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賈甲棄中共官職 起義見證退黨潮

?"
賈甲近照。(新紀元)

年輕時的賈甲與兒子。(賈甲提供)

  賈甲,55歲,天津人,副廳級官員、教授,1986年起為大學、政府機關、企業,進行專題講課和決策諮詢。

  2006年10月24日,賈甲在台灣脫隊尋求政治庇護,公開與中共政權決裂,號召中共黨員幹部退出共產黨並解散中共政權,實現中國的民主、法治、人權和自由。

兩天後,賈甲遭遣返,途中獲救,暫留香港。

  其後,賈甲到過泰國、馬來西亞、印尼,尋求西方國家收容,期間,宣佈成立過渡政府,並兩次發表公開信,呼籲黨中央帶頭退出中共及其相關組織。

  2007年2月21日,賈甲在馬來西亞因中共施壓,被拒入境;3月8日,在印尼峇里島遭警署扣押,經民間團體及海內外民運人士進行全球營救,於3月15日重獲自由,倖免遭遣返。 

職銜一覽:

中國專家聯合會籌委會主任
全國專家網絡中心主任
山西閣奧德專家服務集團董事長
山西省人民政府專家報告團主任
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法人代表祕書長
中華民主聯邦共和國政府發起人

人生就是一場戲,每個人都是演員,我們要盡量把它演好,在人生的道路上,沒有一條路是平坦的,當我遇到困難的時候,我沒有感到危機感、恐懼或者害怕,就覺得這都很正常。當我取得成功時,我也並不是非常激動,非常樂觀,這也是很正常的。

——賈甲 

2006年10月24日,在台灣一家警署裡,一位中共官員轉身向記者說:「我要求政治庇護!」他的名字叫賈甲。

賈甲說,他要公開與中共決裂;要替中國國內正在發生著的退黨潮做證。從那天開始,賈甲展開了他的亞洲之旅,一邊面對中共暗中對他施加的迫害,一邊實現他這次起義的理想:做目前在中國大陸內做不了的事,講目前在中國大陸內講不了的話,推動中國的民主。

賈甲說,他有一個重要的訊息要告訴世界:中共快倒臺!他心繫中共體制內的黨員幹部,認為他們都是中共暴政下的受害者,他一再向黨中央喊話,在中共解體在即之際,趕快逃離,免於災難降身。 

「出身不好」如影隨形

作為國民黨的後裔,在中共滅絕式的清洗下,賈甲從小就經歷到飢餓、恐懼、貧窮和歧視,然而崎嶇的生活經歷,一點一滴地把推動中國民主的種子埋在賈甲的心裡。

小時候,賈甲因為父親是國民黨軍官,家裡又有財產,被定性為出身不好。由於當時父親選擇不去台灣,受共產黨多年的整肅,一家被定為「反革命份子」,造成他和全家最大的遺憾。

走到哪一填表,一做事,共產黨都要看出身,賈甲由於是「反革命」,從小就沒有取得過順利的事,面對的都是苦難。從有記憶開始,賈甲眼看著父母親天天挨整,家裡都是靠變賣財產過活。 

由於家庭的朋友多是被共產黨鎮壓的對象,如有錢人、從商的、國民黨員等,所以賈甲在小時候,天天聽到親朋好友被整的消息,都是自殺、被批判、坐監獄、活活被打死等,遇到有人到家裡審問父親時,全家也非常驚恐。 

「出身不好」伴隨賈甲一生,被人在背後議論,被人瞧不起。幾次找到好工作,卻因為自己的出身而告吹,種種歧視一直伴隨著他。 

專家人才的管理專家

隨著社會的發展,計劃經濟行不通,所以從70年代,當賈甲剛從農村出來,到了晉東南城市後,就開始講市場學。

他說:「在中國大陸內,我應該算是最早講市場學、經營管理的知識份子。」因講課效果好,不斷受邀到各地講學、做報告,賈甲就以這種方式維生。之後,賈甲在山西的名聲也越來越大。

後來他想到,以自己開公司的形式來提供服務,才可以討回合理的回報。於是,1996年,賈甲成立了中國第一家專家服務公司。

過去在共產黨的政策下,專家屬於黨管人才,如市長、大學校長等尖端性人才,是由高級幹部如黨委書記來管理。而由非黨員的賈甲來管理這些專家人才,共產黨裡的一些高官開始是不同意的。當時在長治市就因有高官要把賈甲拿下來,迫使他到太原開展業務。同時賈甲又在北京、上海等地提供同樣的服務,最後及於全國,所管理的專家有二、三千人。此後,賈甲就專做專家管理業務,不再單獨講學。 

後來賈甲又在山西省成立了專家委員會、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他當選為協會的祕書長、法人代表。科技專家協會的專家包括政府高官、大學校長、大型企業家、總工程師、銀行家、部長、廳長、省長等,賈甲也成了全國的專家和科技界的熟悉名字。 

出國推動民主 信念強烈

然而,在努力工作的過程中,賈甲始終堅持一個原則:實現民主,推翻共產黨的暴政。堅持的動力來自於小時候對中共痛恨的心理。堅持實現民主的關鍵是他每天看到共產黨對中國人的迫害:共產黨不單是對人民大眾或出身不好的人士進行迫害,共產黨本身對黨員幹部的迫害就很深重。

他說:「多年來,我都和幹政機關的幹部在一起,都看到這些,比如,黨員幹部對領導沒有送到禮或是對領導提意見,都會遭到迫害,一個幹部寫信揭發領導所犯罪惡,很快就挨整,所以我說,廣大黨員幹部都是受害者。」 

賈甲說,中國國內反對共產黨的人很多,包括黨員幹部暗地裡都罵共產黨。他接觸很多高官,與他們很熟悉後,聊天時都罵共產黨。有高官曾經對賈甲說:「賈甲,我當了共產黨幹部三十多年,悟出了一個道理:共產黨不說理,共產黨不是個東西!」 

又有省委書記跟賈甲聊天時說:「前一陣子,我出差去了好多國家,到了古巴,甚麼樣的破汽車都有,古巴簡直就是個『破車展覽會!』共產黨的國家到哪都是這樣貧窮和落後,而走到哪裡,民主國家都那麼富有!」

賈甲認為,這說明了這些黨員幹部都對共產黨有充份的認識,但儘管對中共漫罵,因共產黨掌權,不參加共產黨就不可能當官。賈甲一直在國內等一些帶頭人出來,然後他便會公開聲援,卻一直等不到消息。 

後來,通過突破網絡封鎖的軟件,開始了解國外的情況。他首先了解到,很多活動都是法輪功學員群體做的,另外,他發現,法輪功學員不單只是在國內做,而且做到全世界各國。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佩服法輪功,從那時開始,他心裡形成了趕緊準備出來。

後來,在網上看到《九評共產黨》、退黨大潮,賈甲決定不在國內公開身份,而趕緊出來做「推動民主的工作」,做到差不多就回去。

賈甲說:「我在國內奮鬥50年,名望、地位、事業、條件都非常充份,但我一打算出來,就必須甚麼都沒有,家裡的親人說不定都受到迫害。但是,當時我這種出來做帶頭人的心裡感應非常強烈,不出來都不行,都由不得我了……」 


逃離中國 證實退黨潮

逃離中國後,賈甲表示沒有後悔過。他說:「只要面對共產黨,推動中國的民主,你就不能考慮到自己的財產,連自己的生命都不能考慮。打算推翻共產黨的殘暴統治,你就必須要有這種思想準備,因為共產黨很殘暴。」 

賈甲真的不怕死嗎?他說:「共產黨要抓你,你怕頂甚麼用?所以就沒有必要去怕它,有危險也一定要做下去,做這個事情哪能不冒險?中國必須有人帶頭站出來。

所以,我想我必須要自己來做這個事情,我必須要給中國人做表率,不要害怕共產黨。出來後,我就要給廣大黨員幹部做表率,要做民主帶頭人,要推翻共產黨。

就是因為中國人懼怕共產黨,才給共產黨創造了機會,如果每個中國人都不害怕共產黨,共產黨就立即瓦解垮臺。所以,我出來就是做這件事情。」 

當時就是看到網上退黨大潮,賈甲橫下一條心要出來,為中國退黨大潮做證,要告訴全世界共產黨的真實情況,在中國人民面前,它已經喪失威信。 

闖過追捕 暗中有神助



賈甲在峇里島出席了一個民間聚會後即被當地警察帶走問話。圖為聚會的情況。(新紀元)

賈甲被峇里島警署關押後,當地民間團體以絕食行動聲援賈甲。(新紀元)


過去幾個月旅居亞洲不同的地方,賈甲說,共產黨幾次想抓他,所以遣返只是明著做而已!

他說:「第1次到台灣就很冒險,當時選擇台灣,是因為有國民黨在,應該最反共的都在台灣,結果一去並不是這樣。台灣政府很害怕共產黨,還要和共產黨合作遣返我,當時對我的打擊很大,任何人也無法理解我當時的處境。回去的途中,想到毫無疑問要坐牢,甚至槍斃了,很難過……第2次到台灣,台灣還是怕中共沒有留我!
」 

在泰國,由於中共施壓,令當地的聯合國不能直接處理賈甲的案件,要轉到日內瓦,也不承諾何時可以批出難民身份。

賈甲說:「2月份去馬來西亞也是很險,如果當時跟那個官員到警察局,可能就被關押遣返回去,後來才得知我被列入黑名單……峇里島算是這次旅程的高潮,但也很正常,因為我要推翻共產黨,帶這個頭,共產黨肯定要鬧你。我們受到黨員幹部和全國人民的支持,邪惡戰勝不了這麼大的正義力量,峇里島事件充份說明了這一點。」 

在峇里島坐了幾天牢,賈甲說:「要打算做帶頭人,坐監獄是一個不可迴避的事情,監獄是政治家必須要經過的過程;是政治家的大學,有很多重大的靈感都是在監獄中出現。像我寫第3封公開信,很多靈感都是在監獄裡想出來的。在國內沒有坐牢,現在就在峇里島補上這一課!」 

他還說:「其實我隨時隨刻都有這種準備,被共產黨抓回去坐牢或是殺害,隨時都做好犧牲的準備,不要就認為共產黨動不了你。沒有想太多,抓回去也可能激發黨員幹部公開反對共產黨,公開推翻共產黨,我回去說不定會起到這種作用,所以我一直不害怕回去。」 

賈甲感覺到是神一直在幫他。他說:「在國內時,總感覺到是一種無形的人在幫助我,在關鍵的時刻,總感覺到很順利的過去,後來我悟出一個道理,無論我遭到多大風險,都能闖過去,沒有把我漏了。尤其是出來以後,我更感覺到。」

從峇里島回到雅加達,賈甲辦好手續,最後印尼官員把護照還給他,並對賈甲說:「把護照給你,我們給你提供方便,希望你成功,希望你當總統。」對於官員的話,賈甲認為是神對他的鼓勵。

對於美國公民宋女士表示要與他結婚,把他營救到美國,賈甲表示,「我很感動,我想整個世界都很感動,這種事情在台灣也曾經遇過。對於這些優秀的女子,我心存感激,我願意和她們成為朋友,只要有機會,我會去看她們。這種舉動對所有世人都是一種激勵。」 

路還很長 坦然面對艱險

賈甲說:「我的路還很長,因為中國還沒有實現民主,我們面對的是這麼一個殘暴的政權,我隨時都有很多危險,所以我從來沒有和誰要成家,不能有這種想法。為甚麼我在國內這麼多年沒有再結婚,就是因為我出來要推翻共產黨殘暴的統治,我也搞不清我將來甚麼樣,所以我從來沒有考慮。」 

賈甲表示,他把得和失、成和敗拉得很平。他說:「當我遇到困難的時候,我沒有感到危機感、恐懼或者害怕,就覺得這都很正常的。當我取得成功的時候,我也並不是非常激動,非常樂觀,這也是很正常的,我自己都很保守地檢討自己,看還有甚麼不足的地方。當我最困難、最失意的時候,也不氣餒,分析看看,到底做錯了甚麼,做成了這樣的結果,做錯了立即就改。」

對於生命的起伏,賈甲都坦然面對,他說:「人生就是一場戲,每個人都是演員,我們要盡量把它演好,在人生的道路上,沒有一條路是平坦的。」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