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操控下的澳門

?"
澳門於1999年12月20日被中共收回。談到一國兩制的實施情況,澳門問題專家譚志強說,從歷史到現狀,澳門根本是一國一制,共產黨最大。(法新社)

相對香港的民主訴求高漲之外,澳門要求民主的聲音相對寧靜。從董建華到曾蔭權,香港特首已經輪換了一次,澳門自1999年12月20日中共接管政權之後,一直是行政長官何厚鏵的天下。在這次五一示威遊行中,第一次有人打出「何厚鏵下臺」的標語,是一個頗不尋常的訊息。

對土生土長,自認三代都居住在澳門的澳門高等校際學院副教授譚志強來說,澳門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拜託,你不要把他和香港相比」,他這麼形容澳門一國兩制的實施情況,「澳門一國兩制是笑話,根本就是一國一制,共產黨最大。」

1966年左派12.3暴動,共產黨全面插手澳門,1974年澳門的歷史記載,葡萄牙新政府實行非殖民地化政策,承認澳門不是殖民地,而是中國的領土。有人形容,中共接管澳門後,澳門是從「準解放區」到「解放區」。

香港民主黨元老司徒華,曾私下對筆者講過,在1989年六四之後,沒有去過澳門。「不是因為證件的原因。我不會去,我不知道會出什麼狀況。」大陸回鄉證被拒,是回不去大陸,而澳門,是主動不去。

澳門,這個興賭業,黑幫猖獗的地方,在中共接管後,讓很多人望而生懼。

入境黑名單

香港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等示威人士是澳門被拒絕入境的常客。在他的入境紀錄上,包括慶祝澳門回歸等日子已前後4、5次被拒絕入澳門。這次5月4日他和幾位朋友去澳門抗議開槍,最終成功入境並到中聯辦抗議。他當晚接受新紀元採訪時,解釋澳門的入境政策說:「我想他們在不同的時間有不同的黑名單限制,今次可能是因為沒有政要到訪澳門,所以就給進去了。」

經常刊登批評中共文章的香港《開放》雜誌總編金鐘也有被澳門拒絕入境的經驗。2年前的情人節,當他和太太帶女兒興高采烈地想去澳門渡假2天,卻被拒絕入境。氣憤不平的他,向香港記者協會投訴,事後澳門回覆記協,承認金鐘被列《內部保安網要法》名單而被拒入境。至於具體原因欠奉。而金鐘的傳媒朋友私下估計是因為他在紐約參加《九評》研討會而上了黑名單。

另外,中共鎮壓法輪功的黑手也伸向了澳門。香港及海外法輪功學員多次入境澳門被拒絕。以2000年澳門回歸一周年為例,先後有20多名香港以及海外的法輪功學員被拒絕入境,澳門當局並扣押了30多名在澳門和平抗議的法輪功學員。

澳門法輪功學員林先生接受新紀元採訪時表示,自己在澳門曾經受到警方日夜24小時的監視。雖然澳門政府簽署了國際人權公約,但法輪功在澳門的合法活動,包括向大陸遊客派發真相傳單等,屢屢受到警方干預。警方表示,他們也是受到來自上面的壓力。

示威者要求澳門行政長官何厚鏵及勞工局長孫家雄等人下台。(法新社)

三股勢力操控澳門  

談到澳門管治的情形,熟悉澳門情況的譚志強說,在澳門掌權的是三股勢力,包括政府、賭場老闆以及中資機構。

他分析,首先中共在澳門通過五大團體擺平各方勢力。最大的也是最有錢的,就是中華總商會,其他則為工聯會、婦聯會、僑聯會、街坊會。

「如果說五一遊行,你問我誰要負責,我就要怪中聯辦」譚志強說道。他並形容,澳門工聯會等媚共團體只是拍馬屁、向政府拿好處的既得利益階層。「因為工聯會都沒有照顧到基層民眾的利益,所以才有那麼多工人站出來遊行,這一點他們還比不上香港工聯會。」

在香港關注勞工權益的職工盟立法會議員李卓人認為,五一遭鎮壓的關鍵,也是因為遊行的六個發起團體--獨立工會的興起衝擊到了中共勢力。因為這些獨立工會代表工人去爭取權益,變成具有領導作用,對原來的主流工會--親共的澳門工聯會具有威脅性。

除了中共在澳門扶植的團體外,中資機構也滲透到澳門每一層面。包括中旅社、中國銀行等等,方方面面影響澳門的事務。包括澳門的八大媒體也在中共接管後全面轉態。資深傳媒人士譚志強表示,澳門回歸後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徹底沒有了,以前葡萄牙時代還有報紙敢批評政府,現在澳門的媒體是一面倒地支援政府。

澳門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去年年底被揭發貪腐案,涉案40人。案情披露,歐文龍涉案賄款近8億元,是中共接管澳門後首次有主要官員因貪污被捕和免職。圖為歐文龍(前排中) 被捕前主持「機場高質素服務計畫」啟動儀式。(中央社)

貪腐醜聞

在五一遊行中,遊行人士一個重要的訴求是反貪腐。去年年底爆出澳門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貪污案,其中歐文龍涉案賄款近八億元,是中共接管澳門後首次有主要官員因貪污被捕和免職。在遊行後第四日,歐文龍案再有新進展,又拘捕十人,令總涉案人數增至40人。

多次在澳門立法會就貪腐案提出質詢的區錦新議員為這只不過是冰山一角事件。他表示,澳門存在著一個龐大的利益集團搜括著澳門的資源。其中歐文龍掌管主要的兩個領域是一個油水最多的領域,「土地批給」、「公共工程」很明顯存在著重大漏洞。

低價批地是造成澳門官員的貪腐重要來源。據資料顯示,超過3百幅的澳門土地只有1幅是公開競投的,這種不公開競投、黑箱作業的方式,使一些和澳門甚至某些大陸官員有密切關係的利益集團可以輕易的吸取資源。區錦新更指出,歐文龍的貪污受賄事件,只是低層次的掠奪利益的活動,更加高層次的活動是根本不需要回佣,要的是一種政治酬勞。

而歐文龍被捕前,在澳門舉辦的東亞運動會超支40億,也被質疑被官員貪污舞弊。

區錦新認為,何厚鏵作為主導官員,要為下屬貪腐問題負責。

澳門有8萬非法勞工,另外還有6萬多經政府批准的外勞,其中大部份都是內地居民,和澳門人爭飯碗。(Getty Images)

澳門舉辦的東亞運動會超支40億,外界質疑被官員貪污舞弊。(Getty Images)

黑工8萬搶本地工作

除了貪腐之外,黑工、外勞也是澳門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由政府批准引入澳門工作的工人被稱為外勞,而未經正當手續的工作人士則被稱為「黑工」。據稱澳門建築工人只有1萬,但黑工就有8萬,另外還有6萬多經政府批准的外勞,和澳門人爭飯碗。

澳門的建築工人日薪是600元一日,但黑工卻是80塊到100塊一日,所以本地根本沒有辦法競爭。譚志強認為政府應該為黑工、外勞問題負責。「非法勞工在哪裏工作,晚上在哪裏睡覺都可以查到,只是沒有人去掃蕩。上個月還發生過28個本地工人被毆打的情況。」

樓價過高之痛

相對於工資幾乎沒有增長,澳門的物價在過去8年卻不斷翻升,樓價也不斷高漲,讓市民難以承受。由於回歸之後大陸放鬆澳門旅遊,澳門賭業大大蓬勃,澳門經濟發展速度不低,但經濟發展的利益並沒有惠及普通市民,只令到大商家和官員荷包腫脹,貧富懸殊急劇加大。

另外,賭博業發達的澳門,也被視為洗黑錢的重要去處。北韓、大陸洗黑錢的傳聞不絕於耳。

民主力量薄弱 無渠道表達

澳門是一個單一而專權的社會,當地所謂的民主派占極少數,工人多數都沒有渠道反映意見。李卓人認為,五一可以說是官逼民反,工人被逼要走出來,這反映澳門自己本身社會結構很大的矛盾一直被掩蓋,表面繁榮,原來內部有那麼多不公平和那麼多的怨憤,外人看不到。

他相信,如果澳門社會能夠比較多元化些,有多些渠道給人表達,官和民有多些渠道溝通和談判妥協的話,就不會爆發五一大規模上街抗議事件。

澳門湧現民主呼聲

雖然在譚志強的眼中,澳門從來不是一個民主的地區。只有1/3立法會議員是選出來的,其餘都是委任,而特首何厚鏵的選舉也是一個假的選舉,甚至被批評為賄選脅選。但澳門的民主訴求卻開始逐漸湧現。

在五一遊行中,首次出現「還政於民,爭取普選」的訴求。澳門市民林先生形容澳門市民開始覺醒。他們畢竟還是受了幾百年葡萄牙的薰陶,他們現在通過實際行動出來表達他們的訴求。

香港梁國雄稱,澳門的問題根本上還是一個制度的問題。小圈子選舉的特首,雖然可能會靠這些一時的境遇表面上很風光,但長遠來說,都可能因為制度的腐敗,令到實行官商勾結的政策,長遠來講令社會的底層工人、普通小商戶、婦女受害。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