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願為一滴楊枝水 灑到人間並蒂蓮

數十年前杭州城隍山城隍廟門口有一副對聯,上聯寫的是:夫婦本是前緣,善緣、惡緣,無緣不合;下聯對的是:兒女原是宿債,欠債、還債,有債方來。凡走過青春若夢的年紀,凡歷經結婚育子階段的人,想必都會對這副對聯深有感觸!

世間有著許多描寫愛情的美麗故事,也有著每個人孩提時都耳熟能詳那王子與公主終成眷屬的完美童話結局,但現實中步入紅地毯之後的愛情能昇華成互敬互諒、互相扶持的親情就算是幸福的了!所以,王子與公主結了婚之後就沒有美麗故事可寫,更沒有童話可說,因為人生的因緣和合被賦予了實現果報的任務,沒有前緣、沒有宿債就難成夫妻,也不會成為父母子女。

西湖孤山石墳冷

很多人曉得杭州西湖西泠橋邊有座名滿天下的南齊詩妓蘇小小之墓,還有一座為推翻滿清而拋頭顱的秋瑾之墓,但很少有人知道西湖孤山瑪瑙坡旁還有一個小小的石墳,墓碑上刻著「明詩人小青女史之墓」,可惜此墓在文革時已被破壞殆盡!

馮小青原是廣陵的世家女,其祖上曾追隨朱元璋南征北伐,打下大明江山,建立了汗馬功勞,馮家因此享有高官厚爵,到馮小青父親時受封為廣陵太守,馮小青的童年就在廣陵的太守府中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

小青生得端雅秀麗,聰穎伶俐,深得父母的寵愛。馮母也是大家閨秀,對於獨生的寶貝女兒,從小就悉心培育,一心盼望她長成一個才貌出眾的姑娘。

小青十歲時有一化緣老尼來到太守府中,見小青而言:「此女早慧命薄,願乞作弟子;倘若不忍割捨,萬勿讓她讀書識字,也許還可有三十年陽壽!」生為富貴中人的馮母,並不相信也未理會。

天有不測風雲,小青及笄時,燕王朱棣奪位,馮家全族被誅,小青恰隨一遠房親戚外出,倖免於難。造化弄人之下,正值16芳齡的小青被杭州名士馮千秋買回做妾,後因大婦崔氏不容被幽禁在三面臨水僅有一路可通的孤山放鶴亭邊。

孤山清冷、愛人兩隔,僅有一老婦服侍陪伴在側。她有一首《讀牡丹亭絕句》,寫的正是當時自感身世飄零的淒然心情:「冷雨幽窗不可聽,挑燈閒看牡丹亭,人間亦有癡於我,豈獨傷心是小青。」

詩成不久之後,小青因傷心抑鬱染上重病又拒服藥而撒手人寰,聞訊趕至的馮千秋抱著小青哭著說:「我負卿!我負卿!」,但天人已永隔,那年小青未滿18,應了老尼之言。

為眾生許願

幽禁在孤山的日子裡,痛苦的人生遭遇,讓小青轉尋佛法的解脫,她天天禮拜觀音菩薩白衣大士,並在白衣大士前許願,寫下這首可傳誦千古的詩:「稽首慈雲大士前,不升淨土不昇天,願為一滴楊枝水,灑到人間並蒂蓮。」

由於親身受苦,也看到人間夫婦很少有真正快樂的,因此,她不求死後昇天,或往生淨土,而願化作菩薩淨瓶中的一滴甘露水,灑向人間,希望將來世界上的夫婦,都能永遠幸福快樂美滿和諧。

領悟到人生就是還債,小青詩中痛苦感情的背後沒有委屈,也沒有怨恨,更難能可貴的是她有著一顆慈悲柔軟的同理心,由己之苦體會到世界上其他人的痛苦,所以能寫出願為一滴楊枝水,灑到人間並蒂蓮這麼動人的詩句。

人生如寄

古往今來,世上類似小青這樣的痛苦遭遇應該有很多,只是小青的才情與胸懷讓她的故事感動了很多人,而能流傳至今。但這個為情所困的淒涼故事中沒有贏家,悍妒不容的崔氏、愛人卻照顧不了人的馮千秋與遇人不淑的小青,誰也沒能在這場因緣聚合中獲得真正的快樂。

人生的苦來自於承載著太多難以滿足的慾望,這一切慾望的根源就是私,亦是佛家講的「我執」。一切由自我滿足為出發,即使是愛情也是由「我」愛你開始,而這個「我」卻恰恰是最捉摸不透也最難以滿足的!「我」既沒有定性,做為媒介的情的力量就更為飄渺,像馮千秋愛小青,但他那個懦弱的我只顧及到自己愛小青的慾望得到滿足,卻真正害了小青。

情易逝、愛易老,數百年後的今天這世間依然是怨偶處處,正應了佛家講的怨憎會、愛別離與求不得苦,真是苦矣!若能從佛法中去領悟人生的真諦,會明白即使是懷著像小青這樣的慈悲願力也不離執著,因為娑婆世界之人都已是業力滿身,讓人生有苦有難來消減人的業力,避免因為惡過多、造業深重而步入形神全滅的悲慘命運,或許,才是神佛對人真正的慈悲。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老師在《轉法輪》一書中有一段話:「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裡,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人生如寄, 短促的人生就像去到異地旅行,只不過這種人生之旅是為了還負欠、淨化靈魂而來,若迷失在名、利、情等永遠不會滿足的慾望中,那娑婆世界的痛苦將永無止盡,更不會有離苦得樂、安返家園的一天。

願人人都能有小青「為他人想」的智慧與心量,唯有如此,那世上糾結不清的惡緣方能一一善解,那並蒂而生的蓮花也才將開滿人間。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