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上下追尋 苦求正道

?"
李有甫說:讀完《轉法輪》後,我覺得這才是真法真道,我決定不再練「太極拳」、「遊身八掛掌」、「迷魂掌」了,因為我探求的是真理,誰能揭示宇宙真理我就學什麼。(攝影 季媛)

我能感受到很多東西,但我不想看也不想感受,我也不重視功能,因為這些不足為憑,我重點是在法理上提高,修煉心性。功能只是小能小術,不能解決人的根本問題,只有提高層次才能真正解脫。

高強的武功,神氣的功能以及響亮的名氣,並不能給李有甫帶來真正的滿足。「我看了很多相關書籍,中醫的,道家的,我感覺到很多書其實講的是修煉,也感覺到應該有更高的層次,但如何提高,卻找不到門路。」

「自從我開始練氣功以後,特別是特異功能的研究,讓我明白人是有過去世的,這世界是有另外空間存在的,另外空間裡有各種各樣的生命,有佛、道、神,也有低靈、爛鬼等,而唯物論否定另外空間的存在,把人的認識完全局限在我們看得見摸得著的物質空間裡,這樣的世界觀是看不到宇宙真相的,於是我開始在宗教中尋找人生真諦,我相信宗教中說的都是真的。」

「我有個特點,喜歡鑽研。我不看別人怎麼做,我就願意自己思考,探索事物的真相。來美國後我繼續研究各種宗教色彩的修煉方式,嘗試了許多修佛修道的法門,也有些收穫,但最後總感到這些琳琅滿目的文化在裝飾人類的同時,其基本內涵都失傳了,按照書上講的練,怎麼練也提高不大,書中講的話好像在兜圈子,讓人理解不了背後更深的含義,於是我就不停的尋找,苦苦的探索,最後終於找到了。」

1993年,兩位美國華僑想在洛杉磯興辦氣功和中醫的康復中心,在北京找到了當時已經頗有名氣的李有甫。後來因為合資人意見不和,康復中心沒有正式開張,但卻把李有甫引到了美國。

「當時我在廟裡教人無數,也看了許多佛經,經常打坐,能夠背金剛經。但其中的道理,卻沒有人能夠告訴我。後來發現,其實那些人自己也不知道。」

如今,李有甫已經從一個「大師」重新成為一名普通的法輪功弟子,在1999年7月20日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後,李有甫也在街上發真相傳單和參加抗議活動。圖為李有甫在練法輪功第五套功法。(攝影 季媛)

喜得大法 熱淚橫流

1996年,尋尋覓覓的李有甫終於找到了他認為是高層次的修煉方法。

中國著名歌唱家關貴敏是山西人,和李有甫早就相識。在報紙上看到關貴敏到洛杉磯演出的消息後,李有甫便尋上門去,老友相見,話談得十分投機。李有甫說了到美國之後的情況,也談到了苦於無法可尋的苦惱。結果關貴敏告訴他說,自己已經開始修煉法輪功。

「當我第一次拿到《轉法輪》時,我一口氣讀完了全書,一邊讀一邊流淚。48歲的我激動得淚水直流:我尋覓了半輩子,結果終於在美國找到了答案,李洪志老師在書裡都講出來了。我突然明白了,我過去所經歷的一切,都是為我今天理解法輪功而做的準備。

那種迷途中見到光明的喜悅讓李有甫非常激動,因為他覺得終於在一團迷霧中看到了光亮,找到了一個能實實在在教人修煉的具體方法。「修煉兩個字,修在先煉在後。法輪功直接講出了『德演化成功』,『心性多高功多高』的修煉原理,而且法輪功層次很高,李老師把不同層次不同的法都講出來了。」

剛得法的時候,李有甫每天打坐2個多小時,抱輪2小時,讀書2小時,異常投入。「我覺得能學煉法輪功是件非常寶貴非常幸福的事。我也常給我的武術學生,中醫學生還有我的病人們推薦法輪功,讓他們也來感受法輪功帶來的幸福。

以前我由於工作忙睡眠時間短,經常頭痛,練了30多年的武術、氣功和中醫,也沒治好這個病。剛煉法輪功沒多久,頭痛病又犯了,而且非常厲害,我在給病人把脈時手都疼得直顫抖,回家都開不了汽車。我知道這是在消業,李老師在書中講明瞭病產生的根本原因,回家後我就打坐,疼得再厲害也不停,就這樣打坐了一宿,天亮時才迷糊了會,從那以後,我再沒有頭疼過。」

不二法門和「捨」的難關

法輪功主要書籍《轉法輪》中,對心性有這樣的解釋:「心性是什麼?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種物質);包括忍;包括悟;包括捨,捨去常人中的各種慾望、各種執著心;還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許多方面的東西。人的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這樣你才能真正提高上來,這是提高功力的關鍵原因之一。」

對李有甫來說,「捨」是一大難關。

由於法輪功要求「不二法門」,練法輪功不能同時修練其他氣功,作為內家功法的太極拳,也屬於一種氣功修練。

放棄已經練了20多年而且已頗有造詣的太極拳,對李有甫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讀完《轉法輪》後,我覺得這才是真法真道,我決定不再練「太極拳」、「遊身八掛掌」、「迷魂掌」了,因為我探求的是真理,誰能揭示宇宙真理我就學什麼。

當時我正準備出一本關於道家功易筋經的書,馬上就要定稿了,我決定不出了,還有以前我用特異功能給人診病治病的紀錄,厚厚幾本,我通通把它們燒了,因為我不想留這些以後用來顯示,這些都是我要放下的。」

但如此的捨仍然不夠。法輪功要求弟子不能用功能給人看病,李有甫再放棄使用「遙診」的絕技,不再使用功能診病。

李有甫先後被Samra 和Alhambra 中醫大學聘請為中醫教授和武術教授,主要教授學生太極拳和中醫理論。

「1999年3月我參加了洛杉磯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會上和大家分享了我初學法輪功的經歷。交流會那天,我感覺到了師父要來,感到了很強的能量。一想到要親眼見到師父了,我的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以前我見過很多名人,再高級別的人都見過,從來沒有這種激動的心情。這是千萬年的緣分,這是我從來沒有經歷過的殊勝的事。

師父對人很和善,他聽了我的發言後對我說:「以前練的功,好的都留下了。我聽了很感動,費了好大勁才忍住不讓眼淚流出來。」

太極拳心法已丟失

「煉了法輪功之後,我發現以前的那些功能都還存在」,李有甫說,「師父處理的都是些不好的東西,原來正法修煉的東西,還保存著。」

對於這位太極高手,如何比較法輪功和太極拳呢?「太極拳的心法已經失傳了,這是師父說的。」李有甫解釋說,太極的煉法還在,但修法已失。「修煉嘛,修在先煉在後,但如何修心的法則,其實早就不在了。只知道不停的練,以為苦練就可以長功,其實不是這樣的。」

太極拳高手之間,也經常切磋,輸贏勝負之間也經常有爭執糾紛存在,李有甫說,有時候也有很多不好的事情存在,那是修心之法已經不在的緣故。

「以前我練道家功練得好時,晚上睡覺就感到身體在空中飄,很舒服自在,那時候感到飄到雲彩之上。後來煉法輪功後,我也感覺身體上飄,但經常是飄到地球外邊去了,感覺地球越來越小,後來太陽也越來越小。一次衝到銀河系之外了,到了宇宙空間中,周圍黑黑的,速度非常快,當時想說我還得回去修煉,叫起師父的名字,結果一下子就回來了。那種層次是非常不同的。」

「在研究佛經時我看到這樣一個故事。釋迦牟尼佛出生後不久,他父親找來一個相面的人預測他的未來。開始相面的根據三、四千年前古印度的預言推算這位太子是轉輪聖王轉世,但仔細推算發現不對。轉輪聖王是來正全世界的法,教全世界的人向善,締造全人類新文化的,而這個太子的使命只是佛陀。」

他認為,自己以前練過的東西和法輪功不可同日而語,並不在一個境界中,所以不能加以比較。而被人稱為大師,現在也當成了笑話。

「我常感嘆人類還能有這樣美好的修煉機緣,還能有這樣純正高深而又實實在在的高德方法,能修煉法輪功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那種幸福美妙的感受難以言表。」

珍惜千古奇緣

李有甫是武術和氣功界的名人,不少中醫和武林中人,因為他而開始修煉法輪功,但也有人不願意相信。「關鍵還是看他們看重什麼,有人看重自己那些東西,守著自己的理論和功能不放,當然就不會修煉法輪功。」

「有人說《轉法輪》文字不規範,我就告訴他們,這本書是給全世界每個人準備的,不管男女老少,有知識的還是沒文化的,人人都要能聽得懂,所以師父用了最淺白的語言講了最高深的道理。『大道至簡至易』,複雜了並不一定是好。」

他說以前背過《金剛經》、《嚴楞經》等佛經,但不明白他們講的是什麼,提高不了,而《轉法輪》卻是字字洩露天機,很多高層次的理都講出來了,一步一步怎麼修,遇到問題怎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行事,這些《轉法輪》都講得清清楚楚,裡面的內涵極為深刻。

「佛經中早就講過,現在是末法時期,以前的法都度不了人了,要等轉輪聖王傳新法時才能得度。佛陀說:『依法不依人,依意不依語』,靜下心來讀就會有收穫。若有心要修煉,錯過了這千古機緣那時太可惜了。」

如今,李有甫已經從一個「大師」重新成為一名普通的法輪功弟子,在1999年7月20日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後,李有甫也在街上發真相傳單和參加抗議活動。而他在大學的講課當中,也多了一項「講真相」的內容。

「我想不通江澤民為什麼要迫害法輪功。我見過很多不同門派的氣功,為了掙錢,他們玩的那些江湖把戲,如吃托,他一舉手就能讓人應聲倒下,這些騙術我都能看穿。法輪功這樣正的法,假如中國多一些人學煉法輪功,中國就會成為君子國,神仙國,法輪功百利而無一害,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是幹了件最大的蠢事,不但害了百姓,害了國家,也害了他自己。」

「剛才說到我給那個基督教牧師治病的事,事後他的教友們都問我:他當時都被醫院判死刑了你還去救他,你不怕萬一治不好擔責任?要中領館的人趁機誣陷法輪功怎麼辦?我當時沒想這些個人得失,我想到的只是救人。法輪大法好,這是千真萬確的事。迫害持續一天,我們的反迫害就繼續一天,直到迫害結束。」

我過去所謂的大師,只是常人水準上的大師,在真正修煉者面前,我還是個小學生,在真正修煉層次上我只是剛入門的學徒。而以前走過的所有的路,現在看起來,都是為了最後的得法做了準備鋪墊。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