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裸聊案撤訴大陸電視晝夜播性藥廣告

大陸各地娼妓遍地。圖為2006年8月15日大陸青海西寧火車站旁,妓女們在妓院門口等待客戶上門,旁邊的牆上就是性藥廣告。

近日大陸網絡有個熱門話題:北京首例網上裸體聊天案因無定罪依據,日前被檢察院撤回起訴。儘管有人慶幸裸聊無罪,並準備更加肆意妄為的鑽法律漏洞,但不少專家對北京當局的作法表示強烈抗議。在中共官方掀起嚴打網絡淫穢色情風暴的背景下,該案撤訴的尷尬與意義成了媒體報導的焦點。人們在問,面對大陸性開放到了淫亂、亂倫程度的今天,政府當局在其中到底扮演了什麼角色。

裸聊無罪 激網民質疑
2005年9月15日,36歲的北京家庭主婦張某在家中利用計算機通過ADSL撥號上網,以E話通的方式用視頻與多人共同進行裸聊時,被北京民警抓獲。張對傳播淫穢物品的違法事實供認不諱,很快案件被移送到北京檢察機關立案調查。
據大陸媒體報導,像張某這樣利用視頻裸體聊天的個體很多,她們公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表演各種色情動作,如玩弄生殖器官等,十分煽情下流。據統計,2005年中國關閉了7,000多間存在淫穢色情表演的視頻聊天室,破獲利用視頻聊天室傳播淫穢色情案件120多起。

那為什麼這次對張某的裸聊案就不能依法懲處,而宣布其無罪呢?不少網友質疑,前不久大陸公安部、宣傳部等10個部門決定,從4月開始在全國範圍內開展為期半年的打擊網絡淫穢色情專項行動,如果裸聊都無罪,那什麼是有罪呢?裸聊利用聲、色、圖、文,全方位大面積的傳播誘惑,並且還多了觀看者與表演者的互動,是更能誤導人犯罪,為什麼檢察院稱其無罪呢?

據大陸媒體報導解釋,北京檢察院對裸聊案的撤訴,是罪刑法定原則在司法實踐中的具體踐行,因為以前沒有法律條款明確規定裸聊是犯罪。如果說裸聊構成傳播淫穢物品罪,那作為「物」的「淫穢品」何在?如何計算這個「淫穢物品」的數量是否達到立案標準?如果說裸聊構成聚眾淫亂罪,那些人體彩繪、草臺班子的露骨表演或T型臺上某些袒胸露乳的「秀」,也可稱之為淫亂嗎?於是有關人士認為裸聊還不構成犯罪。

專家稱裸聊有罪
今年2月,北京石景山區人民檢察院專門就網上「裸聊」是否應該追究刑事責任召開專家研討會,認為裸聊有罪的專家認為,按照《關於辦理利用互聯網、移動通訊終端、聲訊臺製作、複製、出版、販賣、傳播淫穢電子信息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的有關規定,「裸聊」構成了傳播淫穢物品罪。

而且,由於網絡聊天室的IP地址是固定的,即裸聊參與者在參與聚眾淫亂活動時在虛擬空間中是具有空間上的同一性,符合聚眾淫亂罪的客觀要件。由於參與者面對眾多人群,其裸體行為不再屬於純個人行為,它危害了社會,並有傷風化,是必須受到懲處的。

據內幕人士介紹,不少網聊背後都有色情因素的誘惑來吸引眾多癡迷的眼睛。網站通過計時收費,一般網民利用網上銀行卡、固定或移動電話充值,或網吧裡出售的充值幣來參與聊天。每分鐘聊天費用約人民幣0.5到1元左右,有的網民為了和某位網站美女主持人聊天,一天花費數百元。而有的網站,如「網上最大夜總會」,直接利用色情表演牟取暴利,其高額利潤更是驚人。

有網友在題為:〈裸聊:網絡承受不住的毒草〉一文中表示,色情毒瘤是全球性的。人類在一邊詛咒魔鬼的同時,一邊卻渾然不知的打開魔瓶,甚至製造魔鬼。不知人類這種左右互搏,精神分裂的戲還要上演多久?

性藥廣告狂轟濫炸
據悉自5月1日起,大陸將禁止性藥廣告在早上7點至晚上10點之間播出,於是中國大陸很多電視臺近來幾乎全天候的播放性藥廣告,狂轟濫炸,令觀眾怨聲載道。
「大陰莖的男人更具有吸引力……」,一遍又一遍,重複又重複的電視廣告話語和畫面,令人們感到憤慨。有網民將其稱為熒屏(大陸地區指電視螢光幕)「牛皮癬」。網易、新浪等大型論壇連日來被網民迫爆,聲討新聞媒體的「無良」,又指斥「廣電總局是罪魁禍首」。

不少網民表示,官方媒體的有意宣傳為大陸的性氾濫起到了推波助瀾、火上澆油的作用。更多網友要求全面禁播性藥廣告。還有統計顯示,市面80%性藥都是假藥,並無所言的功效。
中共官員帶頭性亂
目前在大陸,不光網民、電視觀眾受到黃禍的衝擊,不少中共領導幹部更是身體力行的走在包二奶、婚外亂倫的前列。2005年中國檢察機關立案偵查涉嫌犯罪的縣處級以上的2,799名貪官中,95%以上的貪官都包養了情婦。

如前國家統計局長丘曉華不僅涉嫌重婚、養育私生女,在他的日記裡還詳細記載了他與29個女人性交的經歷。南京市車管所長查金貴包養13名情人,經常向人炫耀:「紅樓夢有金陵12釵,我有金陵13釵。」湖北省天門市前書記張二江,與107名女人有染,加上妻子,正好湊足「108將」。

江蘇省前建設廳長徐其耀包養140名情婦,其中還有一對母女。四川省樂山市前副市長李玉書包養的情人年僅16歲,年齡竟小過自己的女兒。海南臨高縣一些領導幹部包養情婦一度到了公開、半公開的地步,帶著情婦出入酒席和公眾場所,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甚至互相攀比炫耀。上海前市委書記陳良宇、前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成克傑、江西省原副省長胡長清、雲南省原省長李嘉廷、北京市原市委書記陳希同、公安部原副部長李紀周等等在背後都有情人、二奶的影子。

淫亂現象比比皆是
民眾議論說,這些中共幹部上梁不正下梁歪,給社會風氣帶來了巨大危害。比如全國各地興起的妓女賣淫行業,目前官方已不把她們叫做妓女,而是性工作者,就跟教育工作者、文藝工作者一樣,只要她們「上崗」時100%帶安全套,按時上稅,不少地方政府就為其生意開綠燈。

女大學生賣淫現象,大陸媒體稱這早已不是新鮮事兒了。在武漢、上海、廣州、深圳、杭州、重慶等地,都有專門的中間機構來操作從事女大學生賣淫活動。一些公司俱樂部打著導遊陪聊、公關應酬、商務翻譯的招牌,實質從事著三陪、賣淫活動。
近年大陸媒體還不斷爆出男教師強暴女學生的惡性事件,許多學生還是孩子,有的強姦暴行已持續長達十幾年。陝西省白水縣的一個貧困鄉村的小學教師、47歲的王福榮,在長達14年的時間裡,摧殘幼女至少16名,受害的女生年齡最小的僅僅8歲,最大的不過14歲;南京溧水縣永陽鎮小學一名57歲的教師施某,先後對多名小學女生進行強姦和猥褻長達6年。最小的女孩8歲,最大的也不超過15歲。

吉林省通化市一名小學教師栗鋒,在1999年至2002年間,多次猥褻、強姦班上19名未滿14歲的女生,其中9名學生被強姦;哈爾濱市木蘭縣吉興鄉小學50歲的教師郝某,強姦13歲學生小燕,2006年底經醫院檢查發現小燕懷孕已幾個月了,才使惡行敗露。
歷來被社會尊稱為「人類靈魂工程師」的教師們做出禽獸不如的行為,在大陸各地屢屢發生,引發民眾的公憤以及對社會整體環境極大的擔憂。

在一篇〈亂象叢生教育界出禽獸〉的報導後面,不少讀者跟帖表達了他們的痛恨:「萬惡淫為首,無論哪門哪派,各種宗教在教化人時都強調『不准姦淫』,否則會遭天懲罰。如今的人類卻在性自由的幌子下為所欲為。」

性開放是中共誘導的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中國社會性氾濫到目前這種程度,其實是中共數十年誘導、縱容的結果。

石藏山說,在中國,書刊、影視、網站都在大量散發著色情信息,引導人們步入色情陷阱;而一些正面的、正義的書刊、文章卻被禁止、被過濾;許多持正見的異議人士被抓、被打、被關;信仰真、善、忍的民眾被鎮壓,這都說明了中共的輿論導向。在這種色情環境下,不僅為性病、愛滋病等疾病的廣泛傳播提供了途徑,損害了國民的身體健康,更可怕的是使中國人的道德急速下滑,是在從根本上毀滅人類。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