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十年前的世紀爭產案

?"
龔如心和家公的世紀爭產官司中,龔如心被控偽造遺囑等多項罪名,最後卻突然被終審法院裁定遺囑有效,獨得400多億的遺產,圖為2005年她和律師步出法院。

 龔如心和家公王廷歆就家產問題對簿公堂,創下了香港史上涉及金額最多,最昂貴,以及最長時間審訊的紀錄,案中關鍵是龔如心聲稱擁有的1990年遺囑的真偽。龔如心曾被兩級法院裁定偽造遺囑,並正式被落案起訴,差點成為階下囚,但蹊蹺的是,在沒有新證人和新材料的情況下,終審法院突然推翻控罪,龔如心囊括400億遺產,其中奧秘,未能盡知。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紅樓夢》
龔如心和家公的這場官司,跨越兩個世紀,涉案遺產之多、訴訟時間之長、官司費用之高,均為香港司法界罕見。從1997年5月,王廷歆起訴要求,判令獨生子死亡並繼承遺產開始,案件歷經兩審,兩次判詞分別長達600頁和369頁,直到今天還未完結。特別是長達172日的原審審訊,更成為香港有史以來歷時最長的民事訴訟。

上訴法庭法官楊振權在判詞中說,「在本港司法歷史中,本案是一隻會噴火的怪獸,吞沒了相當數量的司法能力,並留下一條載有600頁判詞的蛇尾。」

這場官司的審訊也堪稱創紀錄,官司費用自然高得嚇人。為了打贏官司,雙方都不惜血本,至今已經耗費2億港元。除委託多名資深大律師代表出庭外,雙方還分別聘請大陸和海外的筆跡專家、墨水專家和腦科醫生出庭作證。原審時,法律界估計,控辯雙方分別耗費1,000萬及1.3億港元。至於到上訴法庭覆審,雙方花費6,000萬港元。到終審結束時,再加上數千萬港元的訴訟費,該案成了香港有史以來花費最多的官司。

家產案鬧上法庭,期間龔如心和家公互罵,龔如心更被揭發出不忠醜聞,以及包養男明星等,時事評論洪清田指出,這值得人們重思價值觀,「在這些富豪眼中,金錢重過一切,一切倫理道德都變得不重要。」

但戲劇性的是,得遺產幾個月後,龔如心又被發現患有癌症,一年多後撒手人世間,最終龐大財產無福消受。


龔如心一生孤寒,據說每月只花3,000元,但諷刺的是,她死後的葬禮卻非常隆重,花費高達300萬港幣,圖為舖滿白色鮮花的靈車。

 

龔遺囑疑點重重
龔如心家公王廷歆入稟法院後,龔如心突然拿出一份1990年的遺囑,聲稱遺產歸自己。據《東週刊》報導,該遺囑係王德輝1990年3月12日所寫的,疑點重重。
報導指該份遺囑並非在律師樓訂立,也沒有律師在場作證,只有王的管家謝炳炎簽名作實。其內容共有4頁紙,奇怪地分放在4個信封內,而不是集中放在一個信封內,其中3張紙,更加是用薄如蟬翼的牛油紙所寫。法官曾指出,王德輝是一個不浪漫和愛父母的人,很難相信他的遺囑會寫「one life one love」(一生一愛),及規定妻子不得將物業贈予王家的人。

法證及筆跡專家先後對該遺囑做出檢驗,發現遺囑內容皆不是王德輝手筆,相信至少是兩個人代為撰寫,但卻無法追查出自誰人手筆。不過,爭產官司鬧至法院後,法官最後決定採用龔所持是最後的遺囑,而律政司也因此放棄對龔做出涉嫌偽造文件的起訴。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