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從歐盟到東亞---歐盟五十週年紀念活動巡禮隨感



德國首都柏林有兩條著名大街,一條叫弗裡德裡希大街,一條叫菩提樹下大街。弗裡德裡希大街大體成南北向,菩提樹下大街大體成東西向。德國歷史上有好幾位叫弗裡德里斯的君主,以弗裡德裡希二世最為著名。弗裡德裡希二世1740至1786年在位,史稱腓特烈大帝。他是18世紀中後期具有歐洲影響力的普魯士國王,雄才大略。他的「先軍政治」,即以軍事為先,促成普魯士的軍國主義崛起,在德國歷史上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記。許多德國城市裏都有弗裡德裡希大街,就跟中國許多城市裡都有中山路一樣。柏林地鐵弗裡德裡希大街站的站台標示,不只寫著「弗裡德裡希大街」,而且還寫成「柏林-弗裡德裡希大街」。以我的愚見,不然一些外地乘客一不留神,把柏林弗裡德裡希大街當成漢堡弗裡德裡希大街怎麼辦?這就像我們河南人到南京,光憑「中山路」三字,還以為身在開封中山路呢。

菩提樹下大街,顧名思義,因菩提樹得名。大街中間有兩行粗壯的菩提樹,樹下是約有20米寬的人行道,兩行樹外側是兩條汽車道。菩提樹下大街全長1公里多,東端止於洪堡大學門口,終點處是一尊高高聳立的弗裡德裡希二世騎馬銅像,大街西端的終點是勃蘭登堡門。勃蘭登堡門原為柏林城的西門,你就想像成北京的西直門吧,也是柏林城留下的唯一一座城門。兩德分治時,勃蘭登堡門前曾經是著名的死亡地帶。勃蘭登堡門位於柏林牆沿線,以東是東柏林,門外以西是西柏林。東柏林屬東德,即德意志民主共和國,西柏林屬西德,即德意志聯邦共和國。也就是說老柏林城的主體部份屬於東德。

3月25日是歐盟創立50週年。德國是歐盟今年的輪值主席國,因而紀念歐盟成立50週年的活動在柏林舉行。紀念活動場地就在勃蘭登堡門內外的大街上。弗裡德裡希大街把菩提樹大街分為大體等距離的東西兩段。自弗裡德裡希大街至勃蘭登堡門,菩提樹下大街一路豎起許多角狀的海報宣傳柱,內容是有關歐盟50年歷程的照片和文字。我大致瀏覽一下,如最初成立的羅馬煤鋼聯盟、歐元的誕生、歐盟憲法的醞釀,等等。廣告柱至勃蘭登堡門前結束,最後一根廣告柱上的內容是目前歐盟27國的名。

菩提樹下還有一些演藝活動。一個風笛演奏者,沒穿蘇格蘭格子裙,右臂上方有一條紅槓,上面寫著「西約克郡」字樣,大約是一個英國流浪藝人。

勃蘭登堡門內左側,是美國設的一個攤位,一面巨大的星條旗招貼畫上寫著「美國歡迎歐盟第一個50年」字樣。這是我看到的最突出的一個國家攤位。勃蘭登堡門外,兩側各搭一個大看臺。南邊那個看臺一直空著,北邊那個看臺上大約是一土耳其藝術團在演出,唱歌、跳舞、說口技。偶爾爆出個把詞兒,很像維吾爾語。據說柏林有十來萬土耳其人。我所住的街區,就是一個土耳其人聚居的地區,街頭、超市常見裹著頭巾的土耳其女子。

勃蘭登堡門內是菩提樹大街,門外是寬闊的6月17日大街(Strae des 17. Juni)。這條街名怪怪的。經訪問,原來是為紀念上世紀50年代東德人民於是日舉行的反抗共產黨暴政大行動。大街由大片望不到頭的森林夾持,現在柏林還處在萬木蕭索的季節。去年五月我來這裏時,森林翠綠濃密,一眼望去,看不到一絲縫隙。

6月17日大街兩側是兩行白色的尖頂帳篷。它們或者是飲食攤位,或者是一些國家或組織的推介攤點。有一頂帳篷上寫著「歡迎到斯洛文尼亞」,另一頂寫「大赦國際」,還有一頂是「綠色和平」,工作人員的宣傳服上印著「明天的氣候,今天的挑戰」字樣。飲食攤位非常多,我最喜歡的是那一家的炸蘿蔔絲餅,焦黃焦黃的,火候掌握得真好啊。北京的鹵煮火燒兒在哪裏?北京的白水羊頭在哪裏?這裏要有北京的爆肚該多好啊。

網上的消息說,歐盟各國的領導人來柏林參加了此次紀念活動。勃蘭登堡門口的露天大屏幕上,默克爾總理在接受記者採訪。大門內不遠處,路南有一個賓館戒備森嚴,可能是各國元首們下榻的地方,大約默克爾總理就是在那裏接受的採訪。

看來德國人像中國人一樣愛看熱鬧,四面八方,一直往勃蘭登堡門附近匯聚,絡繹不絕。大門內外大街上,摩肩接踵,數萬人是有的,那個熱鬧勁兒,跟北京的廟會有一拼,而且他們吃東西的勁頭兒也像北京的廟會。此情此景,令我不禁聯想起中國主辦的上海合作組織年會,以及去年11月初北京舉辦的中非合作論壇。上海是怎麼辦的,我不清楚,北京是每個居民小區都安排戴紅袖箍的「小腳偵緝隊」巡邏、老眼昏花,高度警覺,嚴防壞人在論壇期間搞破壞活動,許多訪民被驅逐出北京。看看人家德國是怎樣辦國際政治紀念活動,中國政府應該感到羞愧。僅憑這一點說中國是一個反人民、怕人民的反動政權,一點都不冤枉。



歐盟的原形是歐洲七國於1952年結成的煤鋼聯營。條約簽署國最初的動機是企圖通過統一管理煤炭和鋼鐵資源,以達到戰略上避免歐陸兩強法國和德國再次因資源爭奪而爆發戰爭,禍及池魚。鑒於二戰後特有的國際政治背景,這個組織某種意義上意在捆綁德國,使其在復甦的過程中不至於獨霸一方,危及別國。

50年下來,歐盟發展成為「歷史上獨一無二,史無前例的成功的國家聯盟」。各成員國之間不再發生戰爭,經濟上互相促進。對於世界上其他地區來說,歐盟繼美國之後成為世界自由民主事業的一大支柱。

由此我們不能不聯想起亞歐大陸東端的中國和日本。溫家寶總理即將訪問日本。有記者問外交部發言人秦剛: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希望與溫家寶總理交流日本申請成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問題,並希望得到中國的支持,中方對此有何看法?秦剛回答說:安理會改革問題,涉及聯合國今後的發展以及聯合國各個成員國的利益,是一個非常重大的問題,需要聯合國各個成員國之間充分發揮民主,進行耐心、廣泛地協商,才能達成最廣泛的一致。

發言人的回答不置可否,一聽就是最低級的外交辭令。日本官方聽到這話,心裏肯定就下判語了:「在我們日本入常這事上,壓根兒甭指望中國下好蛆。中國只會下歪蛆,歪著尾巴亂拱,直到給我們拱黃為止。」

我勸溫家寶總理別像秦發言人這樣小家子氣,應當擲地有聲地承諾:「我們中國支持你們日本的入常!」我之所以如此建議,即基於法國與德國的關係。法德世仇有1000年,從東西法蘭克王國時代就沒稍停過。拿破崙時代,法軍橫掃德國,柏林勃蘭登堡門上的戰神銅車馬也被法國人掠回巴黎。二次世界大戰中,法國更是亡於德國。可是二次大戰後,在美國和英國的合作下,在歐盟的框架內,法德兩國建立和平友好關係,彼此再不互相敵視,國際社會再不互相使絆子。近年德國像日本一樣,希望加入聯合國常任理事國,我們何曾聽說法國使絆子加以阻撓,法國政府何曾像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這樣虛情假意?

中國也應該向法國學習,對日本大度一些,不要陷於歷史恩怨裡不能自拔。睚齜必報,令人不齒。我相信,如果日本得以入常,中日關係只會改善,決不會養虎遺患。中國若能在對日關係上一改小人的詭計,堂皇做成人之美的鄰居,就一定能在對台關係、對美關係、對自己國內人民的關係上,有大長進。

胡錦濤主席說要建和諧社會,可是壞得像流氓惡棍一樣的中國政府,卻整天罵日本、罵美國、罵民進黨、罵陳水扁、罵民主自由,打殺自己無辜的人民,這樣的中國有和諧嗎?不可能有;這樣的中國像人嗎?不像。和諧待日本、和諧待美國、和諧待台灣、和諧待自己的人民,這才是和諧社會,只與非洲那些製造人權災難的野蠻政府搞和諧,那不叫和諧。所以借歐盟五十週年之際,我提請溫家寶總理四月訪日會談日本入常時,應一口答應安倍首相:「俺支持您入常!」

  2007年3月28日 柏林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