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洞察先機的天賦與新朝代的商機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許多跨國公司及其品牌在全世界家喻戶曉,可人們經常不清楚它們究竟算是哪個國家的。比方在美國,從火石輪胎(Firestone)、漢堡王(Burger King)、克萊斯勒(Chrysler)汽車,到電視指南(TV Guide)雜誌和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人們耳熟能詳,但即使許多在職攻讀MBA的學生,也都不知道它們的擁有者其實都是外國人。從另一方面講,許多地道的美國公司,諸如福特 (Ford)、通用電器(GE)、惠普(HP)、和英特爾(Intel),其一半以上的錢,都是從別的國家賺來的。

去別國投資一個重要的考量,是要看所去國政治、經濟的現狀及未來走向,看它是否會面臨宮廷政變、軍事政變、甚至君主流亡、改朝換代等事情。這些事情搞政治的人感興趣,做生意的人則覺得頭疼。有時,管理層嫌麻煩,乾脆買個政治保險,圖個清閒省事。

與此同時,有些人似乎天生就有洞察先機的本事。當伊拉克戰爭正打得火熱時,一件與軍事無關的意外震驚了賓州人。怎麼回事呢?家在費城附近的一個美國商人在巴格達被打死了。槍林彈雨之中,別人躲都來不及,要離開那是非之地,他平民百姓一個,在那兒幹嘛呢?原來,戰爭剛一開始,他就趕赴伊拉克考察戰後重建的商機,可惜中途遇難。

以前看孔尚任的《桃花扇》,對劇中歌頌堅貞不屈、諷刺搖擺不定、沒有骨氣的人,當然印象深刻。但另一件印象甚至更深的,是李香君看到侯朝宗著滿清的服飾和髮型來見她時的驚詫,她因此斷然拒絕了他,兩人由此決裂。社會文化中衣著服飾居然有這樣的衝擊力量,是那時直到今天,都始料未及的。

最近,中國南北發生了許多咋看起來稀奇古怪、不可思議的事情。在重慶奉節,有人辦漢服婚禮,數千市民圍觀叫好。北京首家漢風餐廳開業, 吸引食客近百。這餐廳不但裝修仿漢,服務員和食客也全穿漢服。京城一女子喜愛古裝,每天穿漢服,穿曲裾、著褥裙、戴銀簪,也不在乎別人的看法。北京的大學生向來是現代生活方式的倡導者,但最近穿古裝、行加冠禮在校園蔚然流行。

對這些漢服興盛的報導,開始時百思不解:這幫人在幹甚麼呢,這到底算甚麼呢?一種復古的思潮?新的時尚?還是新的人類生活方式正在成型?看著這些陌生而又熟悉的圖片,坦率的講,有時還有一種要參與其中的衝動。

那天想起了一位當代大覺者的話,腦子突然一亮,他說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皇帝一朝民,一朝服飾、一朝文化。並且,在改朝換代的時候,文化和服飾馬上就變。最初聽這話時沒甚麼直接的感受,想著自己大概生不逢時,現在既不是明末清初,也不是清末民初。在美國呢,總統換屆還算不上改朝換代,最多只能說是同一朝代內「皇帝」的更換。

還有,以前被灌輸了這麼多甚麼江山「千秋萬代永不變色」之類的話,非常的根深蒂固。沒想到這觀念被高人的一句話、被未名湖畔漢服學生的照片一晃,就給破除了。

大家不妨想想,漢服的濫觴,難道純屬偶然?有沒有可能是給改朝換代做文化上的準備呢?紅朝一旦沒了,罪惡一旦面世,人們厭惡舊朝餘孽之時,必然尋求新的面貌、新的服飾文化。西服作為商業用服,大概還會存在,那麼民族服裝呢?漢服應運而生,這其中的安排,是不是有點兒鬼斧神工?

談到洞察先機的天賦與新朝代的商機,這件事對商業企業的意義,應該不言而喻。甚麼生意看好呢?我看漢服製造可能就是一個不錯的新行業。高明的經理人,應該開始創造不亞於阿瑪尼(Giorgio Armani)之類的漢服品牌。將來做好了,出口到歐美,應該會有市場。我們家肯定會買,寶貝女兒穿上漢服一定是非常可愛的。±

您也許會喜歡