁家傑參選的兩大勝利:「第一,突破了97年後所有特首選舉都是自動當選,封殺所有的候選人,只有一個中共欽點的候選人的情形;第二,令曾蔭權不得不比上次他接任董建華時多些接觸市民,多發表他對將來施政的意見,使市民有討論的機會,不然的話,他也不會說出『我要做好呢(這)份工』的話。他說這句也給香港市民看到他究竟為誰打工?!」

.梁家傑和曾蔭權出席3月1日首次電視辯論大會。(新紀元)

梁家傑說,自己的參選改變了中共操作香港的宿命,
圖為梁家傑和他的支持者。(新紀元)

泛民主派舉辦318爭取雙普選遊行。(新紀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