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曾慶紅主導香港紅色黑道文化

?"
(Getty Images)

九七香港主權交接之前,北京主管香港事務的部門直接掌握在江澤民手中。2003年江澤民全退後,則由江時代的實際大總管曾慶紅接手。曾慶紅的大弟曾慶淮以中國文化部特派員身分進駐香港,再加上祖籍上海的香港特首董建華,上海幫在中共內部角逐香港權益中領先。

曾慶紅開始以自己特有的黑白兩道混合手段直接對付香港民主派。

中共和香港黑道淵源深長

香港流行黑社會文化,而香港也處處都能見到黑社會的陰影,黑社會爭地盤火拼事件亦時有所聞。03年香港易主後,港人三教九流成批成批的上京「晉見」新主曾慶紅,被港人形容為黑道上的「拜碼頭」,在訪京團中,據說也不乏黑社會高層人物。
 
某位香港藝人參加了「訪京團」,曾與曾慶紅合照。他在合照時做出反V的不雅手勢,被記者追問之下,他便順口叫曾慶紅「阿公」。「阿公」是黑社會中的術語,比黑社會中的老大地位還要高。「茂利」是黑社會中小人物的叫法。
 
這位香港藝人以演黑社會人物而成名,其對黑社會的了解應非一般人所能及。以江湖小人物「茂利」的眼光,雖然與曾慶紅僅僅只是合照的短暫接觸,但他的直覺告訴他,曾慶紅就是個不折不扣的黑社會「阿公」。
 
香港一直是中共地下活動的跳板

中共與香港的黑道關係淵源流長,鄧小平當年廣西百色起義失敗後,就通過黑道幫忙躲到香港,後轉到上海。而香港一直成為中共地下活動的跳板。1960年代,某台灣特工潛入大陸,在十一國慶日炸毀深圳一橋樑,中共震動,下令廣州軍區限期抓人。結果這位台灣特工被黑道人物綁架交回大陸。知情者說,其實當時該倒楣特工在綁架過程中已經死亡,但深圳仍然召開了公審大會判處他死刑。

60年代,香港商業電臺敢言的節目主持人林彬於自己的節目《大丈夫日記》及《欲罷不能》裏批評發動暴動的左派人士,指他們擾亂香港秩序,更多次譴責香港左派極端分子,左派「鬥委會」的核心人物楊光。林在《欲罷不能》節目內對左派的行為及目的更是諸多嘲諷,節目名稱即指左派發動罷工、罷課及罷市失敗。
 
1967年8月24日,林彬駕車被偽裝成修路工人的兇徒攔截。兇徒向車上潑以汽油縱火,結果林彬與其同車的堂弟被燒死。林彬被殺後,左派中有人匿名承認責任,稱林彬為「民族敗類,港英走狗」;謀殺是「執行民族紀律」,並聲稱仍會繼續「制裁其他敗類」。事件中無人被捕,至今仍為懸案。
 
阿公主持下的紅黑合作

雖然並無證據說明楊光指使謀殺林彬,但一般香港人皆認為「鬥委會」及其負責人楊光需要為事件負責。因此,回歸後楊光獲頒贈大紫荊勳章,在香港市民中間產生很大的迴響,因為不少人仍然不能忘記在報上及收音機得知林彬被殘酷殺害的消息時的震驚感受。
 
在香港回歸前,前公安部長陶駟駒就公開說,香港黑社會也有愛國的。而中國共產黨作為一個政治團體,拒絕在香港的民政部門登記,甘於黑戶,大搞其擅長的「地下工作」。左派人士公開場合也大都拒絕承認中共黨員的身分,此種行為方式,在香港形成了特有的紅、黑兩道大融合的新型政治黑社會道場。而中共國安總頭目曾慶紅的登臺,則更是把這個機制發揮得淋漓盡致。
 
有中共「大內總管」之稱的曾慶紅,曾經以掌握中共高官隱私、收買、威脅和暗殺等手段幫助江澤民成功扳倒陳希同的北京幫和軍方楊家將、顛覆鄧小平家族、擠走喬石等中共元老、懾服李鵬、朱鎔基等陣營。
 
由於江澤民在穩固權力過程中利用曾慶紅採用陰謀手段對付自己認定的政敵,得罪了大量中共高層人士。據悉,許多黨政軍元老都對曾慶紅恨得咬牙切齒。中共中上層官員都在曾的監控系統之下,被廣泛收集個人隱私及把柄。一旦被發現有反叛江氏的苗頭,則會被嚴懲,如果忠誠不二,則平安無事,而罪證在平時都被收集齊備。高層有人形容曾慶紅對官場的控制比當年明朝的東廠、西廠和錦衣衛搞得人人自危的特務監控系統還要甚過許多。

故此,黑道老手曾慶紅對香港又豈能金盆洗手。林彬事件人們尚未忘懷,曾氏版的「林彬事件」 就讓港人著實領教了曾「阿公」的厲害。

曾遭中共黑幫威脅,被迫封咪的前商業電臺名嘴黃毓民,04年中封咪前一週,接受大紀元專訪,披露受到中共很大壓力。(新紀元)

 
鄭名嘴「禍從口出」
 
2004年,鄭經翰、黃毓文、李鵬飛三位知名電臺主持人相繼「封咪」(辭職),在香港乃至國際上都引起震動。這三位主持人素來作風大膽、言辭辛辣,針砭時弊,猛烈抨擊特區政府及中共的各項政策,並擁有大量聽眾遠及珠江三角洲。這三人先後於發表不同意全國人大就香港普選問題釋法的意見後「封咪」 。

香港記者協會副主席譚志強披露,獲悉中央某層領導不滿意香港一報章的內容,也不滿意部分電臺節目主持人「瘋狂叫罵」,引發一系列封殺行動。黑道奉令抓住主持人的弱點,例如人身安全、債務等,透過其朋友和家人施加壓力,逼其退出。
 
鄭名嘴早在數年前就因主持節目時「禍從口出」而在凌晨上班途中遭人伏擊,幾條大漢亂刀齊下,鄭的胳膊幾被砍斷至重傷入院,一年多後才能復職。但兇手誰屬至今仍是懸案。這次封咪之前,鄭經翰的公司遭人淋紅油。而黃名嘴也是在辭職前一次下班途中無端被數名精壯男子以中國功夫圍毆追打。此前港民主派劉慧卿議員的辦事處亦被縱火威脅,著名異議人士司徒華也遭人喊打喝罵。
 
對「封咪」 事件,親共團體因恐影響當年的立法會選票而要求交代「封咪」真相,大有維持正義的勢頭。對此,鄭經翰公開回應,指因「有背景之有勢力人士,善意或惡意聲稱代表中央向我傳話,叫我收聲。」文中又稱:「中央為了操控九月的立法會選舉……,動員一切力量文攻武嚇……,既穩住親中政黨如民建聯、港進聯一類的席位,同時打擊泛民主派力量。」
 
他指暴力威嚇教他「不寒而慄」,若有人仍不承認言論自由已響喪鐘,就是「瞪著眼睛說瞎話……,捂著良心為當權者說項」。他又指出,若出席立法會會議解釋「封咪」理由,「威脅我的人可以滅口!」此外,鄭經翰又重提他當年受襲時,前任警務處處長曾蔭培即派員貼身保護,但現任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和警務處處長李明逵卻以沒有證據和當事人不合作為理由撒手不管,「客觀上就是向惡勢力發出縱容的訊號,讓他們肆無忌憚、為所欲為。」
黃毓民方面則有熟悉內情的朋友指出,他確有欠債。某方面的人士就利用這個弱點逼他封咪。
香港「仇恨鬥爭」文化升溫
香港分析人士指出,從香港公開的情況來看,親共人士對反對聲音越來越不能容忍,訴諸黑幫派惡勢力行事了斷的暴力傾向顯著上升。這類政治爭議,目的不在擺事實、講道理,從而釐清愛國與自治、民主、人權、自由等等的關係,而在於認清敵我,進行水火不容的輿論鬥爭。隨著爭議的展開,政治辯論由思想交鋒走向人身攻擊,有人被指為台獨、特務,令思想批判變成人格批鬥,也為本港的社會分化加熱升溫。
 
這正是曾氏手法特點,不需要文明與和諧,只有在刻意製造的各種矛盾爭鬥的暴力恐怖中,才有黑老大的權威。如果人人都懂得只有尋求曾「阿公」的保護才有安全感,香港就真的是曾慶紅的看家地盤了。
 
香港傳統左派的「愛國人士」還搞不懂中共的這套潛規則,結果以程翔案為中心遭遇一場滑鐵盧。至今還在叫冤「替政府做事反被告是間諜」 。2005的4月22日,新加坡《海峽時報》資深記者程翔,在廣州被捕,1年4個月後,06年8月31日程翔被北京市中級法院以間諜罪判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沒收財產30萬元,06年11月24日上訴被駁回。同年12月18 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陸建華,被指將4份涉及「絕密級」情報的文章,交給程翔,以洩漏國家機密罪被判監20年。

如果拍部香港黑社會的電影,有兩位「阿公」老大,一位姓曾、一位姓胡。而程翔卻領著胡的小「茂利」陸建華在曾的香港地盤裏給胡幹事,那能會是什麼下場?這在黑社會的圈子裏是犯了天條大忌的,吃裏扒外替對頭做事,如同搶地盤奪小命,所以阿公絕不會輕饒,這是黑道上的行規,誰也不能壞了規矩。
 
程翔被判了5年,看上去已經是夠重了,而胡「茂利」陸建華則被判了20年,這才是黑道的法規。據悉,陸建華在監獄裏死不認罪,不認罪他日胡還有救他的可能,一旦認罪,屬清理門戶之列,兩家不認,必死無疑。

程翔太太劉敏儀向現任特首曾蔭權遞信,要求援救程翔。(Getty Images)

新加坡海峽時報記者程翔因揭露江賣國,被中共判刑5年,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圖為一名女抗議者要求中共儘快釋放程翔。(Getty Images)


程翔案致使左派心淡

香港傳統左派的「愛國人士」 曾經是中共對外統戰的一支有生力量,中共通過這些左派人士的各方關係在美國、英國、台灣和東南亞等地搞統戰,為建立信任常有內部消息的互通,這在圈內人士來看是常識。
 
據程翔妻子劉敏儀在致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的公開信中指出,香港回歸以來由於出現種種磨合問題,中央派出大量調查員來港,程翔皆樂於協助。2004年中央派出陸建華撰寫一份重要報告,程翔則協助相約有關人士。當中包括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律政司司長梁愛詩、曾任董建華特別顧問的葉國華、思匯行政總監陸恭蕙、城市大學校長張信剛及浸會大學校長吳清輝等。劉敏儀指這份意見書,據了解當時得到中央領導十分高的評價,是中央其中一份最受推崇的香港報告書。
 
這完全是胡辦及其人馬的一廂情願,實際上是踩響了曾大爺的地雷。當然曾要直接挑戰胡還不成熟,唯有動用江的旨諭。就像六四有人故意把個別罵鄧氏家族官倒腐敗的標語特意念給上了年紀的鄧小平聽,氣得鄧動了殺機一樣,曾慶紅以他國安的手段早就摸到了程翔的底細,找到其突破口。
 
程翔最早是在《海峽時報》披露江賣國的消息,後來又以筆名「鐘國仁」於2004年9月30日在香港《明報》上發表〈江澤民要向中國人民交代的一件事〉一文。賣國的指控是江的最怕之一,當曾把此文呈上時,據悉,江澤民看後震怒,親自下令抓程翔,此時胡是無能為力了。
 
不僅如此,胡辦為陸建華對外交道而提供的便利,包括陸告訴程翔的有關胡錦濤內部講話等,則反而成了盜取國家核心機密罪名的證據。而程翔為胡政府對台灣統戰事宜也就成了海外間諜活動。
 
顯然,此舉是對傳統左派的「愛國統戰」活動的極大打擊,每個人都可能被整為下一個程翔案,為保自己,左派也不服氣。程翔作為資深記者,在香港人脈很深,左中右都為之求情,但是涉及曾慶紅在香港黑道統治的原則問題,所以沒有迴旋餘地,左派的統戰幫被狠狠的上了一課,人心盡散。

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去年8月於中環鬧市區被暴力襲擊,被送往醫院,後雖然四名兇徒遭判刑,但法官說真正兇手仍在外逃。(民主黨提供)

紅色黑道文化將趨惡化

了解曾慶紅黑道治港的手法,就比較能理解香港發生的許多所謂突發事件。例如,2004年8月在距離香港立法會選舉不足1個月,民主派候選人何偉途在中國大陸被控告「嫖娼」罪,判刑6個月;2006年8月香港民主黨副主席何俊仁,被幾名暴徒用木棍毆打。
 
何俊仁案件發生之後,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的辦事處收到內有刀片的恐嚇信。2006年2月香港大紀元印刷廠遭4名歹徒暴力打砸,電腦製版機被砸毀,導致印刷廠暫時停工,這是繼在美國亞特蘭大重傷大紀元技術總監李淵之後的針對大紀元的又一起暴力事件。據報導,在此之前曾慶紅利用黑社會手段威脅香港媒體,並利用私下收買和利誘等手段,在全球印刷業最發達的香港,一度使大紀元時報無法找到承印商。
 
回鄉證是用黑道壓迫港人

中國問題專欄作家凌鋒說:「中共對付它的對手,如果不能『堅決徹底乾淨全部』的消滅之,而必須談判或對話的話,它的策略一向就是以強硬姿態向對手迫近九十九步,令對方感到毫無希望乃至窒息,然後退後一步,令對手感到中共的寬容、讓步與善意,以致心甘情願接受條件,乃至臣服。現在北京對香港,就是重演故技。」

回鄉證就是這樣一個壓迫港人的常用工具。港人普遍與大陸聯繫密切,不批回鄉證給港人製造了極大的生活障礙。以此為條件被迫就犯者太多太多,畢竟是老百姓豈能鬥得過有權有勢的黑幫紅匪。

然而,香港也並非曾慶紅可以一手遮天,香港人有用自己方式說話的時候。2004年以來,中共對反對派人士的一系列黑社會式恐怖威脅,以及對香港政治採取的缺乏理智的極端做法,雖然壓制了一部分人,卻更加激化了香港矛盾,從而引發出更大反彈。
 
在此背景下,2004年的七一大遊行有53萬人上街,規模超過2003年,令曾慶紅大為尷尬。2003年的目標是反對二十三條,表達對港府不滿,2004年港人不滿對象直指北京當局。

香港市民遊行反對封殺言論自由,退出共產黨。(新紀元)

香港市民出席去年9月5日「反暴力 護法治」燭光晚會集會,誓揪出暴力幕後黑手,多名有親身經歷的立法會議員和社會知名人士包括劉慧卿、黃毓民等都有出席。(新紀元)


曾「阿公」在選舉中感到壓力

據美國之音分析報導,七一民主大遊行在被外界稱為「經濟動物」的香港,已經形成了一個類似「六四」的定期化、定型化、持續化的民眾聚會。「七一大遊行」的品牌,在香港誕生。
 
今年,2007年1月底,在曾慶紅忙於十七大前的政壇絞殺時,香港在他背後意外插上一刀。據外電報導,香港立法會議員梁家傑獲得了足夠的選舉人票,使他成為特首候選人。他說:「這對香港而言是歷史性的一刻,這是第一步,但這是有歷史性意義的第一步。」

緊接著,兩位下屆行政長官候選人,泛民主派推舉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梁家傑,以及現任特首曾蔭權,在香港媒體擺下的擂臺上3次交鋒。兩人就民生、教育、普選及經濟等議題唇槍舌劍,並回答媒體及現場觀眾提問。
 
雖然,對於梁家傑的嘗試能夠對中共的小圈子選舉造成什麼樣的影響還有待觀察,但是相信曾慶紅這位「阿公」所感到的壓力一定不比參與現場辯論的曾蔭權小。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