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康熙暢春園和日本金剛組的惋惜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燕園求學時,對北大的園中園頗感興趣,甚麼燕南園、燕春園、蔚秀園、郎潤園、杓園的,讓人浮起懷古的幽思。從宿舍去大圖書館,往往抄近道橫穿燕南園,裡面一棟棟灰磚小樓據說都是給大師級的教授的。一次拜訪了其中一位歷史教授的家,果然是幽靜的很。

相比之下,蔚秀園就差一些了,它是一般教師的住宅,普通的公寓樓,乏善可陳。郎潤園好像是哪個系的辦公樓,杓園是外國留學生大樓所在,而燕春園飯店是我們打牙祭的地方,小炒不錯,就是貴了點兒。

讀研究生時北大鬧房荒,說要住到校外,我們老大不高興。後來說要住暢春園,感覺好了些,聽起來詩情畫意的,還以為跟燕南園差不多呢。到了一看,好家伙,所謂的暢春園55樓沒有飛簷瓦當,只是郊外孤零零的一棟樓。住了一年我們就抗議了,通過研究生會跟當時的副校長謝清陳情,終於搬回了燕園。

直到最近,才得知暢春園跟清聖祖康熙皇帝的淵緣。康熙帝在位六十一年,常住暢春園,清溪書屋為其寢所,他也仙逝於此。據說裡面自然淡 雅,陳設樸素,「茅屋塗茨,略無修飾。」據楊虎考證,暢春園是康熙帝在京郊建造的第一座「避喧聽政」的皇家園林。暢春園之後,雍正和乾隆以此為基礎營建了 圓明園和清漪園(頤和園)。康熙著名的「千叟宴」和雍正「傳位於四子」的奪宮軼聞,都發生在這裡。

乾隆時,暢春園是皇太后的居所,道光以後暢春園年久失修,就逐漸衰敗了下來。再後來,這裡還曾是馮玉祥軍隊的操場和日偽時期的農田。今日暢春園遺址上的古蹟,據楊虎考證,僅存暢春園東北界樁和恩佑寺、恩慕寺兩座山門。恩佑寺是雍正為供奉康熙遺像而建,恩慕寺供奉的是藥師佛。

清聖祖故園和寺廟的無存,與去年日本大阪世界上連續運營最久的公司 - 一家寺廟建築商的停業,雖然隔海相望,但似乎有著某種微妙的聯繫。

這家公司叫株式會社金剛組(Kongo Gumi),公元578年成立於大阪。一千多年前,一王子帶家族成員從朝鮮到日本,金剛組就此誕生。十幾個世紀以來,金剛組參與了許多著名寺廟的建設,包 括大阪的城堡。到今天,該家族公司還在建設和維修一些宗教寺廟,這是他們收入的主體來源。

金剛組成功的經驗之一,是公司繼承人的選取。他們不採用單傳長子的做 法,而是選有健康心態、責任心、和智慧的兒子繼任;他們也不限於兒子,第38代傳人就是一個女兒。還有一個訣竅是,女婿進門時,他們會要求他改姓,這樣即 使某一代沒有兒子,也不會斷了代。金剛組的沒落也是很好的教訓,八十年代日本經濟泡沫時,公司大舉借債投資房地產;九十年代日本進入經濟衰退,其擁有的資 產大幅縮水,以致資不抵債。去年金剛組資產被併購,結束了其1,428年的歷史。

一家族企業能延續十四個世紀,的確是個奇蹟。金剛組選擇了一個穩定的行業,應該說,比修建佛寺更穩定的行業可能寥寥無幾。但從1998年開始,社會變遷,日本寺院捐款減少,建廟需求大幅下降。希望這只是佛教在東瀛的式微,而不是人們對佛法正信的減退。

從暢春園到金剛組,一個是傳統的失落,一個是傳統企業的破產,都是挺令人惋惜的。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