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歐盟50年在分歧中以寬容合作

?"
1957年3月25日,歐洲六國在意大利首都羅馬簽訂了〈歐洲經濟共同體條約〉和〈歐洲原子能共同體條約〉,合稱〈羅馬條約〉。(法新社)

  德國總理,也是歐盟輪值國主席的默克爾,在3月25日歐盟慶祝50歲生日的儀式上表示:「過去的幾百年來,人們一直希望能有一個和平的歐洲。這一願望之所以得以實現,是因為歐洲的一些老政治家能夠超越自己這一代人,超越時代、超越各國自己的經濟自由來思考歐洲的前途。」

  歐洲人經過了幾百年戰爭的血腥之後,終於學會了寬容。歐盟的建立和發展,不但結束了歐洲大陸多年的戰爭歷史,而且也開創了以和平的方式完成大一統的里程碑式創舉,這不僅僅在歐洲,在全世界也是從未有過。

雖然歐盟在經濟貿易以及政治軍事領域中仍然存在諸多問題,但歐盟仍然是一個無法令人忽視的「國家」,而它最重要的意義,卻是它的形成過程。

2005年,當歐元正式取代了大部份歐洲國家種類繁多的各種貨幣,成為統一的歐洲貨幣3年之後,一本在美國政經界引起不小轟動的書籍出版了。原華盛頓郵報政治資深記者T.R.萊德,出版了一篇描述大歐洲統一進程和未來遠景分析的大作《歐洲合眾國》(The United States Of Europe)。書名下面的一行小字寫道:新的強權以及美國霸權的結束,很好地為這本書的全部內容作了介紹。

對於歐洲的憧憬有非常實際的數據支持。目前組成歐盟的27個國家,擁有400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積,人口接近5億,而國民生產總值超過美國,超過14萬億美元。
歐盟有統一的貨幣,有統一的海關,歐盟內部交易零關稅,它是全球最大、消費力最強和最具發展潛力的單一市場,在全球經濟7強中占有4個席位,在擁有一票否決權的5個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中占據2席。即使目前仍然沒有正式的政經和軍事中央政府組織,但已經是一個無人能漠視的重要力量。

然而,「歐洲合眾國」仍然面臨許多的難題,歐洲人在振奮的同時也時常沮喪絕望。歐洲在經濟一體化方面達至的成就,在政治和軍事上卻未必能夠借鑑,歐洲的中央政府如何形成,如何形成獨立的安全和軍事力量,如何能夠在全球舞臺上扮演和自身實力相當的角色,這些都未必能夠在短期內獲得確實的答案。

經濟不平衡增長緩慢
許多專家在上世紀預言,一旦歐洲完成統一貨幣和投資稅率一體化之後,歐盟內部的投資將大幅增加,從而帶動歐洲經濟出現新一輪的高速發展。但這種預期並沒有成為現實。

過去5年,歐洲內部的投資比例並不比向外投資高,對歐盟新國來說,來自西歐的投資,也並沒有明顯增加。歐盟整體的經濟增長仍然維持在很低水準,比美國低1/3,比亞洲地區更是遙遙落後。

歐盟傳統的經濟火車頭德國,在最近5、6年經濟不景,法國仍然陷於無法振作的局面。過去5年,新入盟的東歐國家年平均經濟增長率約5%,其中捷克、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的經濟增長率達到或超過10%。

根據有關的協議,歐盟在每年的預算中需要對一些經濟欠發達的成員進行援助,這引起了部份經濟發達成員國民眾的不滿。比如歐盟已經警告計劃在2007年正式加入歐盟的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加快改革步驟,否則只要被25個成員國中的一國反對,所有努力就將前功盡棄。

歐盟各國間經濟不平衡和發展速度的失衡,會否帶來更多的內部民族和社會矛盾,目前沒有人敢下定論。



歐盟最高決策機制缺乏效率
歐洲聯盟最重要的問題之一,是作為中央政府角色存在的歐盟如何進行統一決策。目前歐盟有歐洲議會,但沒有最高行政機構。由於真正的決策權力仍然在各國政府手中,因此如何形成最終決策成為一個大問題。

德國總理默克爾是第一位生長於共產主義獨裁統治時期的歐盟輪值主席國主席。(法新社)
 



歐盟的成立使得各成員國之間不再發生戰爭,經濟上互相促進。圖為位於德國法蘭克福的歐洲中央銀行總部。(法新社)




作為主要決策機構,歐盟部長理事會是歐盟機構中實際上的最高權力機構。但它是各成員國的代言人,由各成員國部長組成。此外,其亦與歐洲議會共同負責立法職能,並與歐盟執行委員會共同負責執行職能。

理事會每月舉行幾次會議,並根據會議主題(外交關係、經濟與財政事務、運輸、能源、農業等)邀請相關部門部長與會。各國在理事會中的選票數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其人口數量,但盡可能在選票分配上照顧較小國家。大部分決策由多數投票決定,但某些敏感問題,如徵稅、庇護、移民、外交暨安全政策,須實行一致表決。

因此,有些重大問題上,某些國家便有了一票否決權。比如歐盟和俄羅斯的關係問題,由於波蘭對俄羅斯的戒心極重,導致許多安全和能源問題無法形成歐盟的政策。
由於2005年法國、荷蘭民眾否決了〈歐盟憲法條約〉,使歐盟的制憲進程陷入停頓。要消除民眾對一體化建設的疑慮,設立各國民眾普遍接受的歐盟統一決策機制,提高決策效率是關鍵之一,否則27個成員國無法繼續在一個統一的架構下有效地合作和運轉。

軍事存在仍依靠美國
歐盟前身是一個經濟一體化的組織,雖然到現在已經進入了政治外交一體化的運作,但在安全事務和軍事方面,卻始終沒有進行統一。

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和西歐國家成立了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以保護歐洲民主國家的安全。北約成為冷戰中最重要的集團。法國1972年退出了北約,雖然擁有獨立的軍事力量,但仍然在北約的大框架下和美國以及其他西歐國家合作。

法國政治家很早就提出了歐盟軍事一體化的思路。這個被稱為「大陸主義」的安全體系,主張建立歐盟軍隊,作為歐盟這個「主權國家」的安全力量。和這個主張完全相反的,是所謂的「北約主義」,也被稱為大洋主義,以英國、北歐和新加入歐盟的原東歐國家最為積極。

北約組織最後的老闆,實際上是美國人,北約並不是一個多數決定的民主機構。這讓許多歐洲感到不滿。歐盟雖然設有軍事委員會和安全委員會,也設立了「歐洲快速反應部隊」,但和北約現有的軍事存在比較起來仍然很小。

由於歷史的原因,英國、北歐和原東歐等國家,似乎更加信任美國而不是希望在安全事務上主導的法國。另一方面,德國施儸德下臺之後,法國右翼也逐漸重回舞臺,北約和歐盟的關係比以往似乎更加密切。但無論如何,歐盟軍事和自身安全保障等問題,也是歐盟事務中的一個不確定因素。

個多數決定的民主機構。這讓許多歐洲感到不滿。歐盟雖然設有軍事委員會和安全委員會,也設立了「歐洲快速反應部隊」,但和北約現有的軍事存在比較起來仍然很小。

歐盟形成影響深遠
歐洲自從羅馬帝國分崩離析之後,歐洲便陷入了從未息止的戰爭當中。統一歐洲之夢,在神聖羅馬帝國諸帝、拿破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