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經濟學人》:中共在亞洲的賭博

?"
很多分析家認為中共對外宣布的軍事支出數字明顯低估。圖為2001年5月北京民眾參觀展示的飛彈。(Getty Images)

《經濟學人》週刊3月29日版發表一系列評論文章,主題為「中共在亞洲的賭博」(China's great game in Asia),文章中指出,中共在亞洲地區沒有忠誠的盟友,它的升起引起周邊鄰國的不安,並在環境問題上對鄰國造成威脅。

文章說,中共快速升起成為強權所引發的恐懼和羨慕一樣多。最感到憂心忡忡的莫過於它的鄰國。

中共沒有堅定盟友

如果你檢視一下亞洲地區,你可能很難找到中共的堅定盟友。即使是俄羅斯,它也是不能共患難的朋友。而中共的其他主要鄰國印度和日本,充其量對其懷有疑心,說難聽一點,它們將中共視為偏執狂。這使中共只能結交緬甸和北韓這樣的獨裁政權,甚至它們之間的友誼也不深厚。緬甸完全不像一個忠誠的盟友,它為了坐享漁翁之利,使中共和印度以及東南亞國協的其他成員國鬧翻。

更多傳統上的擔憂使中共的鄰國感到不安。上個月,中共宣布在軍事支出方面的年度預算增加了大約18%。很多分析家相信,此一公開的預算是低估的數字。從中共於1月份不顧警告以導彈擊毀一個太空衛星此一事件便可窺見一斑。所以有人認為,中共只有在利益不受影響時才會示好。在中共歷來一再聲稱,但在道德上站不住腳的台灣主權問題上,中共完全算不上是現有的強權。這是一個重大的原因,而且有一天可能會導致其與實際強權之間的戰爭。

中共在1997年承諾香港「一國兩制」,但是中共已經拆穿了自己的假面具。就像西藏長久以來受到的壓迫一樣,香港特首曾蔭權在3月25日舉行的選舉鬧劇中,再度當選此一事件顯示,中共對於承諾香港的自主和民主是多麼的不在乎。


2007年1月23日,台灣國防部證實,中國沿海對台灣部署的彈道飛彈超過900枚,射程涵蓋全台灣。(圖/法新社)

「一國兩制」已經破滅

給予香港人他們想要的自由,以及與達賴喇嘛談論其家鄉的未來,將使中共的鄰國們更加印象深刻,這遠超過10年的國家訪問和自由貿易協定。然而,中共在嚴厲警告評論家不得干預內政之餘,並不會屈服於任何一方。

中共為何如此強硬?其中一個原因是共產黨擔心允許邊緣地區擁有政治自由,將失去專制統治整個中國的能力。這也是中共為何缺少朋友的真正原因。中共沒有吸收鄰國的理念或價值觀,它走回國家主義的舊路線,並以此國家主義驚嚇鄰國:我們是超級強權,我們永遠都是超級強權,看看現在的我們,滾遠一點吧!

內部改革無法改變每一件事:不管政治制度如何,崛起的大國會使較小的鄰國感到害怕──這可以問問美國後院的鄰國們。但是在中國內部完全開放和多元化之前,討好對方的舉動並無法完全使鄰國安心。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高級國際研究學院(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教授藍普頓(David Lampton)在即將出版的一本關於中國的書中談到,國家利用3種手段定義和達到其目標,包括強制、物質誘惑和理智上的激勵。說白一點,就是指槍、錢和點子。

中共在取得對亞洲的影響力方面有很多競爭者,包括以特殊方式崛起的印度、在面對中共崛起時採取更務實外交政策的日本、擁有無數資源但在亞洲是外交小兒科的俄羅斯、東南亞國協10國,以及在中東不受歡迎但仍為優勝者的美國。藍普頓指出,正因為美國人過度陳述中國的出口實力是其經濟力量的來源,所以他們低估了中共在知識份子、文化和外交上的影響力。

中共對鄰國環境污染

對於鄰國而言,中共在不同程度上造成環境威脅。在2005年年底,中國東北吉林省一處化學工廠發生爆炸,造成有毒的苯沿著松花江河水下流80公里。當地政府試圖掩蓋,但是哈爾濱市被迫關閉水源供給。這次的外洩事件影響下游的俄羅斯,成為一起國際事件。


2005年底哈爾濱石化廠爆炸、苯污染物外流,沿松花江影響俄羅斯用水。圖為俄羅斯哈巴羅夫斯克(Khabarovsk)市民冒著-15℃低溫出外買水。(圖/法新社)

中共欲在2010年前增加一倍水力發電廠的計畫,引起東南亞國家的關注。幾條流經該地區的大型河流──怒江、伊洛瓦底江和湄公河等,它們的源頭都在西藏,而中國的水壩已經減少了這些河流的流量。儘管一名在南亞的中國專家表示,工程師認為興建水壩使雅魯藏布江的上游轉向,以使中國西北部的部份地區變得乾燥的計畫不可行,但是印度的決策者和環保人士,仍對中共的這些計畫感到震驚。

至於空氣污染方面,南韓和日本同時受到沙塵暴的襲擊,而這些沙塵暴因中國的沙漠化而惡化。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硫化物排放國。硫化物所造成的酸雨危及韓國和日本的森林,甚至日本的漁夫都受到來自中國的污染之影響。


中國的沙塵暴因中國的沙漠化而惡化。圖為2004年4月13北京出現嚴重的沙塵暴。(圖/法新社)

當北韓於去年夏天發射導彈進入日本海,並於10月份進行核試驗時,它的假想敵南韓、日本和美國便有了警覺的動機。然而,北韓的核武把戲最大受害者似乎是中共。打一開始,中共便失了面子。中共曾是六方會談的主辦國,但它身為調停者的可信度已被摧毀。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