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王隴德對高耀潔的「竊竊私語」

?"
被譽為「中國民間抗愛滋病第一人」的高耀潔女士獲得了美國婦女組織「生命之音」所頒發的「年度女權人士活動獎」;但是中共當局卻百般阻撓高女士去美國領獎,直到近日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中共才不得不迫於壓力而放行。(新唐人電視台)

據媒體報導, 在高耀潔醫生來美國領獎之前,中國衛生部副部長王隴德代表吳儀副總理看望了高耀潔。王隴德私下裡向高耀潔醫生承認中國愛滋病的主要傳染渠道是血液污染傳播, 而不是性傳播。 

但是這意味著甚麼? 

王隴德講了這些話,這是他個人的行為嗎?還是代表吳儀說了這些話呢?他承認這個現象是基於衛生部某項專門調查研究的結果, 或者甚麼內部資料嗎? 

如果沒有相應的內部資料或者調查結果,那麼王隴德的話是嚴重失職行為, 因為這是牽扯重大國家公共衛生政策的嚴肅問題, 作為一個副部長豈能信口開河? 

如果有相應的數據資料作依據,那麼為甚麼衛生部不公開這樣的結果,為甚麼王隴德不向高醫生展示這個數據,表明官方有數據也支持她的觀察與調查?一個口頭的承認算個啥? 

換一個角度說,為甚麼王隴德、衛生部、吳儀不對外公開承認王隴德私下和高醫生會談中所承認的問題呢?難道說,泱泱大國的十幾億民眾, 只有高醫生需要知道這個真相嗎? 

那麼今天既然王隴德可以向高醫生承認血液傳播是中國愛滋病主要傳染渠道, 那麼衛生部, 甚至國務院,就有必要出來向民眾澄清: 

1.王隴德的話是否是代表中國衛生部、乃至國務院? 

2.衛生部有沒有調查資料來證實血液傳播是中國愛滋病主要傳染渠道?如果有,甚麼時候公開?這個調查是如何做的,是抽樣,還是普查?直接調查了哪些採血站、醫院?查出多少污染血庫?污染血液的相應血製品流向何方?已經知道的因輸血感染愛滋病的人數有多少?(暫且假設不存在高醫生說的「村騙鄉,鄉騙縣, 一路騙到國務院」的問題)。 

3.為甚麼以前沒有承認這一點? 高醫生強調血液污染問題已經不是一年兩年了。如果有這樣的重大發現,難道國務院或者衛生部不應該開重大新聞發佈會, 向民眾講清問題嗎?雖然像是黑色政治幽默, 但是也不得不問﹕這個官員的竊竊私語就代表了中國公共衛生政策了嗎? 

4.衛生部是否會採取措施解決血源污染問題?已經採取了甚麼措施,落實到甚麼程度? 

5.一個國家的公共衛生政策如果出現大的偏差,那是國之大難。 

既然承認高醫生是正確的, 那麼以前關於中國愛滋病的宣傳教育和救治政策長期誤導了中國大眾,讓人們誤以為主要是性傳播渠道,這個瀆職害命的重大責任誰來負責?是溫家寶,是吳儀,還是衛生部的官員?如果在國外, 這樣的重大失職必定是內閣或者國務院集體引咎辭職。如果有官員隱瞞真實的愛滋病傳播情況調查報告, 那是要追究法律責任的。 

6.既然承認高醫生是正確的,那麼那些直接打壓高醫生的相關河南省在任和以往的官員應該如何追究責任? 

7.對於無辜的因輸血而被感染愛滋病的患者,政府和相關的醫療系統如何賠償?同時,有沒有特殊的救治的優惠政策? 


3月21日,高耀潔醫生(右)邀紐約皇后區圖書館國際資訊中心李江琳(左)邀請向公眾介紹中國愛滋病問題的情況。(新紀元)

8.如何加強血液安全的檢測機製以及血液和血製品的管理?在中國各地的患者如果到醫院輸血, 將來有沒有權利要求醫院無條件提供血液的HIV病毒檢測報告? 

這些難道不是中國廣大民眾應該知道的與自己性命攸關的信息嗎?衛生部難道不應該出來把問題說清楚嗎?中國每天有多少人需要到醫院輸血?每天有多少人可能泡在血漿經濟的各個環節中呢?還要有多少無辜的人會「莫名其妙」的被感染呢?是不是還有人要搬出「避免社會恐慌」這樣的理由來為封鎖公共衛生的資訊辯解呢?中國人死於「莫名其妙」比死於「恐慌」好?是啊,這樣可以減少因為恐慌而心肌梗死的死亡人數,也是一大政績。 

看了高醫生近期的直接了當的真相披露, 海內外各界人士應該嚴正要求公開血漿經濟和血源污染的真相給大眾。 難道海外的中國人都只能滿足於終於見到了德高望重的高醫生?八十多歲的高醫生已經為調查真相,關照愛滋病患者耗費了所有的精力和財力, 難道海內外所有的中國人還要期望她再替大家向前邁這一步? 

高耀潔醫生很善良, 她願意去期望與王隴德的一個簡單的對話就意味著中國政府的改善。她已經在採訪中說她很悲觀了。如果她連這也不願意相信的話,那她豈不是要墜入絕望。人活著總歸是希望生活中有所指望。所以, 作為一個80多歲的老人,她也只能借這個政府官員的話來講出一些真話。這是在血源污染問題上備受惡語攻擊和壓制的高醫生所需要的一種認可,不在她這個處境中的人可能無法想像她所承受的壓力。 

但是海外一些媒體的專業人員,竟然也認為王隴德的「竊竊私語」意味著政府的改進,如果不是傾向性問題,那真是太天真了。高醫生說了,她問了能否落實的問題時,王副部長「笑而不答」。看來這些記者也沒有認真聽高醫生講故事。 

還有媒體炒作高醫生美國之行得到了胡錦濤和希拉里的關注才得以成行。可是,一個80多歲的身份清白的老醫生到外國領獎,這麼順理成章的出國行,還需要這麼高層的介入才可以,這不是中國人自己的恥辱嗎?高醫生說幾句感謝話,那也只是場面話而已,心裡就真的舒坦?她要能早幾年出來,又能多救多少人呢? 

還有很多人認為高醫生在海外少說一些,回去才會安全。我很詫異,高醫生過去這些年安全過嗎?在我看來,這種想法其實辜負了高醫生的智慧和慈悲。高醫生這趟北美之行,沒有激烈之言詞,但她已經開門見山的將王隴德的「竊竊私語」公開化了,這就是將中國愛滋病血源污染傳播的巨大災難擺在了全球人的面前了。我很感佩高醫生這麼做的勇氣和道德力量。真是棋高一著,借力使力,擊破了官方的心理戰術。 

高醫生留下的課題是中國人如何爭取保護自己生命的權利以及海外人如何幫助大陸人的問題。都說「中國人的人命不值錢」,但是看著高醫生飽經風霜的臉,我覺得我們應該從自己開始去否定這樣的「常識」。 

高醫生也多次明確說她不搞捐款或者海外設立基金會的問題,她也指出愛滋病孤兒是需要關注,但是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就是要將血源污染斷根。連怎麼解決問題都說白了,她真不愧是「中國母親的代表」。《穎州的孩子》獲獎後,連新華網都報導,海外有些媒體就說「中國政府對愛滋病問題態度漸開放」。這個結論也未免太早。真正核心的血源污染傳播問題都不對公眾講,又談何「開放」呢?   

高醫生在國內名牌大學演講的時候甚至還為年輕學子立下幾個基本的道德和行為標準﹕ 一、不說假話﹔二、不做假事﹔三、不做假貨。臺下學子高喊﹕記住了﹗記住了﹗ 

那麼,今天高醫生在海外演講之後,我們又記住了甚麼呢? 

(注﹕作者為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副總裁,美國病毒學博士,原紐約艾倫戴蒙愛滋病研究中心研究員。)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