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輪迴之旅跨越時代與民族

?"
(新紀元)

        在中國,不見得每個人都能相信輪迴,但是幾乎每個人都相信緣份。緣,就像無數看不見的鎖鏈,把與自己有關的人拴在我們的生命中。其中有親人、朋友,也有敵人。

  有人說愛是緣、恨也是緣﹔相見是緣、離別還是緣。多少人間悲歡離合,被一個「緣」字輕輕地涵蓋了。那麼緣是怎麼形成的呢﹖其實,緣份的思想來自輪迴之說。要說清緣,就要首先說清輪迴。

        輪迴的思想本來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份,在千百年的歷史發展中已經深入國人的骨髓。人們曾相信,今生的福禍源於過去生生世世的善惡與恩怨。要看清一切因緣,就要將目光投向前世、甚至大前世。

  近代以後的中國,傳統文化開始被懷疑,後來甚至遭到滅頂之災。輪迴等傳統思想幾十年來被當作迷信而遭到批判……而在同時代的西方,探索的精神,嚴謹的學風與相對自由的學術環境相結合,使得對輪迴的研究在缺乏相應文化土壤的西方興盛起來。如今西方人不僅認識了輪迴,還逐漸開始理解「緣」。

  古今中外的輪迴故事不勝枚舉,這些故事發生在不同時代,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人群中,從中我們又能領悟到甚麼呢﹖
 

對於輪迴,人類經歷了一個由相信到不信,轉而持開放態度的過程。

世界上無論是哪個民族,在其歷史上都曾經相信輪迴。如今許多人不相信了,其中有宗教的原因,比如在西方;也有的是因為科學,這在世界各地都很普遍;還有的是出於政治原因,比如在中國大陸,長期以來輪迴的說法被當作迷信而遭到批判;當然了,有很多人一直相信存在著輪迴轉世。然而不論相信還是不信,關於輪迴的故事層出不窮,相應的報導也是不絕於書。

時間之輪運轉到今天,一切的禁錮似乎都開始鬆動。宗教的教條鬆動了,科學的局限也開始被人們重視,而政治則從來就無法完全封閉人類追求未知與神秘的天性。西方人開始撇開宗教的禁忌和科學的無奈,公開的談論輪迴;即使在中國大陸,輪迴之說也以低調的姿態再次進入了公眾的認知範圍,相關的報導也開始出現。

例如,2002年《東方女性》雜誌刊登了一個故事,說的是一個叫唐江山的男孩從3歲開始就不斷講述自己前世的故事,甚至還不學自通的說起前世的家鄉方言。後來家人拗不過孩子的懇求,帶著他到了「前世」的家。孩子不但認出前世親人,而且描述的情況與歷史完全一樣,震驚了兩家親人和鄰里。無獨有偶,2006年英國《太陽報》刊登了一個名叫麥考利的男孩的故事,6歲起開始講述自己前生的家庭。後來父母把他帶到當地,證實了孩子所言非虛。(詳細故事見後面文章)

米開蘭基羅壁畫「最後的審判」展現善者上天堂,惡者入地獄的景象。

中國人經常提到的緣份,其實就來自於輪迴之說。隨著西方宗教教條主義的衰敗和社會文化的多元化,西方人也開始重新認識輪迴了。

東西方輪迴說

輪迴的思想本來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份,在千百年的歷史發展中已經深入中國人的骨髓。比如中國人經常提到的緣份,其實就來自於輪迴之說。

說到輪迴,可能許多人會聯想到佛教中六道輪迴的說法,就是說人的真正生命——靈魂會在天上、地上、地下3個不同空間的不同物質和生命間轉生。其實何止佛家,道家文化也是講輪迴的。大家可能都聽說過「鐵杵磨成針」的故事吧?其中的主人翁——道家人物真武大帝,據說就是在輪迴中修了好幾世,每世都因為一念之差動凡心而前功盡棄,不得不轉生再修。而「鐵杵磨針」的事情就發生在他最後一世修行即將圓滿的前夕。

在古典文學作品中轉世的概念也十分普遍,例如紅樓夢一開頭就提到賈寶玉前世是塊七彩石,而林黛玉則是絳珠仙草,因為報答甘露之惠而構成了與賈寶玉今世的緣。

中國民間的輪迴故事就更多了,有的還被正史記錄下來。例如《晉書‧列傳第四》中有一段關於西晉著名軍事家、文學家羊祜前世為鄰人李氏之子的記載。羊祜5歲那年,一天,他忽然讓乳母找出他玩耍的金環,乳母說:「你從來沒有這樣的玩具啊。」羊祜就讓她到鄰居李氏家的東垣桑樹中去找,果然找出金環。主人非常驚訝,說:「這是我那死去的孩子丟失的舊物啊,你怎麼能拿走呢?」乳母就一一告之細節,主人悲惋不已。當時的人們都對此事深感詫異,認為羊祜的前身就是李家的亡兒。

西方文化在歷史上深受古希臘哲學以及後來的基督教影響,近代以後的主流思想則是實證主義的科學文化。表面上看,西方的基督教只承認天堂和地獄,沒有講輪迴,其實早期的基督教中也曾有輪迴之說。例如公元三世紀,基督教歷史上極有影響的《聖經》學者奧利金(Origen)就是輪迴的積極宣傳者。但在公元553年5月的一次教會會議上,當時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在教宗未出席的情況下,發起對奧利金的指責,點燃了近1,500年反輪迴轉世之火,也開啟了後來許多基督徒不信輪迴轉世的歷史。當然對於這些歷史,至今不同人還是見仁見智。

而在基督教出現前,西方一直有相信輪迴的傳統。古希臘哲學家畢達哥拉斯認為靈魂在不同的物種中依次輪迴轉生,通過在倫理上嚴格要求,直到最後得以淨化,從而擺脫輪迴。另外一位古希臘先哲柏拉圖則認為,靈魂不會像身體那樣消散,而是在輪迴中被身體束縛,因而忘卻了往世的真知;只有經過啟悟,才能回憶起真正的知識。

雖然歷史上一直有理論家和社會名流重提關於輪迴的思想,但直到上一世紀60年代以前,西方人中相信和關注輪迴理論的人是在逐漸地減少。20世紀以後,隨著西方宗教教條主義的衰敗和社會文化的多元化,西方人也開始重新認識輪迴了,相關的學術研究和報導在60年代以後相繼問世。現代西方人中相信輪迴轉世這一事實的人數一直在不斷地回升。根據幾次民意調查的結果顯示,至少有1/4的西方人在不同程度上相信輪迴轉世。輪迴終於不再僅僅是東方文化,也是西方文化了。

東西方輪迴說都相信人死後到下次轉生前有個去處,西方當代輪迴研究中稱之為中陰期。(新紀元)

或許是巧合,正當西方學界開始對輪迴興趣盎然時,輪迴文化土壤最深厚的中國開始將其列為「反科學」的「迷信」而丟進了歷史的垃圾箱。

西方輪迴研究的開始

前面提到了英國男孩麥考利和中國男孩唐江山的故事,類似的事情在世界其他地區都有,因此可以說輪迴轉世的說法並不是某個民族或宗教所特有的。不過,並非每個社會都會認真地對此進行研究。比如在南亞一些地區,輪迴是普通常識,沒有人會去研究;而在中國大陸,沒有足夠自由的空間去研究。相比之下,西方人嚴謹的學術態度和相對自由的學術空氣反倒為輪迴的研究創造了條件。

保守的講,西方對輪迴的系統研究可以追溯到1882年「心靈研究協會」(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的成立,它的主要目標之一就是調查、披露或者記實性地描述那些表明人死之後尚有生命存在的現象。在1882到1930年間,該協會在法國、意大利等國的研究者發現了一些個人回憶往世生平的案例,其中有些經過了長期調查印證,具有很強的說服力。這種根據個人回憶往世生平,再經研究者調查、印證的方法,被稱為「傳統方法」。

另一類研究方法涉及到催眠療法的使用。法國最有名的特異現象研究者之一戴羅沙(Col. Albert de Rochas),首次系統地運用催眠法把研究對象帶回到往世的記憶中,並發現,哪怕催眠對象對輪迴轉世毫無興趣,他們仍然能記起往世的生平。他在1905年的文章中總結了自己的發現。

1956年,莫雷伯恩斯坦(Morey Bernstein)的名著《搜尋布萊蒂墨菲》(The Search for Bridey Murphy)出版了。此書通過作者自己參與的一個催眠案例,把輪迴轉世的概念和催眠回歸療法結合在一起,為西方現代輪迴轉世的科學研究吹響了進軍號,也為行將到來的輪迴研究的高潮築起一座寬廣的舞臺。

自從上世紀50年代以來,西方的輪迴研究著作已經有長長的一串。不知是安排還是巧合,正當西方學界開始對輪迴興趣盎然時,輪迴文化土壤最深厚的中國開始將其列為「反科學」的「迷信」而丟進了歷史的垃圾箱。

輪迴研究的代表人物——伊安‧史蒂文森

說起輪迴研究,有一位學者是我們不能不提的,他就是用「傳統方法」研究輪迴的代表人物,美國維吉尼亞大學著名精神病學家伊安‧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他於1960年發表的文章〈往世回憶的證據〉,被譽為現代西方輪迴研究的序幕。從那以後的40多年中,他奔波於世界各地,收集到2,600多個案例,發表了10本專著和幾十篇學術論文,其中許多被研究者引為經典,特別是《二十案例示輪迴》(Twenty Cases Suggestive of Reincarnation)和《記得前世的兒童》(Children Who Remember Previous Lives)兩本書,被許多後來的研究者引用。

《二十案例示輪迴》是史蒂文森的成名作。書中記載的20個輪迴轉世案例,是他在1961年到1965年間從印度、斯里蘭卡、巴西、黎巴嫩和美國的阿拉斯加收集、整理和驗證過的案例的一部份。本書中有一個案例是輪迴轉世中非常罕見的、具有特殊研究價值的例子,史蒂文森教授把它叫做「交換轉生」(exchange incarnation),它其實就是中國正史上都有過記載的「借屍還魂」現象。

3歲半的印度小男孩賈斯伯死於天花,沒有及時埋葬,當晚又活過來了。幾天後又能講話了,幾周後竟能清楚地表達自己。但他隨即聲稱自己不是賈斯伯,而是某村某人22歲的兒子,並詳細描述自己死亡的經過:他從一個村到另一村的婚禮隊伍中吃了一個借他錢的人給他的有毒糖果,變得頭昏而從自己所坐的馬車上掉了下來,頭被摔破而死。並且他拒絕吃賈斯伯家的任何食物,因為他聲稱自己屬於等級更高的婆羅門階層。如果不是一個好心的婆羅門婦女每日為他做飯,他可能真會餓死的。後來他的故事得到了證實,前世家中的人經常帶他回去玩。他在「老家」玩得很開心,不願意回到賈斯伯家來,因為他在這裏感到孤獨和寂寞。

史蒂文森的主要著作還包括《輪迴轉世與生物學--於此相逢》、《不學自會的語言-對特異外語能力的新研究》、《輪迴型案例(四卷本)》等。雖然史蒂文森並非是西方第一個從事輪迴研究的人,但是他以嚴肅的態度、嚴謹的作風和突出的學術地位贏得了整個社會對輪迴轉世研究前所未有的尊重。

美國賓州,一群吸煙者在戒煙班裏接受催眠治療。(圖/Getty Images)

內瑟頓博士在《往世療法》一書中介紹了不涉及催眠術的研究方法:他認為很多人的疾病是和前世有關的。

催眠術用於前世研究

催眠回歸(Hypnotic Regression)方法正式被學者廣泛用於輪迴研究始於1967年凱爾塞(Denys Kelsey)和其妻格蘭特(Joan Grant)合著的《多生多世》(Many Lifetimes)一書。著名的治療學家凱爾塞是英國皇家醫學院成員,他和具有超常能力的妻子密切合作,共同奠定了使用催眠回歸研究輪迴轉世的基礎。後來的「往世療法」(Past-life Therapy)包括了催眠回歸中涉及輪迴的一部份,以及另一部份不涉及催眠術、而只用輪迴概念的治療方法。

在採用催眠術的研究者中,瓦姆巴赫博士(Helen Wambach)也很值得一提。她每次不是只催眠一個人,而是對一個講習班的幾十個人同時催眠。進而從積累起來的大量資料中總結規律,抽出與轉世概念有關的某些證據。她的研究專著《重溫往世--催眠下的證據》揭示了不同種族間轉生的現象。

此外,還有內瑟頓博士(Morris Netherton)在《往世療法》(Past Lives Therapy)一書中介紹了一種不涉及催眠術的研究方法:他認為很多人的疾病是和前世有關的,在治療中他強調使用病人自述中反復出現的關鍵性詞句。許多病人可以通過回憶前世的因緣,來緩解今生的疾病。

除此以外,法沃爾博士(Edith Fiore)在自己的病案中細分出與轉世有關的「附體」案例,並發展出一套妥善處理附體的治療方法;羅戈(D.Scott Rogo)對1985年以前的西方輪迴轉世研究做了一個綜合性的評述,以嚴厲而客觀的態度和深入細緻的觀察,指出了研究者和反對者之間某些爭論的本質;魏頓博士(Joel Whitton)比較早注意到中陰期(死亡後到轉生前)的生命現象以及不學自會的外語能力的重要性,並做了這兩方面的研究;伍爾傑博士(Roger J.Woolger)學術興趣很廣泛,特別在榮格(Carl G.Jung)心理學方面有深厚基礎,對轉世的研究也有一套理論與實踐並重的思想方法。

多重空間概念的出現,為理解輪迴的現象開拓思路。(新紀元)

如果有一天,科學家們發現人體還有在另外空間的存在形式,這對於科學、醫學甚至人類倫理將造成多麼大的衝擊。而到那時候,輪迴之謎或許將被最終解開。

穿越時空的輪迴之旅

以上提到的輪迴研究雖然在學術上比較嚴謹,但是基本上都集中在對輪迴現象的描述和分析,而沒有關於輪迴實質的探討。坦誠的講,對於所有接受過當代學校教育的人來說,輪迴這個概念仍然是那麼的不可思議。

人們普遍認為,當代的生物學對於生命個體形成、發育的過程已經了解很多了:精子和卵子結合後形成受精卵,接著受精卵分裂,進而細胞增殖、分化,形成胚胎,最後發育成個體。而每個個體都會成長、衰老和死亡,那是個體生命永遠的終結。如果是這樣,靈魂與輪迴的說法就很難在生物學中找到立足點。

一方面是輪迴之說,另一方面是現代生物學對生命歷程的解析,將兩者融合究竟有沒有可能呢?

值得慶幸的是,人們對宇宙與生命奧秘的理解不會僅僅停留在一個感性的認識上,許多看上去是對立的看法,從更宏觀的視角來看卻是統一的。特別是現代物理學多重空間和多重宇宙概念的出現,或許能為理解輪迴現象的實質開闢思路。

這裏面第一個問題是,我們看到的由細胞構成的人體,是不是就是人生命的全部?第二個問題是,人的意識會不會是獨立於大腦之外的物質存在?第三個問題是,如果另外的時空是存在的,那裏是甚麼樣?有沒有生命?這三個問題是解釋輪迴本質的關鍵,而遺憾的是,現代科學的發展水平無法提供實驗條件來解答這些問題。

然而,現代科學卻足以在邏輯上提供可能性分析。近年來天文物理學理論發展迅速,對於暗物質、暗能量的研究幾乎打亂了人們固有的思路,弦論等的出現將許多不可能變成可能。對於宇宙和物質的理解,現在有一點是確鑿的,就是我們眼睛看到的物質世界,包括我們能夠感知的,和用儀器探測到的物質,並不是宇宙中物質的全部。恰恰相反,那只是很少的一部份。宇宙中的大部份物質和能量我們看不見摸不著,但是卻影響著我們,甚至主宰著我們的世界。

這一切都在開拓著人類的思想,也使得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對不可思議的事物持開放的態度。大膽設想一下,如果有一天,科學家們發現人體還有在另外空間的存在形式,這對於科學、醫學甚至人類倫理將造成多麼大的衝擊。而到那時候,輪迴之謎或許將被最終解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