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昔日中共治台戰友 前瀋陽台商會長遭大陸未審羈押近兩年

?"
前瀋陽台商會長張揚遭中共羈押近2年,72歲大姊張福英(中)、兒子(左)在民進黨立委黃偉哲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呼籲中共放人。(黃偉哲國會辦公室提供圖片)

遭台灣通緝的台商張揚(本名張益松)十餘年前「債留台灣 錢進大陸」,在大陸積極經營政商關係,曾以「中國澳門台灣商貿總會會長」邀請台灣政商界人士到澳門參加「和平統一論壇」,現遭大陸地方政府坑害羈押近兩年,家人向台立委控訴。

張揚曾任瀋陽台商協會會長,現在瀋陽因案被羈押近兩年未審判,也不讓家屬探望,家屬求助無門,日前由民進黨立委黃偉哲陪同下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控訴中共未經審判超期羈押,並也呼籲中共儘速遣返張揚回台面對司法。

張揚的兒子指出,張揚的財產遭中共政府查封,沒有合理審判,一直羈押至今,更不能對外聯絡,很擔心父親的情況。

現任瀋陽台商會長王姿涵聲稱對此案不清楚,她稱張揚是位爭議性人物,兩岸均有官司纏身,王保守的說,瀋陽法院方面「應該有在進行」。

現居北京的前新黨立委謝啟大協助過家屬處理張揚案子,她曾表示,大陸在地方保護主義與司法不公的聯手之下,台商在大陸的投資權益根本沒有實質的保障。

大陸利用司法迫害台商

張揚的大姊張福英在記者會上陳述,現年52歲的張揚十幾年前即投資數億元人民幣和瀋陽市政府合作納骨塔生意,未料生意做大,讓市政府眼紅,被瀋陽市政府以莫須有罪名關押近兩年,遲遲未審判,要求交保不成,現在只有律師能探望張揚,但中國都是先抓人再找罪名,最後以挪用公款罪起訴張揚;張揚已兩次保外就醫,健康狀況很不好,在獄中又遭刑求,現在家屬希望中國趕快遣返張揚回台面對司法。

曾任台灣法官的謝啟大協助過處理張揚案子,她對台灣媒體表示,大陸地方政府利用司法手段侵吞台商投資成果,情況相當嚴重,她也提出過「異地審理」的訴求,希望藉此抑制大陸地方政府與地方法院的聯手「迫害」。

張揚在2005年5月間被瀋陽公安局在上海逮捕,在2006年2月間

開過一次庭。出席該次開庭的謝啟大表示,根據大陸刑事訴訟法,被告的親友原本可以作為辯護人出庭辯護,但當她引用此一法條企圖為張揚出庭辯護時,卻遭瀋陽法院拒絕,理由是「台灣人是外國人」,不能適用該法條。

遭台通緝 潛逃大陸 政商得意

據台北地檢署調查,張揚原名張益松,在台共涉及4起經濟犯罪案件,其自民國1992年起屢傳不到,先後遭院檢發布通緝,通緝期限至2008年11月7日。張益松所涉案件,已有因違反銀行法被判決兩年定讞,但因滯外無法執行。

台灣海基會表示,早自2003年起,多次去函請求大陸海協會協助遣返張揚都未有回應。

負責追緝外逃大陸要犯的刑事警察局偵查科則透過管道查出,張益松1995年外逃大陸後,先以假名「張榮豐」在大陸持用台胞證,又以崇正國際聯盟集團總裁「張揚」身分,入主瀋陽「天山福園」擔任董事長兼總經理,並擔任瀋陽市台商投資企業協會會長,成為大陸地區的納骨塔大王,曾與瀋陽市政府政商關係良好,但也遭地方黑白兩道覬覦。

地方黑白掛鉤

台商難敵

「投資中國受害台商協會」會長高為邦長期追蹤張揚個案,他說:當時張揚與當地業者合資,準備投資3億人民幣興建「天山福園」靈骨塔,共3座可容15萬個骨灰座。但中方業者一開始就要借錢,常耍流氓、耍狠,後來勾結公安,控告張揚「捲款1,300萬人民幣,意欲潛逃」,不但扣留他的台胞證、台灣護照,還要關他,他只好逃往北京向國台辦求救,但國台辦管不了地方政府。

約莫過了5、6年後,待瀋陽市前市長、副市長因其他案子落馬,大批涉案官員及黑道分子被逮捕判刑後,張揚拿回經營權,雖然公司幾近被掏空了,張揚重新經營當地政商關係,並於2000年7月當選瀋陽台商協會會長。

2005年5月張揚又被瀋陽市公安以逃稅為由在上海拘禁,有華文媒體稱之為「上海幫勾串法院迫害台商」。

立委黃偉哲表示,台灣政府目前並無正式管道協助台商處理大陸司法案件,將受害案例曝光,也為提醒台商多小心謹慎。

2004台總統大選

中共資助隔海造勢

2004年台灣總統大選,張揚公開支持國民黨連宋,並以瀋陽台商會會長身分表明,要動員2萬名華北台商回台投票。

2003年12月張揚以「中國澳門台灣商貿總會會長」、「瀋陽台商投資企業協會會長」署名發出的邀請函,邀請台灣政商界人士到澳門參加「和平統一論壇」,函中指出食宿由總會免費招待。

當時立委蔡煌瑯質疑中共企圖介入台灣大選,在背後財力支援張揚,他認為,中共透過逃往海外的通緝犯達到「以台統台」的目的。當時立委段宜康也表示,張揚在台灣被通緝,執法單位數次發函要求中國協助,但因張揚與中共關係良好,中共都未回應。

對於張揚如今的境遇,國民黨大陸台商服務聯繫中心召集人江丙坤立委的國會辦公室表示不清楚,說張揚的家屬並未向他們陳情求助。

現任民進黨副秘書長的蔡煌瑯則表示,「不分藍綠,中共是對台灣的百般打壓,即使逢迎巴結、百般媚共,下場都一樣」,他說,「畢竟中國現在是一個人治的國家,不是一個法治的國家。」X

台商大陸經商多艱險,大陸地方政府利用司法手段侵吞台商投資成果情況嚴重。(法新社)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