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北京「兩會」之外的災難與抗爭

每年3月,全國政協與全國人大會在北京開會,通過中共中央提出的國家方針大計,如何推動經濟發展,如何健全社會架構。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自稱代表了廣大群眾的利益,胡錦濤的「和諧社會」,更表現救民於倒懸之中的慈悲心腸。然而實際情況又是怎樣的呢?

這些年來開大會,人民大會堂裏發言、鼓掌,會外則是上訪、鼓噪,只是國家的問題、社會的問題,一直無法解決。因為無法「裏應外合」,原因是坐在大會堂裏的人,是國家豢養的特權階層,大會堂外面是無權無勢的社會邊緣人。截然相反的利益關係,他們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

如果僅僅是切斷政府、官員、委員、代表與上訪民眾的關係倒也罷了,問題是能夠到北京上訪的,也只是社會邊緣人的一小部份,更多的人是留在自己困頓生活或走投無路的地方;如果一年一度應該接見民眾的委員、代表都不屑與民眾接觸,連裝模作樣都不為之,那麼平時他們又怎麼可能去關心這些處在社會邊緣的民眾?因此也難保一些「定時炸彈」不在這個黃金時間爆炸。

最轟動的是江澤民時代2001年「兩會」期間的「兩炸」,3月6日江西萬載縣芳林小學因為製造爆竹發生嚴重的爆炸案,4間教室倒塌,造成60餘人死亡的慘劇,死者大多數是小學生。接下來,3月16日凌晨,在中國棉紡工業中心之一的石家莊市發生1小時內的4次連環爆炸,從而導致炸死一、兩百人和幾十人受傷的慘劇。


2002年3月20日,遼陽下崗工人聚集在遼陽市政府前抗議。(法新社)

2002年兩會期間,東北的大慶與遼陽分別有數萬工人上街抗議下崗並被政府與管理階層掠奪對他們的補償費用。遼陽示威群眾更把矛頭指向正在北京開會的前市委書記的人大主任龔尚武。正是這些貪官汙吏,使情況已經夠糟的下崗工人處境更加悲慘。

2003年兩會期間,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數百名紡織廠下崗工人上街請願,要求政府增加每月的生活保障金,一度堵住佳木斯到北京的鐵路。此外,一名來自黑龍江國企下崗工人方慶輝攜帶炸彈,闖進路透社北京辦事處,要求透過電視就中國的腐敗問題接受採訪。

2004年兩會開會會議期間沙塵暴襲擊北京釀成3死7傷慘劇。同時,貴州省畢節市一個煤礦發生瓦斯爆炸事故,造成12名礦工死亡,2人失蹤。新疆哈密燁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井采公司二井則發生重大透水事故,共有9名礦工遇難。

2005年會議期間,山西省呂梁市交城縣一個煤礦爆炸,井下16人遇難,另有11人下落不明。大會一結束,重慶市奉節縣境內的蘇龍寺煤礦發生爆炸,18人遇難1人失蹤。


2006年3月8日,兩會召開期間,會場外的上訪民眾遭到警察攔阻。(法新社)

2006年兩會前夕,北京中國民用航空總局空中交通管理局停車場發生縱火事故。會議期間雲南宣威市中村煤礦,發生透水事故,造成7人死亡,3人受傷。另外,湖南省漣邵礦業集團有限公司一礦井發生瓦斯爆炸,造成3人死亡,6人下落不明。3月6日,5名年齡介乎5、60歲的男女,跨過人民大會堂外的繩索,奔向大會堂前門,但在距離大門25米的地方,被守衛捉住,公安沒收他們的傳單並帶走他們。

今年兩會期間的3月9日,湖南省永州珠山鎮因官商勾結大漲公車票價引發民怨,發生大規模警民衝突,騷亂多日,群眾一度多達2萬人,用磚頭與石塊砸派出所門窗,警方也動員1,700名警力鎮壓,一名學生被員警打死,數十人受傷。當地已實行軍事管制。

永州是古城。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被貶到比較蠻荒的永州當刺史(州長),寫了著名的〈捕蛇者說〉,結論引用孔夫子的「苛政猛於虎也」,來形容只為逃避貪官汙吏的橫徵暴斂而三代冒著生命危險在那裏捕捉毒蛇的捕蛇者所說的故事。

然而到現在由共產黨統治的中國,永州也不能逃避貪官汙吏的橫徵暴斂,終於導致「官逼民反」。如果共產黨是負責任的政黨,應該把那些委員、代表送到永州,讀〈捕蛇者說〉,開現場會議。

然而兩會對此似乎毫無反應。這種麻木不仁的表現,還期望這個黨能夠代表人民的利益,中國社會能夠和諧?這種騷亂與暴動,會越來越大,越來越多。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