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沒有怨恨的社區

?"
17日晚燭光悼念活動中的兩位維州理工女生。(Lisa攝影/新紀元)

維州理工的Wightman教授手捧著一束黃色水仙。(Lisa攝影/新紀元)

退休教授:

更加珍惜社區

退休的維州理工化學教授Jim Wightman、農業教授Saacke及其夫人一同參加晚上8點的燭光悼念。Saacke教授向《新紀元周刊》記者表示,在過去的24小時內,對所有學生的訪談都表明,他們完全支持學校和警察,一點也沒有怪罪和怨恨的心態。3位老年人都對年輕人這樣代表自己的社區而感到自豪和驕傲。

3位老年人一致覺得,槍擊案發生了,人們不分老幼地支持對方。這次慘案令大家「更珍惜我們的社區,並且知道它是一個好社區。」

Wightman教授說,他的好友Grant教授(工程力學教授)是這次受傷的教授之一。當他給Grant教授打電話慰問時,Grant教授看到了他的來電顯示,輕鬆地說:「Jim,我沒問題。」,聽到後他很高興。Grant教授的辦公室就在槍擊案主要現場的Norris Hall。

Wightman教授在Chesapeake Bay渡假時看到了電視新聞,馬上趕回黑堡市(Blacksburg)的家。住在黑堡市的兒子一路上一直給他們提供最新消息。「這不是一次輕鬆的回家」,教授說。

非盈利救援組織救援軍隊(Salvation Army)自事發後3小時起,就一直派出2輛貨車在校區服務。該組織負責人Greg Shannon說,這次一共動員了20到25個志願者,除了在校區提供免費食物外,還提供諮詢人員為學生排憂解難。當記者問及他這幾天的感受時,他說,「人們很堅強。雖然人們都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但這是一個堅強、有韌性的社區。」

華人學生:怕兇手是中國人

維州理工共有900多名來自兩岸三地的學生和教職員工,其中大陸學生有500多人。來自中國的生物系本科生趙懿正在讀4年級,居住在距離黑堡市有1個小時車程的Roanoke。

維吉尼亞州理工大學槍擊案發生時,他正在學校與案發現場的Norris Hall相距兩棟樓的另一棟樓裡上課。他表示,剛開始看到新聞說兇手是亞裔並可能是華人時,特別害怕兇手是中國學生。父母也很害怕是中國學生,因為愛荷華大學盧剛槍殺導師事件已造成大家對中國留學生的印象很差,若此槍擊案又是中國留學生所為,將會火上加油。

後來聽說是韓國學生,感覺鬆了一口氣,雖然還是亞洲人,但是畢竟是覺得和中國人隔了一層,感覺輕鬆了一些。

趙懿表示,知道自己有這個想法有些自私,也覺得不太好意思。他覺得現在媒體的處理還比較好,沒有過多強調國籍,因為這畢竟還是個人的行為。

維州理工亞裔學生案發后第二天參加集體悼念儀式。(法新社)

維州大學2年級的Randa Samaha(中)敘述妹妹在槍擊案中遭遇不幸。(Lisa攝影/新紀元)

亞裔震驚又擔心

記者於案發第2天在黑堡市遇到一韓國電視台(MBC)的工作人員,對於兇手是來自韓國的學生,他感到很震驚。當被問及這個槍擊案更加反應了韓國的社會問題,還是美國的社會問題時,他表示對這個兇手的詳細情況還不十分了解,目前還很難下斷言。

Takuto Lehr是工商管理系來自日本的2年級學生,他談到他是在第一次槍擊事件2小時後,才收到學校有關此事的電子郵件通知的。得知後,他很擔心自己的安全,甚至考慮到是否應該轉學。

他同時也擔心這個事件會使很多人不敢報考這裡,影響學校以後的招生情況,以致導致學生質量和學校名聲下降,自己今後找工作也可能較為困難。

受害學生親屬:不因兇手定型亞裔

在維州大學上2年級的Randa Samaha的妹妹在槍擊案中遭遇不幸,妹妹Reema是1年級學生,槍擊案發時,Reema正在工學院大樓諾里斯廳裡面上法語課。

Randa Samaha告訴記者,槍擊案發生後,她在診所候診時從另外一個候診的人得知槍擊案的消息,她隨後和妹妹聯絡,卻無法找到她,以為妹妹已經離開學校。此後卻遲遲不能聯繫到她,她和家人開始焦慮,感到情況不妙,到處尋找她,直到凌晨才從醫院正式得到妹妹的死訊。

充滿淚水的Randa和畢業於維州理工的哥哥在一起,互相安慰。當被問及對於兇手來自亞裔的看法時,她說,「這是個人的問題,並不代表一個族群」。至於槍擊案給他們的家庭帶來的不幸對未來的影響,他們表示,這個事來的太突然了,還來不及仔細想。

在17日下午5點的新聞發布會上,一亞裔記者提問:「槍擊案是否會導致校園種族衝突?」維州州長Tim Kaine認為,「亞裔學生一直是維州理工學生團體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槍擊案受害者中有一位亞裔教授。亞裔學生在學生互相安慰和幫助的努力中,付出很多努力。他認為槍擊案不會為種族歧視提供藉口。」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