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我開始了算命生涯

父親在學校當教師時,曾集體加入國民黨,並曾做過報社的總編輯。在中共取得政權之後,他被定為「反革命」,經歷次運動、災荒、文化大革命的折磨,窮困潦倒,60歲去世時,全家只剩下幾分錢硬幣,連叫救護車來的錢也付不出。

父親一生的經歷,便使我自小有對人生、命運的反思:父親前、後半生的大起大落,究竟是偶然的,抑或是有其內在必然的因素?

我研讀西方哲學後,又轉向東方哲學,開始接觸中國古代的陰陽五行說,接近了人的生命本質的探索……同時,亦廣泛向中共建政之前遺留下來的那些能人、高士求教命運、人生的奧祕。其間留給我印象較深刻的有3人。

命中注定 36歲前一事無成

第一位能人開口第一句話就說,你是哲學型;第二句話說,你是「四遲命」,就是人生四樣大事「妻、財、子、祿」都有,但都來得遲。最後他還囑咐我說:你36歲前一事無成,志在積累經驗。在36歲前即使結了婚也要離婚,如果是在去登記結婚的路上,走到半路上會鬧翻的。36歲後,該有的會有,不要著急。當時我才20多歲,年少氣高,聽只管聽了,做還是照自己的去做。

唯年復一年,我真的像被下了緊箍咒一樣,無論怎麼樣努力,怎麼奮鬥,得來的仍然是「未得翻身先碰頭」,應驗了36歲前一事無成。

第二位高手,是在當年的中國大陸上山下鄉知識青年偷渡香港的熱潮中遇上的。他看完相後,說我日後的命,像蓮花一樣,出於污泥而不染,中通外直。其他關於能否偷渡成功,或名利前程如何,一概沒有談及。當時真使得我大失所望,而又對此話百思不得其解。

其後自已惟有勇往直前,爬了10天山路,游一整夜的水,到天亮時,眼看到了香港外圍的島嶼,卻被水警輪發現,將我們遣返大陸,坐了幾個月的牢。其時自己28歲。

啟蒙師父批算技高 應驗無誤

第三位高手,也就是我的啟蒙師父了。他家祖傳幾代都是搞風水、命相此一行的,因而到了他那裡,樣樣都會一些,看相、看氣色、排八字、陰陽宅風水,及摸骨、把脈、看痣、掌紋、姓名等,無一不涉及。他給人看時亦不時言出驚人,說出些連那本人都不知道的實情,但事後一查證,真的應驗無疑。

例如,一次跟他到一位朋友家批算,他剛進門一會兒,又走回門口的階梯,鐵口直言,指這門口的階梯下面的第三塊是塊墓碑,要起它出來,否則不利云云。這階梯用水泥在外圍包了起來,待敲開水泥一看,果真第三塊是塊墓碑,不叫你不服,惟有照辦了。

再如,他每次看,都有把脈這一環。他把完脈後,便直說,這人背後某部位有顆紅痣,或大腿某側有顆黑痣,被算過的人往往連自己都不知道,有的男士當場脫衣解褲,果真應驗無誤。當然,這些大概是他的一種方法,先吸引別人相信他,但我跟了他多時,幾乎十有九中,很少失誤。

又有一次,見他到一位朋友家,幫朋友的母親批算。只見他看完後,便開口滔滔不絕,將朋友母親一生的大事、夫妻姻緣關係和子女們的狀況,如數家珍。最後還說,在明年的八月十五後,必有團圓之喜事。朋友從沒提過自己的父親,果真朋友曾遭判刑20年、發配甘肅的父親,在第二年的年底前刑滿釋放,回家團圓。

其時,我也介紹了許多朋友、同學給他推算,以從旁觀察和學習。他後來也教給我八字的五行推算法及看相、氣色的要訣等等,但每到關鍵的地方,或涉及到他的看家本領時,便會令你百思不得其解,無從入門學起。但畢竟從他那裡學了許多命相的入門知識。

讀古籍反覆求證 突破瓶頸

他算我時,亦是一針見血:36歲前一事無成,有如「行船偏遇頂頭風,屋漏更兼連夜雨」,須到36歲後,一到即發,所謂「一片雲紅才著雨,枯木逢春再生榮」。其時,自己開始有些相信,的確要到36歲後才始有所成。

但他許多是從經驗上或面相上推出來,而我需要的是理論上的確切推斷和根據。

其後,我又繼續進行各方面的探討和搜索,從朋友那裡借到一本1949年前出版的、已發黃變霉的《四庫全書》中關於「術數」部份的書籍。我將其全部抄錄,整理出來,一字一句地認真閱索、思考和求證。又到書店買了好幾部世界名人傳錄和民國人物傳記等,將他們的八字排出來,然後根據傳記上記載的年份和經歷,一一求證,以求用反證法來突破八字推論上的瓶頸難題。

經過多時的反覆推敲和求證,終於在自己36歲的那一年,找到了打開命學大門的鑰匙,從而能在理論上,有根據地推算出一個命的結構和日後運程的變化,從以往那種江湖式的,憑經驗或察言觀色的算命方式突破出來。

其後,便開始了對自己的家人,及社會上的親朋好友,進行大面積的考察和驗證,開始了自己的算命生涯。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